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毛团

错误的相遇方法(3)

终于有情感交流了!!!!萌哭!!!

狄狄:

主Sterek,内涵Thominho,食用注意~

Dylan双子梗~哥哥是Thomas~弟弟Stiles~




Chapter3

危险,冷漠,无趣。这是stiles最初对Derek的印象(还有该死的英俊,虽然他并不想承认)。现在看来,还要再加上一项——关系混乱。谁会和一个随身带着匕首的女人扯上关系呢。

然而Stiles没想到自己很快又再次见到Derek。

 

Stiles每隔一周的周日都会去本地博物馆的天文分馆做义工,工作内容也很简单,给需要的参观者提供免费的讲解服务。

“好的,我们今天的宇宙旅行就到此结束了,欢迎下次乘坐我的企业号,我是舰长Stiles,祝你们生活愉快~!”Stiles结束了给一组小朋友的讲解,与他们在门口挥手告别。

刚一转身却撞到了身后的人,“对不起!”他下意识地道歉。对方似乎很壮实,Stiles差点被弹了出去,还好他及时稳住了身形。

Stiles觉得自己的鼻梁都被撞断了,这是何等可怕的肉体。顺着对方结实的胸肌向上望去,Stiles看到了老朋友。

“你在这里做什么?”Stiles揉着鼻梁问,眼泪都疼出来了。

“参观。”

说完Derek便迈开长腿跨进博物馆,他走两步突然停下回头问道:“你不负责讲解吗?”

Damn it!Derek•阴魂不散•Hale!

 

……

“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太阳系的模拟模型,中间这个胖胖的大黄球就是我们的太阳了……”

不就是讲解么,Stiles就当带领了一个严肃的不苟言笑的陌生人,哦,又不是第一次见这种参观者。不过Derek既然能教授他们通俗天文学,应该不需要讲解员就能独立参观,为什么还要自己充当讲解?

“看来你真心喜欢天文。”Derek看着正手舞足蹈滔滔不绝的Stiles说。

“……当然土星可不是太阳系…………等等,什么?”

“你知道当我在花名册上看到你这个小混蛋的时候我是怎么想的吗?”面前的小家伙紧张兮兮的表情让Derek心底产生了一丝丝愉悦,Derek不由地想捉弄他,于是他也这么做了。

“……怎么想的?”其实Stiles想说的是——你想干什么。

“我想‘如果这个小混蛋在我的课上睡着我一定当着全班的面撕开他的喉咙!’”

“嘿!我可不会在你的课上睡觉!”Stiles赶紧捂住自己的脖子,好像Derek下一秒就要凶残地扑向他,“你怎么这么喜欢撕别人喉咙?!”

“我想……这应该是……家族嗜好?”一个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虽然是周末,参观者三三两两并不是太多,一位着装得体的绅士走向他们,想来刚才插话者应该就是他。

“你好。”他礼貌地向Stiles进行了问候便转向Derek,“我就知道能在这里找到你。”

而Derek没有回答,只是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看着他。

“我不知道你刚才离开会议室的举动是否经过深思熟虑,”只听那名绅士接着开口道,似乎并不需要Derek回答他什么,“Derek Hale你是一名成年人,我希望你今后的举动不要再这么幼稚,你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这些老生常谈的问题我也不想再费口舌重复。”

Stiles觉得自己应该离开,这里似乎变成了家庭会议,显然自己并没有收到与会邀请。而那位绅士一脸平静地说着咄咄逼人的话,Stiles觉得他们的家族嗜好其实应该是面瘫。

他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说道:“以前还有Laura替你挡着,让你做你想做的事,现在她不在了,你是家族唯一的继承人,这是不争的事实。难道你不应该尽一点Hale家庭成员的责任来报答一直庇护你的人们吗?你还想像以前那样躲在Laura的羽翼下做一个看星星的娘娘腔吗?”

等等,等等。这似乎也让Stiles感到了不平——作为在场的另一个“看星星的娘娘腔”。

“嘿!谁说看星星就是娘娘腔?还有,他可不是娘娘腔,我的意思是……你见过长成金刚一样的娘娘腔吗?呃,金刚你知道吗?哦哦哦哦哦!那种的……”Stiles做着金刚捶胸的动作,Derek瞪大了眼睛就像Stiles是一只怪物一样,而那位刚刚在说教的绅士,饶有兴趣地看着Stiles,他问道:“对不起,这位先生,你是谁?”

“我是这位金刚先生的学生。我叫Stiles Stilinski。”Stiles站直了身体,挺起胸。

“哦?你是他的学生……”

“是的,他的学生!你要知道这在学校可是一件极其骄傲的事情,若是在食堂说‘我是Derek Hale的学生’还能免费多拿一只甜甜圈——那可是食堂最好吃的东西了!”

“哦?‘Derek的学生’还能免费多拿一只甜甜圈?”绅士乐呵呵地向Derek投出探询的目光。

Derek无奈地捂住额头。

“我可不是开玩笑!”Stiles一脸认真地继续说道,“我们都很喜欢Derek Hale老师的课,尽管……他看上去面瘫又不苟言笑,然而他学识丰富,他的课可是上座率最高的呢!而且你知道的,他的外表,在学生中相当有人气!”

绅士听着Stiles一本正经地胡言乱语似乎很满意,他笑眯眯地说道:“这真是令我意外,Derek回家从来不跟我们提起学校的事情。”他向Stiles友好地伸出手,“你好Stiles Stilinski先生,哦,真是失礼,一直都没有自我介绍,我叫Peter Hale。”

“哦嗨,你好!Peter……”Stiles赶紧握住对方的手,“Hale……?”

“如你所见,他是我的叔叔。”一直沉默不语的Derek终于开口了。

“你可以叫我Peter。”Derek的叔叔依旧面带微笑,好像与刚才严肃说教的是两个人,“老实说,我一直很担心Derek,他拒绝继承家庭事业而且近期频繁的更换工作……”

面对Stiles,这位叫做Peter Hale的绅士似乎有很强的倾诉欲。

“你该退场了,”Derek毫不留情的打断他,“你也了解到了你想知道的事情,而且——”Derek用下巴指了指Stiles,“他还在工作。”

Peter没有理睬,不过他也对Stiles做了道别的手势,他一脸无奈地看着Stiles说道:“很难相处是吧?不过在我出现之前看到你们有所交流我还是很欣慰的,我是说,正常的交流,他终于有不用拳头说话的时候了……”

“……Peter!”

“好吧好吧,那么这位年轻的朋友,下次再见了,我很喜欢你,有空可以来我家里做客。”他冲Stiles摆摆手便离开了博物馆。

 

 

目送Peter Hale走出天文馆,Stiles和Derek两个人面面相窥。

“呃……”

“那个……”

两人异口同声。

 

Stiles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我好像又要像你道谢了。”Derek说,“再次的,感谢你。”

“哦……嘿,别这样,你都弄得我不好意思了。”Stiles搔搔脑袋,“呃……我好像不小心得知了不少‘神秘的Hale老师’的小秘密?”

“……”

“我倒是不介意再知道一些独家内幕,呃,如果你愿意的话……”他欲言又止。

Come on,Stiles Stilinski好奇所有的八卦,所有的。

读懂他意思的Derek并没有拒绝,他叹了一口气问道:“你什么时候下班?”

“什么?”

“难道你想在这里闲聊?”

Jesus!难以置信,面前的这个人是Derek Hale吗?!

“快了!我六点半就换班了!”

机会稍纵即逝不是吗?更何况这可是Derek Hale,今天是怎么了?火星要撞击地球了吗?诺查丹玛斯预言迟到多年终于要实现了?Stiles鬼灵精的脑袋里冒出一堆不切实际的猜测。

“那我在外面等你。”Derek说完头也不回的向大门走去。

 

如果接下来有迫不及待需要去做的事,时间总是会过得很慢,仿佛柯罗诺斯的恶作剧。

Stiles正饱受这个“恶作剧”的煎熬。

当他急急忙忙冲出大门,四处张望的时候,却发现外面广场上并没有那个穿着黑皮衣的身影。

Stiles略微有点失望,正当他在思考是继续等下去还是回家的时候,冷不丁身后传来那道熟悉的冰冷的声音,“在这里。”

Derek正靠在Stiles身后那根浮雕柱子上。

“我们去哪里?”

    “顶楼有个观星台。”

 

*******

Stiles将刚买的热狗与啤酒递给Derek,然后一屁股坐在Derek旁边。Derek接过热狗闻了闻,犹犹豫豫地咬了一口后便一口一口地吃了起来。

“味道不错吧?”用热狗解决了晚饭的Stiles犹豫着如何开口,他不知该如何开始这场“不太真实的密谈”。

“Laura是我的姐姐,几年前死于一场车祸。”

显然Derek更为直接。

“呃……请节哀。”这种时候Stiles一般会拍拍对方的后背以示安慰,但是现在这个坐在他旁边的人显然不是一般人,Stiles缩回探出一半的手,尴尬地来回搓了搓。

“我们家一直在镇上生活,十几年前一场大火,只幸存Peter、Laura和我……”

“我听说那是一场人为纵火?”Stiles试探地追问道。

Derek看向Stiles,平日紧锁的眉头因为疑惑而加深,Stiles则睁大眼睛无辜地望着他,Derek突然想到了什么,叹了口气:“Stilinski……我早该想到的,你父亲是警察。”

Stiles玩着自己的刘海不好意思地说道:“抱歉,我撒谎了,没有什么听说……我也是偷看了我爸的卷宗档案……”

Derek并没有在意,只听他继续说道:“是他们重振了Hale家,而我是任性妄为的家伙,Peter说的没错,我只是一个躲在Laura羽翼下的胆小鬼。”

Stiles没有接话,因为Derek并没有停下。恐怕这是Stiles认识Derek以后,除了上课Derek说过最多话的一天了。

“Peter希望我跟着他学如何做生意,我们为此吵过很多次,每一次都不欢而散。于是Laura放弃了自己的喜好和事业跟着Peter学习经商,准备继承家业。”Stiles看着那两片平时禁闭的嘴唇随着说话张开又合上,觉得有点不真实。Derek说到这里,扭头看着身边的Stiles,“Peter觉得反正家里有一个继承人就够了。然而她去世后,我没有选择去尽到一个家庭成员的责任。”

Stiles赶紧将目光移到对方眼睛上,抿了抿嘴。

“显而易见我是个自私的家伙。”Derek仰头一口气喝完了罐里的酒,狠狠地将易拉罐捏扁。

“呃,Derek,你好像喝醉了。”Stiles试图扭转这个沉重的话题。

“我可不是你。”Derek送去一个鄙视的眼神。

“容我为自己辩护。”Stiles可不想再获得一个“一杯倒的弱鸡”这种称呼,“哦,嘿!等等!”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站起身拍手道,“你身为教师居然给未满21岁的学生喝酒!还是俄国酒!啊哈……”

“……”洋洋得意的“啊哈!”在Derek面无表情的注视下消了尾音。

Derek刚才的确是喝多了,Stiles愤愤地想着。所以才会一次冒出这么多单词,现在酒醒了,又变回“正常的”Derek Hale。

Stiles在手边摸索了半天才想起自己只买了啤酒,忘记给自己买饮料了,有些口渴。

突然一罐啤酒出现在他眼前,“如果你再喝醉吐在我车里,我真会撕开你的喉咙,我发誓。”原本想说些俏皮话的Stiles看着Derek的眼睛,他觉得Derek这次肯定是认真的。

“其实……我有些话不知道要不要说……”关于Peter今天出现的事,Stiles觉得有很多话想说,然而那毕竟是别人的家事,他不知道如何开口。

“那就不要说。”

Derek Hale真是个讨厌的家伙。

但事实上,仅仅是“Derek Hale似乎有点对我敞开内心”这种想法就已经让Stiles想要狂奔尖叫,他的指尖和头皮都因为这种认知而开始发麻。

 

“秋季星空的亮星较少,今天云层比较厚,肉眼辨识度太低了。”被拒绝的Stiles只好换个话题。

“在城里,灯光太多了。”

“要是能去一趟阿拉斯加看看极光,看看星星该有多好……”Stiles叹了口气,“Thomas肯定不会放心我一个人去,Thomas去了那个Minho肯定也得跟着,呜哇,我可不想变成家族旅行……”

     Derek没有说话,只传来罐中液体与罐身的碰撞声。

     Stiles的手心有些出汗,握着的啤酒罐变得滑腻,他的胸口轰隆地响着,捏住啤酒罐的手指跟着脉搏一起突突地跳。他必须说些别的什么,任何的!而同时他也不希望对方认为他是个轻薄又逾越的人。

“我觉得Peter叔很爱你。” Stiles还是决定说出来。

“你知道?”

“可能是你的交流障碍蒙蔽了你。你可别一不高兴就撕我的喉咙,虽然我知道你现在就想撕开他。”

Stiles不知道这样的玩笑算不算太过分,他不希望伤到Derek的感情。

“你知道就好。”Derek哼了一声。

“无论是Peter叔还是你的姐姐Laura小姐,他们都爱你。他们希望你生活的体面富裕同时也能愉快。”Stiles发现Derek把目光投向了他,他一瞬间觉得有点吞咽困难,于是清了清嗓子,“Peter叔,哈,他就像所有广泛意义上的老爹一样,他原先以为你和以前一样无所事事,或者干什么搞砸什么才会强行要求你继承家业,毕竟把你锁在身边带着总比放你出去闯祸好。”

“…………”

“你不信?你看当他得知你在学校过得很好的时候有多开心!我认为,他应该还在把你当成一个晚辈,一个孩子。”

     Derek用鼻子轻哼了一声。

    “这其实和我老爹还有我哥非常像。天,我真的不适合说这些话,心灵鸡汤什么的已经太过时了不是吗。不过,我认为你不应该因此而苛责Peter。这有点儿像那什么,呃,叛逆期的青少年?”

     Stiles自顾自地说了一长串。他认为在某种意义上,自己和Derek已经是很熟稔的关系,至少在这个学校里,他敢打赌。

    但Derek的沉默又让他的胃开始往下坠。

 

     好像有些得意忘形了。

 

“呃……你生气了吗?”

 

对面男孩发红的鼻尖、耳尖还有小心翼翼的样子明显取悦到了Derek。

 

“没有。你这白痴。”

“嘿!别无缘无故的骂人啊!”

 

     Stiles向银河系发誓,他绝对看到Derek笑了,虽然那几乎是一闪而逝的。


评论
热度(27)
  1. 一颗毛团狄狄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有情感交流了!!!!萌哭!!!

不是爬墙,是跑酷。

© 一颗毛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