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毛团

错误的相遇方法(2)

呜好多小细节可戳心(ღ˘⌣˘ღ)

狄狄:

废话一下:


源于基友 @火锅狂魔 一个月前的dylan双子梗脑洞,Thomas和


Stiles是双胞胎,Thomas哥哥,Stiles弟弟。


主sterek,内含微thominho (设定+剧情)食用注意。


 关于天文学有的是查的网上资料临时抱的佛脚,同人文嘛~不要深究。


干货甩完了,最近写的还没beat……






Chapter2


 


神清气爽迎来新的一天的Stiles得知了一个好消息,Scott并没有抛弃他,虽然他跑了出去,不过当他发现Stiles没有跟着出来的时候又折返了回去,躲在屋外的树后看着他俩上了车才赶紧回Stiles心爱的吉普上一路跟着,看到Derek把Stiles平安送回家才离开。


好哥们!tiles用手机给Scott回了一个拥抱表情的电邮。


 


坏消息是,他的“秘密基地”被人占了。


Stiles不太喜欢承认自己有个说起来很娘娘腔的爱好,毕竟有事没事趴在窗户边看星星的确不像是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应该干的事。富有冒险精神的Stiles在上中学的时候就发现森林里有个老旧的观景台,小镇上的人几乎不会往那儿去,森林里“狼人”的故事像是一个讳莫如深的秘密,但却把成片的攀缘植物都吸引了过来,他们像是吸收了所有的光线和声音,让这儿变得异常的寂静。于是那里便成为了他的“秘密基地”。


今天,Scott去他的温柔乡了,Thomas躲在房间里和他的亚洲猛男视频电话,爸爸依旧在上班。而我们的Stiles Stilinski准备即使一个人也要充分地度过这一天。要知道,现在是暑假!这可是属于观星的夏天,观星爱好者的神圣时间!Stiles毛毛躁躁地拉出床底下的塑料箱子,翻找着旋转星图和指南针望远镜什么的,绝对不能浪费这个无云的晴天。他抑制不住地升腾出细密的兴奋感,决定好好修复一下前几天被Scott和Derek•超惊悚•Hale搞得支离破碎的小心脏。是的,他要去观星。喷好驱虫水,带上下午就买好的甜甜圈和柠檬苏打就出发——观星怎么可以没有甜甜圈和苏打水!昨晚看天气预报的时候他就这么计划好了,一个完美的观星之夜!


 


不是谁都喜欢在半夜往森林里面跑的,当然这群人里并不包括Stiles,他总是最特别的那个。Stiles曾经拉着Scott一起去过观景台观星,说实在的,Scott没有嘲笑过他这项爱好已经很不错了,甚至在Stiles买天文望远镜的时候还借过他不小的一笔钱。不过每次都在Stiles絮絮叨叨的星空讲解中睡着可不是什么礼貌的事情。好吧,星空不在,友情常在。


Stiles在观景台边停好心爱的吉普车,打开手电,手里拎着那袋混合口味的甜甜圈,怀抱着几罐苏打水,哼着不着调的歌走上观景台的台阶。突然间,他就像被人施了定身咒一样钉在原地。


 


观景台上有人!他的心脏和胃骤地缩成一团,头皮一阵发麻。


 


上帝啊你是在逗我?连着两次?直到前面那人转过身。


 


WTF,甚至他们还是同一个人!Derek•超惊悚•该死的•怎么又是你•Hale!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私人领地。”Stiles无辜地举起双手,手电筒也跟着闪了一下。


 “你至少开个手电什么的吧,这真的挺吓人的。”


 


对面的男人似乎也有点惊讶,但开口依然低沉“你怎么会来这儿?”


Stiles怀疑Derek是故意装出这种老成的声线。“我来观星,你要知道,今天可是个好日子。”仿佛怕对面的男人不相信,他颠了颠背后的背包,“不信你打开包看,我可不是业余的。再说一个手持甜甜圈的人似乎不会做什么坏事的对吧。”Stiles笑眯眯地晃了晃手上的甜甜圈袋子。“我不介意和你分享他们!”


 


Derek似乎被眼前的Stiles逗乐了,声音也变得柔和了起来“观星,很令人意外。”他似乎并没有生气或者赶走Stiles的意思,毕竟这里可是公共场所——虽然是在一丝光都没有的森林里,但Stiles的胆子还是稍微大了一点儿,一回生,二回熟嘛。


“哈,那你呢,怎么会半夜在这儿?”


 


“和你一样,观星。”对方的声线好像稍稍没有那么紧绷了。


 


“哇哦!老兄,你才让人意外。”


 


Stiles慢慢地靠近Derek,把背包放在地上,准备把观测工具拿出来,“话说你不介意我也在这儿吧,毕竟这里可是绝佳的观测地。”


 


“并不介意。”Derek帮Stiles架好望远镜。沉默开始从森林的四面八方渗透进来,Stiles并不习惯这种气氛,好在黑暗遮掩了他的无所适从。


今夜过于宁静,草丛里偶尔传来几声细微的虫鸣,两个人依旧保持着沉默。Stiles装作忙着埋头摆弄调试着望远镜,偷偷用余光瞄着Derek,而Derek坐在长椅上,似乎对这种微妙尴尬的气氛浑然不觉,他拿起脚边的酒瓶,仰头喝了几口便盯着夜空,像是要把所有注意力都倾注在那里。


“哦,看呐,M57星云!”Stiles打破了沉默,只见他兴奋地抬起头,冲Derek招手道,“嘿,快来,我发现离星云很近的地方有一颗很暗的恒星!”Derek站起身走过来,Stiles忙让出观测位置给他。


“你加了UHC滤镜?”


“哇哦,老兄,你可真是专业!”Stiles兴奋地顺手揽过正低头看望远镜的Derek拍了拍他的肩膀,Derek没有回答,只是不太友好地盯着他的手。Stiles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太过逾越,对方可不像自己是个神经大条的自来熟,于是赶紧收回了自己的手。


“呃……你好像……空手来的?”为了缓解尴尬他决定岔开话题。Derek冲他晃了下手中的酒瓶。


“哦,哦,这也是观星必备哈!”Stiles也举起手中的苏打水,不过目光却在Derek的酒瓶上转了一圈,要知道Stiles还没有到法律允许可以饮酒的年纪,可青少年们总揣着点叛逆思想,越是不让他们做的事情越要去做,更何况他可是Stiles。


他细微的举动被Derek捕捉到了。


“想喝?”


Stiles舔了舔嘴唇连忙摆手,“不不不,我还没有满21周岁呢!这可不行!”


Derek撇了撇嘴没有再说话,独自继续喝着。


“呃……我是说,其实我离21岁也就差那么几周了……我说的是真的!”


Derek一脸无趣地直接把酒瓶递给了他。


没有杯子,Stiles犹豫了一下,抬眼对上了Derek不耐烦的眼神,他只得就着Derek刚刚喝过的瓶口,咕咚喝了一大口——他可不想在这时候丢脸。


“这酒真他妈劲!Cool!”辛辣的液体滑过他的喉咙,整个食道立刻火烧一般迅速发烫,“哦,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啊哈,是俄文!”


 


法克,俄国酒。


 


Stiles失去意识之前听到了自己倒地的声音。


 


 


胃里翻江倒海的呕吐感刺激醒了Stiles,此时Derek正把他扛在肩上向汽车走去,头朝下倒转充血的脑袋和一颠一颠地摇晃让Stiles差点要吐出来,他难过地咕哝了一声,可惜Derek并不理会他微弱的抗议。而Derek显然不是一位照顾醉酒人士的好手,他把不省人事的Stiles塞进车里的动作略欠温柔,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粗暴,让Stiles的脑袋在车框上敲了一下,唔,听声音敲得还不轻。


这一下倒把Stiles敲了个半醒。


“呃啊……发生了什么……”Stiles瘫软在副驾驶座的椅子里,双手捂着被撞到的地方呻吟着。


“你从没喝过酒吗?”Derek的语气听起来显然并不高兴——谁愿意送一个醉鬼回家?


Stiles用双手抹了抹脸,依旧没有清醒的感觉,他右手扶着自己的头,感觉整个头皮下面的血管都在叫嚣着,一涨一涨的跳动着。


“……偷过嘴……没有喝过……俄国酒……”他转过脸看着Derek,“……这是……伏特加吗?”


Derek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他。


“嗝!嘿嘿……”


Stiles打了一个酒嗝,伸出手去抓Derek的胳膊,嘿嘿地笑了起来,说话语气也变得就像在撒娇。


“唔……停车……我想尿尿……”


“你很快就要到家了。”


这时候如果是正常的Stiles一定能听出对方的咬牙切齿,可惜现在Derek旁边只是一只醉鬼。


在回到家之前这个醉鬼最好控制住自己的膀胱,Derek不由得脚下略微加重了一点。


喝醉的人对于加速带来的推背感还是相当敏感,刚刚的加速令Stiles的胃就像结束中场休息的球场,又开始喧嚣沸腾起来,他用手捂住嘴,试图建立着最后的防线。


“你若是敢吐在这里我发誓我会撕开你的喉咙!”Derek也察觉到Stiles即将发生什么,他恶狠狠地嚷道。


“还是喜欢……我的吉普……这种车……实在是……”Stiles捂住嘴的手无力地滑落到腿上,半眯着眼看着一脸惊恐的Derek。嘿,这个表情出现在这个人脸上简直是棒透了,Stiles咧开嘴,展示了一个友好的笑容(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打算说一个俏皮话让对方放松,然而事与愿违,他刚张开口——


“呕……!”


 


 


 


第二天早上,当Stiles醒来的时候他躺在自己的床上,穿着干净的睡衣,除了轻微晕眩和头疼在提醒着自己仍处于宿醉。


他呻吟着起身,双脚刚沾地毯便碰到了一个冰凉的金属物。


是他的望远镜,还保持着组装好的状态,横放在地上,布套也很随意的放在旁边。


Stiles努力回想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只记得自己去观星台观星,碰到了Derek Hale,然后……喝了酒?


哦,之后怎么了……实在是回想不起来,头上还鼓着一个大包的Stiles轻揉着肿块决定放弃徒劳地回忆,他只想去喝杯水。


不知是不是双胞胎都有心灵感应,Thomas端着一杯清水和一碗水果沙拉走进了他的房间,“嘿,你可算醒了。”他将杯子递给Stiles,“我想你需要这个。”


“爱你!”Stiles接过一饮而尽,抹了抹嘴巴把空杯递回给Thomas,问道:“我昨天是怎么回来的?”


“你一点都不记得了吗?”Stiles觉得Thomas看他的眼神有一点怪怪的,但他说不出原因。


Stiles摊开双手耸了一下肩,宿醉的他现在还做不了摇头这个动作。


Thomas眯起双眼笑了一下,道:“你确定要知道吗,我想你知道真相以后会感激我原本不打算告诉你的,”他把那碗水果沙拉塞进Stiles手里,“来,先把这个吃了。”


“呃……你就别卖关子了……”Stiles隐隐觉得昨晚他失去意识后,似乎过的并不愉快。


“好吧,Derek Hale送你回来的。”


“关于这个我有点印象。”Stiles说,“我很感激他并没有把我丢在那里露营,你知道就算是夏天的夜晚在户外睡一觉也是挺够受的。”


“然后你吐了。”Thomas双手环在胸前,歪着头,脸上的表情有点无奈,“他拎着满身呕吐物的你出现在门口的样子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Stiles的脑袋嗡的一下大了。


醉鬼不可饶恕的罪状——呕吐!


希望Derek不会和喝醉酒的人计较……


“而且你是在他车里吐的。”


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糟的吗?


“他身上也都是你的呕吐物。”


Jesus!


Stiles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他的大脑已经当机了。


 


“你还好么?”Thomas明知故问,看着面前这个一脸蠢样的“自己”实在是太好玩了。


“并不……”Stiles抱着脑袋在床上翻滚,他有气无力地说道:“Derek Hale居然没有杀了我……哦不……”他隐约想起来Derek 说过,吐在车上就会撕开他的喉咙。


就凭这点,Stiles觉得Derek能让他活着回来简直是恩赐。


“他见我出来就丢下你走了,看上去相当生气。我是说,换做谁都很会生气。”Thomas继续说,“不过你放心,是我给你洗的澡换的衣服,所以你小屁股的贞操还在。”


Stiles仰面躺着,他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Thomas的调侃他无力反击。


“嘿,还活着吗?不跟你开玩笑了,我个人觉得你应该去找他道谢。”


“哦…………有时间……我会的……”


Stiles答应了下来,但是Derek应该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


他也希望一辈子都不要再见到Derek Hale。


 


**


然而那个他一辈子不想见到的人,正站在讲台上。


Derek正在黑板上书写,漂亮的黑板字并没有引起多少学生的兴趣,因为课程安排在周末的第一节,许多没有睡醒的学生正忙着补眠。


几堂课下来,不少对Derek有其他私人兴趣的女生也摸清了这位不苟言笑滴水不进的老师的脾气,大都放弃了,“就像一尊石膏像。”Stiles曾在课间听到她们的议论,所以整间教室认真听课的学生并不算多。


“那么下面谁能例举出一个恒星的分类法?”Derek 在课堂上进行了一次提问。


教室里一片寂静。


他扫视了一圈,还醒着的要么呆呆的看着他,要么躲避着他的目光,好像自己会吃了他们。“没有人知道吗?”他又追问了一句,“任意一个。”


 


依旧一片寂静,他甚至看到最后一排刚才还在悄悄说话的学生对他露出一副敢怒不敢言的不耐烦表情,似乎他打搅了他们。


Derek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答应过Peter如果再被辞退就得回去继承家族事业,所以他不能发火,不能掀桌,不能把拳头放在这些家伙的脸上。


再说,他喜欢天文,他不想用暴力亵渎这门课。


“呃……我想,有光谱分类,唔……还有依据恒星与其他星球的关系以及运动情况……哦,还有依据恒星体积与质量,其他的我就不是太清楚了。”正当他转过身准备继续写黑板打法课堂时间的时候,身后转来一把声音。


循着声音望去,Derek找到了刚才那位回答者,他穿着毫无品味的T恤格子衬衫,戴着一个看上去愚蠢的黑框眼镜。


Stiles Stilinski,Derek在心里念出了他的名字。


这个自从拿到花名册后一直记下的名字。


Derek挑了挑眉毛,继续发问:“你能简单说一下你刚才提到的光谱分类吗,只需要说出类型和颜色,Stilinski先生。”


Damn it!Derek•他果然记得我•Hale!


“咳……”安静的教室只能听到自己的声音,Stiles甚至觉得听到了回音。他能感受到许多道目光从四面八方集中在他身上,Stiles努力保持冷静去忽略他们,但有一道目光来自Derek,这让他的耳朵都在发热。他尽量回忆起在课外书上看到的内容,试图用平静的语气掩盖自己的紧张,回答道:“有O型淡蓝色,B型蓝白色,A型白色还有……F型金白色,G型黄色,K型橙色,M型红色,好吧让我想想……唔R和N型橙到红色恒星,哦,后来它们合称为碳星,记为C……最后是S型红色。”


教室再度陷入了沉默,Stiles希望这场课堂教学互动尽快结束。


“我不得不说你超出了我对整间教室的预期,”只听Derek说,“答对了。”


话音刚落,下课铃便响了起来。


得救了。


下课铃救援成功!Stiles觉得自己回答Derek的一个问题简直能减寿五年。


“你总是能带给我惊喜,Stilinski先生。那么现在下课。”Derek丢下这么一句后,就像平常一样卷起书本走出了教室。


Stiles总觉得他话里有话。


 


周末的选修只有这一节课,若不是真爱,谁会浪费大好时光只为一节课早起。下了课的Stiles打着哈欠来到地下车库,在思考是回家补眠还是干脆出去浪一圈,唔,要不要试试约约Lydia?


正准备打开车门的他隐约听到有争执的声音,Stiles循声悄悄走过去,瞧瞧那是谁,他看到了Derek。


准确的说,是Derek Hale和一个女人。


这位女士是背对着Stiles的,所以他只知道这是一位身材姣好的金发美女。


她面对着Derek正倚在对方身上,Derek也面对着她,双手撑在后面的车上,而他身后就是他那辆拉风的黑色Camaro。


要不是刚才的争执声,光看这俩人的造型还以为是一对正在调情的恋人。


Stiles准备离开,开玩笑,他可不想与Derek Hale再产生什么戏剧性的问题了。


然而他们的对话传进了自己的耳朵。


“亲爱的,刚才你似乎对我说了很难听的话,Derek,是我听错了吗?”


“不,你的耳朵没有问题,我刚才让你‘去。死。’。”Derek冷冷地回答。


“你这么迷恋我,怎么舍得我死呢?”女人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Derek的眉眼,就像在抚摸自己的珍宝,而Derek身体似乎被她控制住不能挣脱,只能扭过头,像躲避毒蝎的尾针,“要知道你离开以后,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你,想你的吻,你的抚摸,折磨得都快令我发疯了。”女人故意喘息着,在Derek身上轻蹭。


“你原本就是一个疯子。”Derek皱眉,脸上掩饰不住厌恶的神情。


女人下一秒就一拳打在Derek的脸上,后者被打了个踉跄,扶住引擎盖才稳住身体。


“Jesus!”Stiles被女人突发的疯狂举动吓着了,不由自主发出了声音。


两个人都转过脸看着他。


“哦,我是说……Jesus!可找到你了Hale老师,哦嗨,我没有打搅到你们吧?”Stiles慌乱地手舞足蹈着,就好像他是刚刚发现Derek,“哦……那个,那个……Coach教练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他冲Derek挤了一下眼睛,然后用似乎自己说的是实话一样真诚地目光看了一眼那位陌生的女士,“对,他让我立刻找到你,他……他在办公室等着你呢……”


Stiles说完,停车场陷入了沉默。


Come on!这是在帮你啊Derek Hale,那个女的不信就算了为什么你也摆出一副不信的表情看着我!Stiles真想上去掐住Derek的脖子。


“居然被打搅了呢,”Stiles没想到的是那个女人率先做出让步,“看来你不像以前无所事事,变得很忙了,反正都在一个城市里,我们会经常碰面的,Derek。”


Derek看了一眼那个女人,没有说话,起身迈开长腿带着Stiles离开了停车场。


 


在上升的电梯里,Stiles和Derek大眼瞪小眼。


“谢谢。”


“……什么?”


“谢谢你替我解围。”Stiles没想到Derek就算是道谢也还是那副冷漠的表情,“还是说Coach教练真的还在办公室等着我?”


“当然不是……”Stiles小声回答,他记得最后一次回头的时候,看到那女人手里拿着一把匕首。


原来Derek刚才受制于那把匕首,如果自己不出现,那个女人会对Derek做什么?但Stiles觉得Derek应该不会愿意与他交流自己的风流韵事,所以他决定不再多嘴刚才看到的。


电梯在一楼停下,门慢慢打开。


“忘记你刚才看到的。”Derek丢下这句便跨出电梯走了。



评论
热度(39)
  1. 一颗毛团狄狄 转载了此文字
    呜好多小细节可戳心(ღ˘⌣˘ღ)

不是爬墙,是跑酷。

© 一颗毛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