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毛团

【Spideypool……?】Way To Home(关于过去。一篇完)

感动!!!我最爱的贱虫太太写了我最爱的梗!我想大哭跑圈!!

AOzero:

写给 @火锅狂魔 姑娘的点梗,抱歉之前一直在赶本子的稿,都没有来更文【躺

以及在我想写的时候忽然想起了AO3上Lafaiette太太的《Villain》(在lof上也有姑娘翻译啦!)……于是我对设定稍微做了点改动,希望你不会因此感到困扰ww

其实这个改动和加菲的那个叫Air的短片稍微有点灵感关联【。

BUG请不要太在意……以及略微意识流请注意w

 

Way To Home

by AOzero

 

 

那个男孩就站在那里,Peter注意到了。这条似乎没有尽头的、两旁尽是荒芜空地的道路就像被生硬地撕扯出的一截暗灰色胶带,贴附在这片空旷到有些渗人的土地上,Peter就站在路中央,而那个男孩就站在路边,穿着一身在黑白老电影里才能看见的服装,用一双孩童的闪着光的蓝眼睛盯着他看。

Peter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在这里,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的视线矮了不止一点。也许又是哪个擅长精神控制的反派把他扔进了某个荒诞的梦境。这个梦境看上去实在有些无趣,但却有着强烈的真实感。空气带着轻微的尚未散去的夏日的余温,但湿冷的风已经占据了大部分皮肤。Peter轻轻地颤抖了一下,他下意识地低头看去,意外地发现自己穿着一件印着Captain America的短袖,以及一条刚过膝的土气运动短裤,还有他的白袜子和运动鞋……等等,Peter眨眨眼睛,他的鞋子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小了?这看上去就像一个……

“嘿?”忽然响起的声音把Peter的视线从他的鞋子上抽离了。他抬头去看,那个男孩从路边跑了过来,一把拉住他的手腕,把身体僵硬的他拖到路边,一边拖一边说,“你不应该站在这里,任何人都不应该站在路中央……我以前没有见过你,你住在这附近吗?等等,你不会连爸妈都没有吧?”

Peter花了一点时间才真正使自己的脑子清醒过来。他瞪着那个男孩抓住自己手腕的手——等等,这是他的手腕吗?

哇喔。“等等,伙计,我看起来有多大?”他说,在发现自己的声音听上去稚嫩无比的同时,顺便在自己的脸上摸了一把。

“什么?”男孩说,他微微眯起眼睛,迟疑了一会儿,才说,“好吧——如果你需要一点小提示的话……你看上去就像是个迷了路还不知道爸妈在哪里的,十岁左右的小鬼。”

Peter在听到这些话的同时,他摸到了自己脸上架着的粗框眼镜。

他至少忍了五秒钟不让自己咒骂出声。

而那个男孩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Peter再抬头看他的时候,心底已经快速地适应了这个事实。好的,冷静,Spider-Man,这一定——要么就是做梦,要么就是哪个反派的阴谋。不要慌张,不要着急,是梦总会醒,是阴谋总会有漏洞,他只需要有点耐心……

“噢!”他发出一声痛呼——用年幼的自己才会有的软绵绵的声音。他揉着脑门,瞪着对面的金发男孩,这个见面没多久就用手指弹他额头的小鬼——这个小伙子多大?看上去也没比现在的Peter大多少!虽然现在的Peter的身高只够到他的下巴,但Peter相信,十岁的小孩能长到他这样的高度已经算了不起了。

嘿。人都要对自己有点自信。

“嗨,总算回来了,梦游仙境的爱丽丝。”男孩说,有些调侃地看着他,“你能告诉我你从哪里来的吗?我翻过土丘来到这条路边的时候,就看见你站在路中央了,老实说这有点诡异……”

Peter随着他的目光环视了一边四周,嗯,他不得不承认,是挺诡异的,这条路被杂草丛生的土丘包围,土丘背后就是大片空旷的荒野,看上去不是呼啸山庄取景地就是德州电锯杀人狂的舞台。Peter回头看向那个男孩。

“呃。我猜……我的确掉进兔子洞了。”Peter这么回答他。男孩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但马上,男孩大声笑起来。

“噢,老天,我想我不介意充当一下疯帽子的角色。”男孩耸耸肩,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叫Wade。”

“你好Wade,我叫Peter。”Peter回答他,下意识地想和他握个手,但看对方并没有伸手的意思,便把握手的礼节换成微笑。

“来,跟着我走。”名叫Wade的男孩说,“你一个人在这里不安全。先回到镇上,我们总会有办法找到你父母的。”

这个男孩心地还挺好。虽然Peter不认为他可以真的帮到什么忙,但好歹他给了Peter一些撞见善良的安心感。他道了谢,然后快速跟上Wade的脚步。但在他试图跟着Wade翻过土丘时,他踩滑了不止一次。在懊恼童年的自己真的毫无运动神经的同时,Wade早就跑上土丘,站在顶端对着他开怀大笑。Peter感到有些害羞,但这样柔弱的体质和不够格的身高不是他能选择的。噢,好极了,几分钟前他才对自己身高的自信被现实深深地挫伤了。

Wade最后还是朝他伸出了手,Peter把手放进他的手心时,心里充满了感激。但等Wade跳下土丘,在土丘下带着一脸笑意地朝他张开双手时,Peter又对他充满了友善的恨意。

 

他们穿过那片荒野时没有一刻是沉默的。Wade一直在找话题和他聊天,并不是反复追问他的来历,而是一直在谈一些他外出冒险的经历,Wade说这是他离家最远的一次,他之前并不知道这片荒野外会有一条路,也不知道路中央会站着一个看上去简直手足无措的男孩。

他们一直走着,这片空旷的荒野仿佛没有尽头,他们脚边时不时会出现星星点点的野花,但大部分时候都是近乎枯萎的杂草。有时候遇到像是特小型陨石砸出的深坑,Wade都会牵着他的手绕过去。

Peter不知为何自己会感到如此放松,他一直在和Wade互相抢话题,在Wade指着他的CaptainAmerica T恤像个姑娘一样尖叫时跟着一起尖叫出声,然后大声笑起来。这种放松的感觉就像是遇到一个非常熟悉的故人,就像他正走在回家的道路上,这让他的胃感到些许微妙的暖和。

他们至少走了一个小时,直到Peter身为孩童的脚开始作痛,Wade忽然停下了步伐。

“到了。”他说,Peter抬起头时,一个城镇就这么撞进他的眼睛,就像是忽然搭建好的逼真场景,让他目瞪口呆。Wade拉着他,踏上城镇的小道,从荒野脱身而出。

这是一个已经接近闭幕的集市。小道两旁都是用木板匆忙搭起来的小摊,有些商贩正在收拾东西,而有些慵懒地坐在路边的楼梯上,对着卖不出去的旧硬币和鸢尾花撇嘴。Peter环顾着四周,这个地方简直就像是三四十年代的古旧风格,他看着街边互相打招呼的穿着老旧的绅士,几乎要把眼睛瞪出来。

现在,这个不管是梦境还是幻觉的玩意儿,开始变得有些意思了。Peter心想。但街上没有任何人对他的穿着投来惊异的视线,反倒是Peter对着街上所有的一切都仔细打量。Wade的手一直拉着Peter的手腕,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一边走还在不停地说话。但Peter并没有真的用心去听他在说什么,而是把注意力都放在了街边的商铺上。这里的一切看上去都真实得可怕,但又充满了老旧电影的片场风格,他自己都快糊涂了。

因此,Wade忽然停下脚步时,Peter直直地撞上了他的后背,把眼镜都撞歪了。他匆忙地扶了扶自己的眼镜,而Wade转过身来。

“到了。”他说。

Peter抬头去看,看到了一座再普通不过的屋子。Wade拉着他跑上台阶,推开房门就走了进去。

“妈妈?”Wade放开了Peter的手,一边向里走去一边大声喊道。Peter跟上他,顺便四处打量了一遍房屋的内部。没有任何花哨多余的装饰,起居室里只放着椅子与桌子,似乎再多一个花瓶都是奢侈。Peter跟着Wade走到厨房门口,他看见里面坐着一个女人。

厨房的地面上一片狼藉,透露出一股令人不安的气味。而那个女人就坐在餐桌旁,发丝凌乱,眼眶通红到肿起,手边和脚边全是酒瓶。她抬起眼来,勉强看了Wade一眼。

“妈妈,这是Peter,我今天遇到的新朋友。”Wade给他做了一个隆重介绍,把他推到自己面前,并微微按住了他的肩膀。Peter有些慌张地挤出一个笑容,伸出一只手摇了摇。

“您好。”他说。

“你好。”女人用沙哑的声音说,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

“我可以让Peter留在家里吗?”Wade问。

她再次点了点头,然后朝Wade伸出一只手指,凭空晃了晃。Wade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走过去,从木柜里取出一瓶酒,放到她手边。Wade母亲朝Peter点了点头。

“欢迎你。”她说,然后紧紧地闭住了口,只有在灌下一整杯酒时才会张开嘴。Wade朝Peter耸耸肩,微笑着拉他去自己的房间。Peter忍不住回头看向厨房的方向,但Wade的执意让他不得不放下对Wade母亲的担忧,选择跟上“年长”孩子的脚步。

 

Wade的房间非常普通,甚至可以用无趣来形容。不过在充满了老旧风格的世界里,Peter不能说他是抱有很大期待的。但他坐上Wade的木板床的时候,还是被吱呀的声响吓了一跳。Wade在自己的柜子里不停翻找,被他随手扔过来的东西散落在Peter脚边,他有些好奇地弯下腰去捡。一些很老旧的书本,小钢珠,还有羽毛笔,坏掉的玩具,还有Captain America的卡片。Peter把那些卡片都拿起来看了一遍,对上面的Captain做鬼脸,这套卡片真是年代久远到珍贵的地步,他只在Coulson家里见过相同的卡片。

他津津有味地看着这些卡片,直到Wade转过身来,他的手背在身后。

“这是最终极的宝贝。你愿意猜猜吗?”他笑盈盈地看着Peter。Peter把目光从卡片上移开,抬头看向Wade。

“呃,”他挤眉弄眼了好一会儿,说,“毛瑟枪?”等等,这个时代有毛瑟枪了吗?应该有了?他在历史课上总是开小差。

“哇喔,十分大胆的猜想,但并不是。”Wade笑起来,他把身后的东西拿了出来,塞到Peter面前,“Ta-da!”

Peter差点没吓得从床上跳起来。那是一本有些破旧的漫画,边角已经因为过于频繁的翻动而皱起甚至磨出了纤维。但是那是一本——

“Spider-Man的漫画。”Wade说,“大宝贝。”

的确是,Peter心里想着如果让他找出了出版社,要求他们付版权费,会赚到多少钱,会有多少人相信一个十岁外表的小孩是Spider-Man。

等等。他忽然拉住自己的思想,把它们拉回这本漫画内容本身上。这个年代哪里来的Spider-Man?

然后他忽然想起来,他正在一个梦境或者幻觉中,他不应该用逻辑推理任何东西的存在合理性。他伸手,想拿过那本漫画,但是Wade举高了手。

“让我看看你的手。”他严肃地说。Peter有些不解,但还是摊开了自己的手心。Wade仔细看了看他的手心,再翻过来看看他的手背。然后满意地把漫画放到了他的手里。Peter翻开书的时候撇了撇嘴,拜托,这本漫画看上去还没有他的手干净。

Wade坐到他旁边,又是一阵吱呀声。Peter快速地把书翻了一遍,发现这本漫画讲述的是他刚变成Spider-Man的故事……老实说,这个年代的人知道辐射蜘蛛是个什么玩意儿吗?

老实说,这是个什么年代啊?

Peter把那本书合上的时候,Wade朝他得意地晃晃脑袋。

“这是我珍藏了很久的宝贝。”Wade压低声音,故作神秘地说,“向我发誓你不会说出去。”

Peter坚定地点点头,Wade指了指他的胸口,语气严肃地说:“你必须发誓我才能信任你!”

“我发誓。”Peter乖乖地说,于是Wade满意地笑了笑。

“你很喜欢Spider-Man?”Peter把书递回给Wade时,忍不住问道。Wade接过漫画,朝他眨眨眼睛。

“所有人都喜欢。”他说。然后他跳下床,把这本漫画藏到了他放珍宝的柜子里,再把那些他之前扔出来的东西一件一件地放回去。Peter显然被他的语气吸引住了,他也跳下床,走到Wade身边,蹲下身来。

“你说所有人都喜欢是什么意思?这里的所有人都喜欢?”Peter问。Wade回头来看他时,那双发光的蓝眼睛微微眯起,似乎对微笑永远不会感到厌烦。

“没有人会不喜欢英雄的。”Wade说,语气就像是在描述一个梦境。

 

Peter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他留在了Wade家。Wade大方地把床让给了他,自己躺在地上睡觉,虽然他们争论过这个问题——毕竟,Peter即使外表只有十岁,但他的内心还是成年了——但Wade执意让他睡在床上。这个男孩照顾人的心思让他欣赏,甚至有些感动。Wade白天的时候带他到镇上四处瞎逛,晚上在躺在地上唱歌给他听,看上去就是一个无忧无虑的男孩。但Peter知道在Wade沉默不语的时刻,他脑海里关于自己过去的故事就会一遍一遍地出现,这导致Wade和其他的孩子看上去有很大的不同。

Wade再也没有提起过寻找Peter来历的事,但有时Peter会感到,这个梦境,或者幻觉,有些太长了,Peter掐自己的手臂也没能清醒过来。Wade隔壁家的男孩玩球时砸到他的脑袋,Wade因此和对方扭打起来的时候,Peter还在晕晕乎乎的状态里思考为什么他还没有醒过来。直到Wade脸上挂彩地凑过来,他才回过神。

“你比Spider-Man有用多了。”他忍着头痛对Wade微笑道,Wade有些不开心地朝他撇撇嘴。

“你不应该这么说,他可是个英雄。”Wade说,然后朝Peter伸出手,把他拉起来。

 

Wade对Spider-Man有种近乎异常的痴迷,甚至超过他对Captain America的崇敬。Wade告诉Peter,如果他有一天能搬到纽约,他一定是为了Spider-Man而去的。

他是在荒野里告诉Peter这一切的。他们有时会在荒野的一块巨石边坐着聊天,聊到夕阳西沉,聊到夜色渐深,繁星闪动在天边,Wade才会拉着他往回走。有时候Peter甚至看不见前方的路,但Wade似乎永远都能找到通向那个神奇小镇的路途。

Peter不止一次在心底对自己说,Wade是个神奇的男孩。不只因为他时不时说出的令人几乎可以用印象深刻来形容的话语,他说话时手舞足蹈的模样,他神采飞扬的脸庞,还有他浑身充满着令人安心的力量。当Peter察觉到自己在Wade身上投入的信任时,他几乎感到有些手足无措。也许是回到了孩童的身躯让他充满了不安,也许是在这个他完全摸不着头脑的世界让他感到困惑?总之,渐渐地,Peter知道他已经把Wade当作很好的朋友了。

然而Peter还是对Wade一无所知,至少他对Wade的过去一无所知。而他也不知道是否应该向男孩提出自己的询问,或者不要对这些明显给Wade带来了伤害的事情表露出过多的关注。

但在他尚未察觉的时候,一切忽然变了个样。Wade经常在早晨时告诉Peter自己要出门,并不询问Peter是否愿意一起去,就一整天都不见踪影。Peter在他的家里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就会到小镇上去散步,有时还会走到小镇的边缘,注视那片荒野,但他从来没有找到过Wade。于是他躺在床上,一遍一遍地翻看Wade的那本Spider-Man的漫画,几乎把里面的台词都背了下来。看呐,神奇又智勇双全的Spider-Man,用正义的力量再次网尽所有坏人!

网尽。Peter因为这个词傻笑起来,他喜欢这些关于网的双关语。

Wade一般就在傍晚时走进来,看见他在翻漫画时都会对他露出一个笑容。那笑容满是疲惫,他走到地上的毛毯边,躺下后就不再言语。Peter为他的沉默寡言感到不安,于是会经常找他搭话,但Wade总是对他的问话漫不经心。

于是Peter下床,躺到Wade身边,敲敲他背对着自己的脊背。Wade缓慢地转过身来,朝他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来。

“嘿。”Peter低声说。

“嘿。”Wade回答他,然后躺平了身子。

“如果我告诉你,我是Spider-Man,你会怎么想?”Peter说,他眨了眨自己的眼睛,透过眼镜看着Wade,就像把他框进了一个方形。而Wade朝他挤了挤眼睛。

“噢,我就知道你是我的幻觉,怎么会有个男孩莫名其妙地站在路中央,你不是真的爱丽丝。”Wade叹了口气,说,“好吧,如果你真的是我的幻觉,那你是Spidey的可能性还是值得考虑的。”

Peter用手肘碰了碰他的肋骨。“是吧,”他笑着说,“我就是Spider-Man。现在,你有个机会提出你的要求,我可以为你做点什么。你会希望友好邻居为你做点什么?”

“做点什么?”Wade说,他转了转眼睛,这几天来第一次真正地思索起来。Peter目怀期待地看着他,但Wade最后只是耸了耸肩。

“做点什么?什么都不用做。”他说,“Spidey,我知道你是很忙的,你有一整个纽约要关心,有时候是一整个世界要关心,我知道你没有时间来在乎一团糟的我。”

Peter对他的回答感到一阵深深的失望,但他不知道他的失望是因为听到Wade发表的看法,还是因为他发现自己无法反驳Wade的说法。

“你知道,你很像我小时候。”最后,Peter只能这么说。Wade回过头,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真的?”他说。Peter耸耸肩,他伸出手,把手覆盖到Wade的手背上。他的手比Wade的手小一圈,但他还是感觉自己能包住Wade的手。

“真的。”Peter轻声说,“作为孩子都是一样的……你知道,如果Spidey的人生走错任何一步,他都有可能用这份力量去做一个反派,是吗?”

“呃。”Wade皱皱眉,“我并不希望他去做一个坏人。”

“至少你的愿望是确认实现的。”Peter笑起来,他捏了捏Wade的手,“我向你保证,Spider-Man不会成为一个反派。”

“你承诺过的。”Wade终于朝他真心笑起来,他握住Peter的手,并举起来,“我喜欢Spidey。所有人都需要英雄。”

“我承诺。”Peter笑着回答他,“即使Spider-Man真的很忙,但你只要愿意相信我的承诺,Wade……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的。”

“我相信。”他说,然后放下了和Peter相握的手,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用近乎梦呓的声音说,“我相信你。”

 

Peter在清晨醒来时,并没有看见Wade。

他下楼去,Wade的母亲仍坐在餐桌边,一口一口地灌着酒,她手边的酒瓶上印着一艘扬帆远航的船。Peter试图询问她是否知道Wade的去处,以及她是否需要躺下休息一会儿。她的回答是两个No。

Peter在家里等了很久,等到他已经可以把那本漫画的每一句台词都背下来,他仍然没有等到Wade。他以为应该就此结束的梦境也没有任何使他清醒的迹象。他等了好久,直到他最后决定走出那扇门。

 

小镇仍然一如既往,但街边的墙上忽然多出了许多征兵广告。Peter站在街道上,看着那些征兵广告,画着花哨的兵服少女或者Captain America过于阳光的笑容。Peter意识到这种海报的上色风格和印刷水平都不可能是这个时代具备的,但这也许是这个世界荒诞的一部分。那些海报的颜料有时候会流下来,在地上形成一堆五颜六色的水洼,Peter看着一个流浪汉把脸埋到水洼里去,然后就不再抬起头来。

他走过行人稀疏的街道,思考Wade可能会去哪里。他路过一个小酒馆时,发现那个酒馆上贴着Spider-Man的一张海报,一副滑稽的山姆大叔装扮,指着路过的行人,面罩下方打着大大的“I Want You”的标语。

Peter不知道为何,一瞬间确定了就是这个地方。以他十岁的身躯,推开这扇酒馆的门花费了他的不少时间。他好不容易推开门后差点一个趔殂摔倒在地。他努力稳住自己的身子,然后有些不安地环视了一遍酒吧内部。酒吧里其他座位都十分空荡,只有一群人坐在吧台边。他们穿着灰尘仆仆的军服,朝着对方举起老旧的酒杯,大声笑着,空荡的空间里回荡着他们的笑声。Peter慢慢地走过去,抬起头仔细看那些士兵的脸庞,接着一双手握住了他的肋骨处,把Peter吓得差点回手揍过去。

然后他发现那个把他抱起来放到吧台边的椅子上,并傻笑着的大个子士兵,就是他寻找了好久的Wade。

“嘿,Peter,大家都在等你。”他开心地说,然后递给Peter一个杯子,Peter嗅了嗅,发现只是一杯水。他抬起头,Wade朝他微笑着,那双蓝眼睛一如既往地闪着光芒。他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那些拍着Wade的肩膀大笑的士兵们,然后又看看忽然就长了那么大的Wade。

好吧,他不知道应该怎么正确地在这个奇异梦境里生活下去了。他小心翼翼地喝了口水,然后听见Wade大声地告诉他周围的同伴们:“伙计们,这就是我和你们提起过的——看呐,他就是神奇又智勇双全的Spider-Man!”

Peter差点把自己呛到咳嗽。他努力把喉咙中的水咽下去,然后惊异地瞪着Wade。然而,让他更惊异的是,Wade的同伴并没有哄堂大笑,反而鼓起了掌,用赞赏和敬佩的眼光看着Peter。

好吧——这真的有些诡异,Peter有点被吓到了。Wade在自己的同伴热议时坐到Peter身边,朝他微笑了一下。Peter这才好好地看了看他。Wade的确是长大了,他长到了十七八岁的年纪,穿着有些灰旧但是仍然整齐的军装,胸口缝着一条布条,上面写着什么,Peter发现自己用尽全力也无法看清。他以为是自己的眼镜花了,但他尝试把镜片擦了擦,也并没有什么用处。这也许是梦境不打算让他看见,于是Peter放弃了。

Wade的金发变得干净利落,他不仅身高拔高了,身形健壮,而且轮廓也变得硬朗了不少。但那双蓝眼睛却始终没有改变,仍然隐藏着一些神秘的秘密,但还是闪着明亮无比的光芒。他伸出手,握住Peter的手,把Peter孩童的手放在自己大手的手心里。

“我知道你会保守承诺的。”Wade说,“我知道你会的,我相信你。”

Peter抬头看了看他,Wade朝他微笑,然后抽回了自己的手,转而和周围的同伴举杯相碰。Peter坐在原地,他端起那杯水,看了看里面倒映出的自己。带着粗框的大眼镜,有些凌乱的头发,看上去稚嫩而柔弱的孩童的脸,完全没有一点英雄的样子。

这个梦境到底是意图告诉他什么,还是说他只是单纯地被困在这里无法脱身?为什么Wade忽然就长大了,但为什么他会觉得Wade的忽然成长是理所应当,就像是他觉得Wade的出现和Wade的存在也是理所应当,就像是Peter在这么个梦境里一定会遇到他一样?

Peter喝了口水,像是把孩童的自己喝进了胃里。他再抬起头时,忽然发现一切都消失了。那些笑闹的士兵们,那泛着些许老旧暖色调的身影和声音都不见了,整个酒吧忽然就寂静无声,但Wade还坐在他身边,手里拿着一封信。

Peter慢慢地放下了手中的水杯。他注视着Wade——他看上去又长大了一些,脸庞带上了疏于打理的胡茬,以及略微变长的金发。他身上的军服不见了,而是一件布料粗糙的布料。他的表情几乎可以用凝重来形容,那双蓝色的眼睛里隐藏的可不止童年的过去,而是更多痛苦的东西,但Peter并不能准确说出那是什么。

Wade回过头来,看着他,对他微微笑了笑。

“我要拆开了,Peter。”他向Peter报告自己的下一步动作,然后拆开了那封信,把它打开看了一眼。他安静地读完那封信,然后把它轻轻地放到了吧台上。他看了看Peter,一言不发,接着离开了座位,把外套裹得更紧一些,走向酒吧出口,推门出去了。

Peter拿起那张信纸,看了看。他看见上面写着:亲爱的Wade先生,我们很抱歉地告诉您,诊断结果已经出来了,您已经患有……

“他应该去的。”Peter听见这个声音时猛地回过头去,看向他身边忽然出现的一个老头。那个老头有着乱糟糟的银灰色头发,鼻尖泛红,身上满是流浪者尘土的气味,看上去就像是拥有一团糟的生活。他手边放着一杯酒,朝Peter咧嘴笑了笑,说:“你知道,加拿大那个实验……”

Peter没有听他说下去,他把目光移回了那封信。

“你知道你什么都做不了。”他听见了自己的声音,那成年版自己的声音,就在这个酒吧里,吧台旁边,就坐在他身边,对他说,“你拯救不了他,就像你拯救不了Ben叔。”

Peter缓缓地摇了摇头,他咬住下唇,一遍一遍地看那封信,信上写着:亲爱的Wade先生……

“你终究是食言了。你让他相信你,但这份信任并没有给他带来哪怕一点作用。就算你终于在乎了他,你的力量也无法战胜他的敌人,他将近的死亡。”

我们很抱歉地告诉您……

“你真的觉得他很像自己吗?但你能够走到今天,明显是因为你比他更加幸运。你没有资格责备与阻止他选择的自我毁灭……”

诊断结果已经出来了,您已经患有……

“放弃吧Spider-Man。你甚至没有力量去责备与阻止。”

他没有再听下去。他跳下了椅子,落地时稍微压低重心让自己能站稳,然后跑向酒吧门,用力推开它,跑到了酒吧门外。小镇街道上扫过的风让它久经累积的尘土四处飞扬,Peter眯着眼睛,跑上了空无一人的街道,一直跑到小镇与荒野的交界处。

但他仍然没有看见Wade,他踏进了荒野,向四处张望着,试图寻找Wade的身影。但除了荒凉的四野,他什么也没有看到。他向荒野的更深处走去,再无意去注意脚边的野花,独自一人走在这么空旷的地方让他感到不安,但身为英雄的心理素质让他加快了步伐。他告诉自己一定要找到Wade,即使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么强烈的念头是为何出现在他的脑海里的,但他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找到Wade,这就像是他在这个荒诞世界里的最重要的任务,也是唯一一个他在乎的任务。

他凭着记忆朝那块巨石的方向走去,用了比平时要长很多的时间。当他回头去看的时候,远方的小镇几乎遥不可及。因为孩童的体力他不能走太快,但他还是尽了最大的努力。当傍晚来临,他终于看到了那块巨石,这让他稍微放松了心情。

他绕过去,Wade就坐在巨石边,穿着那件粗陋的外套,抬头来看他。Peter为看到他而感到雀跃与欣慰。

“你真的在这里!”他说。

Wade朝他笑了笑,张开双手:“你找到我了,Spidey。”

Peter坐到Wade身边,他希望Wade可以和他聊聊,但Wade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撇撇嘴,从他的脏旧外套里掏出了一本漫画。那本Spider-Man漫画,已经被揉得皱破不已,上面有许多文字都被磨损得无法辨清,但Peter可以背出所有的台词。Wade把这本漫画放到他手里。

“你承诺过的。”Wade说,“我本来打算一直相信你。”

“等等,本来?”Peter抬头看向他,朝他皱了皱眉,“你说的本来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Spidey,虽然你答应过,但你始终还是太忙了。”Wade回答,他的表情甚至没有多余的波澜,那双蓝眼睛原有的光芒被阴郁遮蔽了许多,“你是个英雄,你需要拯救的东西,需要在乎的东西很多很多。我知道你没有时间在乎我。”

“不,Wade,我——”Peter急于解释,但Wade打断了他。

“这并不是你的错。”Wade说,“你说过我和幼时的你十分相像,但也许我的选择让我的人生偏离了正确的轨道,也许我生来就不适合做一个英雄……也许我没有你那么幸运。”

Peter看着他,那本漫画被他攥在手里。天正在逐渐变暗,他几乎看不清Wade的脸;接着是荒野上绵延的风忽然变成了呼啸的大风,风声在他耳边撕裂的吼声让他无法听清Wade之后的语句。他心里的不安就像蜘蛛感应敲击他的脑袋时那么强烈,而当Wade在这几乎让他睁不开眼的风暴中站起身来的时候,他心里的不安达到了一种极限。

“Wade!”他伸手想去抓住Wade的手,但他除了破碎的风什么也没有抓到。他用手遮在眼前,扶着巨石,手里紧紧攥着那本漫画,勉强站起身来。

“Wade!”他大声呼唤道,听着自己孩童时期微小的声音在这一刻变得强壮无比,“Wade!不要去参加那个实验,回来,我们可以再想办法!Wade!拜托,不要去参加那个实验!”

“你可以做到什么?”他忽然听见Wade的声音从风中传来,似乎在大声地朝他回喊,“你拥有令人敬佩的力量,但你无法改变这个事实——你无法拯救我,你无法用你的力量打败我的病魔!这个实验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Peter知道他是对的,Spider-Man不能拯救他,他的英雄不能拯救他,他做了一个对于他来说最有安全感的选择。但Peter心里的不甘让他无法轻易地放弃。他眯起眼睛,努力看清四周的景物,但除了灰暗的天和几乎可以看见实体的——类似于凌乱线条——狂风以外,他什么也看不到。

“你是对的!”他大声说,“我不能!也许你的选择是正确的……但是你答应过我,你愿意相信!Wade,告诉我,就算这个实验会令你从头到尾都改变了,你也不会放弃这份信任,是吗?”

Wade没有再回答他。但是风暴忽然就停止了。Peter的耳朵里还回响着风暴的怒吼声,但他的四周忽然就变成了平静的夜晚。他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Wade的身影。他手里被捏得快要扯破的漫画还在,那块巨石还在,在黑夜里几乎看不见前方的荒野还在。他咬了咬牙,选择往前走去。


他因为夜晚的寒冷而打了个冷噤,前方的黑暗并不是让他如此不安的原因,但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他的不安来自哪里。Peter紧紧捏着手里的漫画,不停地走着。他走了很久,感觉自己都快走到美洲的边界了,但这个黑夜仿佛没有尽头。直到——他看见了一座小木屋,突兀地伫立在荒野中央,亮着灯光,像是漆黑海面上的一艘船。

他加快了步伐,几乎是奔跑了起来,期间因为过于急促而被一个陨石小坑凹凸不平的边缘绊了一下,摔了一跤,眼镜掉落在地面上。但他连捡起它的心思都没有,将它遗弃在身后,只加快奔跑的速度,向木屋赶去。他跑上台阶,用力地拍打木屋的门,手里的漫画被他捏得紧紧的。

门被打开了。一个高大的男人——至少在Peter的视角里他必须仰着头与男人对视。男人的长相让他心里咯噔一跳。那是一张没有一块完好皮肤的脸,布满疤痕与凹陷。他没有头发,连耳朵都不是完整的——只有那双蓝眼睛是完整的。Peter盯着他的蓝眼睛看了好久,而男人也低头注视着他。

“我想找一个叫Wade的人。”Peter开口道,“我能进去吗?外面冷得要命,我都快变成第二个Captain America了。”

男人迟疑了一会儿,但还是移了移身子,让Peter可以走进木屋。这是一个与Wade的房间一样简陋的屋子,里面几乎什么都没有,只有生起柴火的壁炉和壁炉边的一把椅子,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简陋的小型监牢。男人关上门后,抱着手靠在门上。

“你来找谁来着?”他问。Peter回头来看他,看他阴沉的表情和毫不掩饰冷淡的蓝眼睛。

“一个叫Wade的人。”Peter回答,“你有见过他吗?”

男人耸耸肩,走过来,坐到椅子里。但火光也没能映亮他身上的任何一处。

“那个叫Wade的男孩已经死了。”他说,然后打量了一下Peter,“我以为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了。”

“Well,我想这里的所有人不包括我。”Peter耸耸肩,他把那本漫画递了出去,“我本来以为可以把这个交给他。”

男人接过那本漫画,他看了看封面,沉默着一言不发。Peter注视着他,等待着他发表些许评价。但他并没有。他只是顺手把那本已经老旧到几乎无法翻动的漫画扔进了壁炉里。

Peter看着火舌舔上红蓝色英雄的制服,把映着印刷字体的图画完全吞噬。

“你差不多该长大了吧,小鬼。”男人说,“至少那个死去的Wade在滚蛋前已经学会长大了。”

Peter忽然感到一阵愤怒,也许是无力感与疲倦感更甚,但他只是恼怒起来。他走到坐着的男人面前,用力地揍了他的腹部一拳。

但也许以他现在这个身躯的用力,和猫爪挠过肚子的感觉差不多。但男人看上去有些惊愕,他看着Peter气喘吁吁地瞪着他,竟一时间什么都没有说。

“我承诺过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的。”Peter咬着牙,强忍着怒气说,“但为什么你就轻易地放弃了?”

男人沉默了好一会儿,他缓慢地开口了。

“我没有成为英雄的潜质。”

“如果!”Peter大声说,他抬头直视男人的眼睛,“如果我有一步选错了,如果我有一个念头不同了,我可能也不会当上英雄——”

“但你很幸运,”男人插嘴道,“你有可以支撑自己前行的东西,但我没有。”

“那是因为你放弃了!”Peter举高他的一只手,激动地说,“因为你总是在放弃!你放弃了你的母亲,你放弃了你的同伴,放弃了你的爱,甚至放弃了Spider-Man!你有很多可以和我的May婶Ben叔相等的东西,但你都放弃了!”

男人沉默了。Peter因为情绪而脸涨得通红,他的话语几乎是不受自己限制地不停往外跑,以至于他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男人没有回答,而是看了看空旷的木屋。

“我做了不好的选择,Spidey。”他低声说,“但我没有像你一样的勇气去改正它,所以我干脆随波逐流了。我猜这就是我无法成为英雄的原因。”

Peter闭上了嘴。他垂下眼睛,抿了抿嘴唇。

“但我希望那个叫Wade的男孩还记得他说过的话。”他说,“我希望你相信自己还可以被人拯救,被人在乎,就像你相信Spider-Man会尽最大的努力来拯救你,会在乎你。”

Wade抬头看了看他,那双蓝眼睛看着他。Peter感觉那就像是几小时前的事,金发男孩站在路边,用一双发着光的蓝眼睛看着他,然后拉着他的手腕穿越了整个荒野。

你有父母吗?那个男孩问他,嘿,要么你先跟我回去吧?

这其实也是某种意义上的拯救。Peter心想。甚至是某种意义上的英雄。

 

Peter站在路中央,他自己也想不起来为何他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但还是这条荒芜而仿佛永无尽头的道路。他站在中央,眯起眼睛看它延伸到天际的远方。

“你知道,”他被摔碎的眼镜递到他面前,与此同时一个声音陪他一起站到了路中央。他接过眼镜,回头看去,看见了成年版的自己,正收回手,把手插在裤兜里,“你知道,如果我们没能挺过去,那会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我知道。”他说,然后把破碎的眼镜戴上,那条灰色的路在摔坏的镜片里显得支离破碎,“我失去Ben叔的时候——”

“‘我们’,失去Ben叔的时候。”成年版身形的他提醒道。

“是,我们失去Ben叔的时候。”他无奈地笑了笑,然后举起手,比划了一下道路的尽头,“如果那时候我没能支撑自己走完这条看似永无尽头的道路,那我可能就不会成为一个英雄。”

“这条路看上去很长,但走到尽头你会发现一切都不同了。”Peter终于放心地微笑起来,“这种感觉和穿越荒野是一样的,就像是,你一直走在回家的路上。”

 

 

Fin.

 

日噢,我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反正就是很意识流的东西;w;但是居然也能写一万多字,我也是佩服自己【。

稍微探讨了一些小问题,但也不是很明显,而且,这真的算是CP文嘛?!【。

抱歉啊姑娘,写了那么篇不知所云的玩意儿给你;w;

 

以及,房屋像海上的船,这个来自托马斯·哈里斯大大。我很喜欢他这个形容w

Wade胸前看不清字的白条,是军队里给他的姓氏布条,上面缝着他的姓氏,Wilson。


评论
热度(322)

不是爬墙,是跑酷。

© 一颗毛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