一颗毛团

错误的相遇方法(1)

萌的我浑身打颤了TvT

狄狄:

写在前面:

第一次动笔写脑洞, 为了给基友投喂,写的不好海涵。

源于基友 @火锅狂魔 一个月前的dylan双子梗脑洞,Thomas和

Stiles是双胞胎,Thomas哥哥,Stiles弟弟。

本人贼懒,断断续续写了半个月还没写到最初脑洞的位置……

主sterek,内含微thominho (设定+剧情)食用注意。

未完,不知道会不会有肉,顺其自然~如果有肉我会在章节前标注哒~





Chapter1

 

Stiles觉得今天真的是倒霉透了。

早上迷迷糊糊拉开洗手间的门,就看到他的双胞胎哥哥Thomas,与他的亚洲肌肉男同居人,(似乎是叫Minho,毕竟那可是校园红人)正在一起洗澡……唔……他们可能是想顺便来一发……

哦,好吧,都怪他凌晨才回来,所以这两个一脸惊恐的家伙以为Stiles不在家。老兄,该感到惊恐的是我好吗!Stiles冲他们挑了挑眉,用力地关上了洗手间的门。

到车库的时候才发现他心爱的吉普车胎没气了,明明凌晨停进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只得和哥哥一起坐他男朋友的车上学。

这么说他的霉运可以是从昨天开始算……

 

然而,此时此刻,就在这间教室里,已经没有时间给Stiles去想昨天做了什么对不起上帝的事,他只想把自己藏起来,哦随便,让他就地蒸发也行,或者是哈利波特的隐形斗篷,无论什么,只要该死的讲台上的那个人看不到他。

原本这门通俗天文学是学校和本市天文台合开的,只是一门介绍介绍天文基础知识的选修课。偶尔不听一次并没有什么关系,反正即使正科他都是这么过来的,可以拿来补眠。

然而当他看清那位夹着书走进来的老师的脸的时候,Stiles发誓自己说了一句脏话。

“大家好,我是你们这学期通俗天文学老师,我叫Derek Hale。”

讲台上6英尺的男人,有着宽阔的肩膀,下巴上蓄着胡渣,眼眶深邃,眉骨投下的阴影让人很难分辨他的眼神,但那就是一张游戏建模一样的脸,更别提他那死气沉沉的表情。

 

就像Stiles暑假时看到的那样,或许唇角还带着那抹嘲讽。

 

“因为我们彼此还并不认识,”讲台上那个人用低沉的男音说,“那么……让我们来点个名,好增进彼此的了解。”

Damn it!他有花名册的啊!Stiles你简直是个白痴!但从课堂上姑娘们蠢蠢欲动的低语来看,不少人似乎是在期待着和这位老师有更进一步的了解。

 

“那么,Amelia Smith!”

明知是徒劳,Stiles还是把自己藏在书的后面,尽量压低了脑袋,他该庆幸今早没来得及使用他的“发胶增高魔法”来折腾他的发型。他那灵巧的大脑在飞速转着,装满了懊悔和不安。这可是他最爱的一门选修课,然而他将和他这辈子,不,至少是这个月,最不想看到的人共处至少整整一学期,并且这个人还是这门课的教授!Jesus!

“Stiles……Stiles Stilinski!”

念到Stiles的时候声音有明显的停顿。Stiles万灰俱灭的抬起手,那个人的目光似乎是在Stiles脸上停留了一会儿,Stiles看不清他的眼神,那该死的眉骨和眼窝,他的眼睛太过深邃,当然Stiles并不认为那很迷人。之后就像点名其他学生一样,没有为Stiles多分出几秒便念出了下一名学生的名字。

他……没有认出我?

整整一节课,直到Stiles期盼的下课铃响起,Derek也没有看Stiles一眼,他径直走出教室,没有作过多的停留。Stiles虽然有些同情周围那些失望的姑娘们,但这对他来说可是一个好的开头。

Stiles急忙掏出手机拨给他的好朋友Scott McCall:“嘿,哥们儿,”Stiles的语速和他的动作一样快,他一边灵巧的闪避过往的人群,一边拨通电话,“你绝对想不到发生了什么!记得吗?!林间小屋那个人!居然是我的天文选修课老师!!”

“抱歉Stiles我今天没课有事等会说。”对,就是这么一句不带任何停顿的话,显然他的好哥们正和女朋友Allison在一起。

不用想都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

事情还得从刚刚结束的暑假说起。

 

Stiles和他双胞胎哥哥Thomas回到阔别一学期的小镇,然而他们的警察父亲依旧忙碌,难得父子三人共享一顿晚餐,却中途接警又出门去了。

报警人称林间那幢长期未住人的小屋似乎里面有人。

哟,闹鬼事件!棒!

这种事情怎么能少了Stiles Stilinski!父亲走后没半分钟他便趁哥哥收拾餐桌的档口溜出门并叫上了Scott。

两人驱车来到进林的必经之路,发现前方路口被警察设了卡,他们只得将车停到隐蔽的地方步行进树林。

Scott并不想去,有这个时间他可以溜去找Allison——而且他原本就是打算这么做的。可是Stiles又要念念叨叨他重色轻友,上一次因为和Allison幽会没有听到他“极其重要”的电话而被整整念叨了一个学期!

夏夜的林间一片漆黑,今晚的月亮只是一勾弯月,显然并不足以照亮整个林子,四面八方都是各种虫鸣,就像没有指挥的交响乐团,各唱各的,乱哄哄的交织在一起。

“Stiles,我觉得我们该回去了……”Scott有些不安,依稀记得上一次这么做的代价是他丢了他的哮喘呼吸器,还好他现在不需要了。

“说什么傻话呢,”Stiles举着手电筒走在前面,“比肯山书呆子一般的生活你还没过够吗?来点刺激的好吗兄弟!再说我们也差不多……”他一边踉踉跄跄的爬上矮坡一边拽了一把在后面磨磨唧唧的Scott,“嘿,哥们儿……”

Scott仰起头,只见一个木质外墙明显年久失修有些剥落的小屋孤零零的坐落在林中,残留着些许枯萎的藤蔓植物,没有院子,没有围墙,当然也没有灯。Stiles张开双臂,两眼放光,压着声音但仍能听出他无比的兴奋:“当啷~我们到了!”

“Stiles,我可不觉得进这里探险是个好主意……你看,”Scott双手插进口袋里,显然并不想进去,“明天Allison约我陪她逛街……我想早点唔……养精蓄锐。“

“别这么扫兴,伙计!”Stiles轻轻拉了他的胳膊,斑比一般的眼睛望着他,“整个学期你都和Allison在一起没怎么找过我……说好的比肯山双S组合呢?好吧,我保证你11点前能回家,好吗?”

Scott点点头,其实他对Stiles也有些许愧疚,毕竟中学时期,或者说还没有遇见Allison的时候可是天天和Stiles腻在一起。结果大家一起走出小镇去上大学后自己反而抛下了他,让那个活泼好动的Stiles经常一个人呆在公寓里。

两人分头绕了一圈,发现后门附近有扇窗户没有锁,Stiles很自然的从那扇窗户钻了进去,顺便帮Scott打开了后门。

“所以……顺利的过分,哈?”Stiles打开手电筒向周围环顾了一圈,屋子里的陈设很旧,有少量家具被白布盖着,厚厚的灰尘和满布的蜘蛛网显示这里的确很久没有人住了。古旧的地板踩上去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在夜里分外刺耳。整个建筑物的确不通水电,甚至连很多窗户都是封死的,两人从后门绕到前门的玄关处,这里算是最亮堂的地方了,因为月光能从二楼楼梯平台的窗户撒进室内。两人便站在玄关借着月光环视了一圈,并没有什么鬼影子。

“一层检查完毕!准备进入二层!”Stiles模仿自家老爸的样子做了一个端起手枪拉枪栓的动作。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冷不丁的从身后传来一把男人的声音,“这里是私人领地。”

两个小家伙都被吓了一跳,Scott转过身,他发誓之前明明看过平台上没有人,可显然现在,那里站了一个人——谁知道那到底是不是人。Stiles更是吓得不轻,他整个人都弹了起来,然后跌倒在地上,他挣扎着想爬起来,但因为摔疼了屁股,只有腿在那滑稽地蹬来蹬去。

男人慢悠悠地一步一步踱下台阶,似乎在借着月光欣赏着他们这幅丑态,Scott慌忙转身拉开大门门栓,发现厚重的大门居然只有这一道锁,很轻易的就能打开,他没有注意到Stiles刚才跌的不轻,冲着Stiles喊了一句“快跑!”然后自顾自跑出了大门。

Stiles瞬间觉得不仅是屁股,他的心和脑袋都要开始痛了,Scott居然扔下他跑了!

“你的朋友丢下你跑了。”男人走到他面前,俯视着看着他。

“是啊,我也在心痛和他多年的友谊居然在今天走到了尽头。”Stiles佩服自己在这个时候还能耍嘴皮子,他怀疑方圆500米内都能听到他疯狂的心跳,谁知道眼前这个废屋里的男人会对自己做什么?

“等等,嘿,你刚才说私人领地?”Stiles吃力地试图站起来,男人伸出手示意可以给予帮助,Stiles刚握住他那只大手,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给“拎”了起来。“这里明明很久……”

他的手很大,粗粗的,有的地方还有老茧。松开那只手的时候Stiles在想。但是很有力量。

“是的,私人领地,我的。不过我想你现在应该关心的是你自己。”男人微微抬起下巴望着他,Stiles发誓在这么暗的环境下,他清楚地看到了那个该死的嘴角——挂着嘲讽。

 

如果被那个男人送回家是一件尴尬的事情,那么接下来站在家门口,被哥哥Thomas当面毫不留情地训斥更让他感到羞耻。

那个男人向他哥哥说明了情况,大度地表示这一次他将不予追究如果Stiles再度擅闯他的民宅他将举起法律的武器捍卫自己的利益与财产。可恶的是他居然面带微笑地看完了整场训斥,之后才礼貌的和兄弟俩道别离开。

 

“那是Derek Hale,”面对他的疑问,哥哥Thomas显然不是白比他早几秒钟出生,“差不多十年前他的家人都被一场大火烧死,自从那以后幸存的家族成员就搬走了。”

“我很好奇他回来干什么。”Stiles趴在椅背上剥开一根香蕉。

 “Stiles Stilinski!”Thomas叉着腰,就像一位为顽皮幼子头疼的家庭主妇,“你该关心的是你自己!快给我回房间!现在!”

 “是……老妈子……”Stiles大笑着躲开Thomas扔过来的抹布蹦蹦跳跳的跑上楼。

 

没过多久,Stilinski警长也收队回家,Stiles缠着他问东问西,不过也没什么新鲜的情报,因为他差不多知道了一半。

Thomas提到的Hale家族所有成员都回来了,谁知道他们回来干什么,不过根据他们的说词只是回来处理点事情,夏天结束他们就会离开小镇并回到城里。而林间那所废弃的小屋也是Hale家族的财产,虽然没通水电,然而有一名怀旧的家族成员依旧坚持住在那里。

好在Thomas没有把晚上发生的事告诉父亲,所以Stiles并没有被禁足。

谢天谢地。


评论
热度(46)
  1. 一颗毛团狄狄 转载了此文字
    萌的我浑身打颤了TvT

不是爬墙,是跑酷。

© 一颗毛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