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毛团

错误的相遇方法(4)

这章里thominho简直萌我一脸TwT

狄狄:

主Sterek,内含thominho (设定+情节),食用注意~

dylan双子梗脑洞,Thomas和Stiles是双胞胎,Thomas哥哥,Stiles弟弟

这是最初的脑洞,就是为了这个替考小脑洞呼呼啦啦居然写了这么多字了~



Chapter4

 

 

 

“阿嚏!”吸着鼻子的Stiles推开车门,他的鼻尖已经被鼻涕摧残的通红。

要说秋冬交替最容易得的病,似乎就是感冒了。这都要归罪于前两天与Derek野营地的观测活动。

自从那次顶楼与Derek的“谈心”后,Stiles便主动邀请Derek担任学校观星兴趣小组的指导老师(会长当然是Stiles),并组织各种与观星有关的活动,Derek一开始似乎并不情愿,或者说他一直是那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但是面对Stiles热情的邀请他也答应了下来,这次小组组织周末驱车去野营地开展了一次观星露营活动。虽然不是第一次露营的Stiles依旧低估了夜里的温度,然而他总不能跑去别人的帐篷里抢被子,Derek的帐篷更是想都别想。

 

 

“中午要吃的药已经放在你包里的内袋了,记得午餐之后再吃了他。”Thomas从副驾驶座窗伸出脑袋来叮嘱道。

“好的,老妈子……”Stiles怏怏地回答。

“你叫Thomas妈妈,那岂不是得喊我爸爸?”停好车从驾驶座上下来的Minho伸出一只手胡乱抚摸着Stiles的脑袋,“来,Stiles小宝贝儿,叫爸爸!”

Stiles挥开Minho捣乱的手,拜托,他可不是畏惧Minho那校园红人的身份和那一身肌肉的橄榄球员一般的体格(虽然他是田径队的)。重感冒的他别说鼻子,甚至脑袋也感觉被塞满的鼻涕,沉甸甸的。

今天状态不行,影响实力的发挥,Stiles决定不和Minho计较。

“哦对了,”已经往学校大门走去的Stiles突然停住脚步,回过头来,用他那充满鼻音的沙哑嗓子压低声音严肃地叮嘱Thomas,“下午那件事千万别忘记了。”

“好了好了,快进去吧。”Minho推着Stiles向学校走去,“我会提醒Thomas的,你鬼鬼祟祟的样子,别人还以为你们在做什么‘交易’。”

 

Stiles和Thomas的确有一笔交易。

其实很简单,今天要进行跑步体能考试,男生需要跑3000米,虽然只要跑到终点就可以有成绩,然而突然重感冒到脑袋发胀四肢酸痛无力的Stiles并不能参与也不想请病假——以后还要抽时间一个人补跑,谁乐意!Stiles把目标锁定在自己老哥身上,只要拜托Thomas代替他去跑。

他已经打听过了,Thomas的系是早上跑,Stiles自己的系则在下午。Thomas和他的男朋友Minho都是田径队的,以他的体力分上下午跑两场绝对不成问题!

 

“老师们根本分不清我们俩,”面对有些犹豫的Thomas,Stiles说,“而且一场上午一场下午,我相信你没问题!”

“Stiles,你知道你可以等感冒好了以后自己跑的。”Thomas原本没有课,他已经计划好了和Minho驱车周边出游,若不是为了这次考试,他们当天上午就可以出发。

“求你了,”Stiles吸吸鼻子说,“再说,你和你男朋友同居这事上我可一直在帮你向老爸撒谎。”

“嘿!Stiles你是一个小恶魔!”

Sheriff警长并不知道Thomas和Minho同居的事情,他以为公寓里只住着自己家的双胞胎,偶尔警长来城里看望兄弟俩的时候,三个人都要大扫除一番——将Minho的衣物藏起来。然后可怜的Minho有时候还要思考如何度过不能回家的那一晚。

Thomas最后还是答应替Stiles去考试,不过Stiles知道就算不搬出爸爸,Thomas最后还是会帮他的。

 

 

 

下午学生们三三两两地散落在操场集合点等待考试开始,Thomas独自坐在场边,中午午休的时候他让Minho学着Stiles平日的造型将头发微微用发胶抓了一下,同为发胶爱好者的Minho果然手法独到,光从发型上看就有几分Stiles的影子,更何况两张相似到乱真的脸。

“你真不能用发胶,太像Stiles了,”午休时Minho一边拨弄着Thomas的头发一边笑着说,他的眼睛眯成两弯月牙,“万一哪天家里无人我来个背后偷袭,结果不是你是Stiles,你会不会杀了我?”

“那你可得看清楚了袭击,Stiles肯定会尖叫起来,”Thomas捞过Minho的脸颊亲了一口,“而我会直接揍你一拳。”他用手指点了点刚才亲吻的地方。

 

 

Thomas还是有些紧张,偶尔有Stiles的同学发现他过来和他打招呼,甚至想来聊天,他只好指指自己的嗓子,虽然同为双胞胎,但声线上还是略微有点差别,更何况今天的Stiles还带着浓重的鼻音。对方便会恍然大悟,哦,Stiles感冒嗓子哑了不好说话——这是Stiles早上努力在各处散布的“谣言”。

 

“Stiles!我的天,你不是说感冒没办法跑的吗?”准备来场边做热身的Scott发现了Thomas并向他走来,“你真的可以吗?要知道你上午睡着时鼻涕和口水糊了一书!”

“呃……嗨,是我……Thomas。”Thomas向Scott眨了下眼睛,尴尬地回答。

“OMG!Thomas?!”Scott这才反应过来,他四处看了一眼压低声音,“Stiles居然想出这个办法!不过你可别跑太快了,哦,你这个田径队的速度,你得跟着我的步伐跑,不然肯定穿帮!”

“好的。”有Scott做掩护,Thomas微微放心了一点,从高中起这两个小家伙就厮混在一起,四处闯祸,不过多半是Stiles牵得头。

 

而此时Stiles躲在操场边的灌木丛后面悄悄地张望着,操场上人很多他离得又远,所以看得并不是十分真切,根本没法辨认出Thomas在哪儿。然而远处体育教练身边站着的黑色身影让他很在意。

那个身影非常熟悉。

但那个人应该不会出现在这里。

 

“青春靓丽的大学生们!集合了!嘿!姑娘小伙子们看这里!”操场上,体育教练吹响了口中的哨子,招呼着操场上的学生们。

同学们围拢过来,只听他说:“早上有几个家伙磨磨蹭蹭,所以由于时间关系,部分同学只能改到下午考试,因此我们下午考试的人数非常多。”他顿了顿,向大家介绍起身边的黑衣男人,“我一个人肯定不能管得过来你们这么多人,于是我很荣幸地邀请到了这位帅哥帮我监考,大家欢迎Derek Hale老师!”

Derek依旧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淡淡地点了下头算是打了招呼。不过帅气的外表依然引起了女生们的注意,女生们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嘿!嘿!安静!”体育教练吹了一声哨子才稍微平息了女生们的骚动,“很抱歉女士们,下面男生去 Hale老师那边排队,女生来我这边!好了,快动起来!”

在女生们的嘘声中,Derek和体育教练对在场的学生开始进行点名和分配考核顺序。

 

Derek原本是来学校取遗忘在办公室的东西的,却被刚巧正愁缺人帮忙的体育教练硬塞了一本花名册拉来操场。以他的性格可不会乖乖被拉来做苦力,若不是想起Stiles曾抱怨过他有场体育考试是在没课的下午。

虽然体育教练也并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

不知道为什么,Derek总觉得今天的“Stiles”有些奇怪,集合前他就已经发现了一个人缩在场边的“Stiles”,只见平时精力过剩的家伙此刻却像只安静的小猫,一直低着头搓着自己的衣角,似乎不愿意与人交流——这可不寻常。点名取出发顺序时的他眼神也明显有些躲闪,甚至没正眼看过Derek,明明前两天还一起露营观星时还是精力旺盛得要命。

“Stiles”的反常让Derek更为在意他的一举一动。

随着哨声响起,“Stiles”和其他学生一起起跑,一开始他跟在Scott的后面,跑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Derek觉得可能是最近一直和Stiles在一起,所以对他过分注意了。

许多在起跑阶段用光蛮劲的学生速度渐渐慢了下来,Thomas依旧跟在Scott的后面和他保持相同的节奏,Scott毕竟是长曲棍球队的,所以第一圈过后两人逐渐变成了第一梯队前半段。

直到第二圈过半,Scott也有些体力不支,原本领先Thomas半个身子的他逐渐落在Thomas后面,甚至渐渐追不上Thomas的背影了。

而眼前失去Scott领跑的Thomas已经全神贯注在这场跑步里,他也忘记了现在他不是Thomas而是Stiles的替考,中长跑讲究在跑的过程中要匀速,此时的Thomas甚至有了明显的提速,他用比第一圈更短的速度进入第三圈。

Stiles能跑这么快?皱着眉头盯着码表的Derek有了疑惑,他甚至猜测“Stiles”是不是算错了圈数所以提前加速了。

而当“Stiles”甩掉原先的第一名进入真正的加速区的时候,他再一次提高了自己的速度。

简直是在用跑100米的速度来跑3000米,已经落后半圈的Scott望着对面的Thomas感叹着。

沉浸在奔跑中的Thomas突然瞥到了终点线上的Derek,该死!他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在帮Stiles考试,他想减慢速度然而一直保持机械运动的身体并没有跟上大脑的节奏。

Thomas在接近终点的地方摔倒了。

甚至惯性让他以翻滚的姿势滚过了终点线。

“Stiles!”Derek向躺在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的“Stiles”跑去,只见呻吟着的男孩身上有很多擦伤,膝盖也破皮并蜿蜒流下触目惊心的红色,Derek紧紧抿着嘴,表情几乎算得上是可怕,他横抱起因疼痛而抽气的Thomas向医务室跑去。

“我很好,我很好!请让我下来!”突然被Derek公主抱起的Thomas顾不上疼痛,挣扎着要下来,然而Derek的力气很大他根本无法挣脱。

 

 

Thomas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被Derek抱进了医务室,校医显然也被这进门的阵势吓了一跳,但还没容得她开口,Derek将Thomas轻放到病床上,冷冷地对她说:“他流血了。”

校医有条不紊地翻出药品为病床上的男孩处理伤口,“嘶……”Thomas拧着眉毛,咬着牙吸了一口气。在疼痛中他都能感受到Derek锐利的凝视。

   

   “你不是Stiles。”

 

这是一句肯定句,并没有带丝毫疑问。

Thomas只得装作在看校医的动作,他不敢抬头去看那个将他送到医务室的男人,不敢去迎视他的目光。

“Stiles呢?”

这是一个逃不掉的疑问句。

“呃,他感冒了,所以……”Thomas冲Derek使了个眼色,替考并不是值得公开宣扬的事情,更何况校医还在场。

“这个小混蛋!”

没错,他的确是个小混蛋。Thomas在心里附和着。

Derek刚要继续开口,“Thomaaaas!!”一声急切地呼喊伴随着医务室的门巨大撞击声打断了他,开个门能开出拆楼的架势也只能是门口这个有着漂亮小麦色肌肤喘着粗气的亚裔男孩了。

他明显是狂奔而来的,额头沁出汗水,顺着脸颊滑过一道水痕,这个肌肉线条明显的男孩显然没有想到还有别人在医务室,他好像突然想起什么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就那样保持双手撑着门框的动作呆呆地堵在门口。

“你的朋友来了,那我走了。”在Derek的注视下Minho侧身让出了通道。

眼看着Derek离开并关上医务室的门,Minho有些无措地搬来一张凳子坐在床前,“我……是不是干了坏事?”他看着Thomas说。

Thomas替Minho抹了额头的汗,撇了撇嘴。

“我想他已经知道了。”

 

Stiles发誓这是他用他所能最快的速度向医务室赶去,他的鼻子被鼻涕阻塞,只得张口呼吸,冷冽的空气刺激着喉咙,隐隐的感觉到嘴里有血腥味,心脏仿佛要跳出胸腔,头皮下的血管跟随心脏的节奏跳动着,涨得难受。

Scott将刚才的事故描述的极为夸张,他说Thomas在地上滚了好几滚,他说他觉得Thomas应该摔断了腿。

跑道上的残留的斑斑血迹把Stiles吓坏了。

Thomas!天呐,都是我的错……我该怎么办……

都怪我逼他帮我跑这该死的考试!

视线被眼泪糊住,Stiles的手颤抖地拉开医务室的门冲了进去——他根本没有注意到站在拐角的楼梯口一直注视着他的Derek。

 

“嘿,有什么好哭的,我没什么事……”Thomas有些失笑地抚摸着趴在床前哭得满脸眼泪鼻涕的Stiles的头发。

Stiles哽咽着,他在一进门看到坐在病床上包扎伤口的Thomas和旁边陪伴着的Minho便失控地大哭起来。谢天谢地,Thomas的骨头并没有大碍,只是膝盖的擦伤比较严重,已经被校医清理包扎好了。

“不过,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是Derek把我送过来的。”

“What?!”所以他看不太真切的黑衣男人真的是……

“没错,他是你们这次考试的监考老师。”Thomas用纸巾替Stiles清理哭脏的小脸, “他已经发现了……亲爱的,你最好去赔个罪……”

终于恢复视线的Stiles抬起头,他看到的是一脸“你完了”的Thomas和在旁边拼命点头的Minho。

 

 


评论
热度(34)
  1. 一颗毛团狄狄 转载了此文字
    这章里thominho简直萌我一脸TwT

不是爬墙,是跑酷。

© 一颗毛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