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毛团

错误的相遇方法(6)

整整更新了一年!_(:3」∠)_【大雾】

狄狄:

很抱歉,距离上更居然隔了一个月……


年末年初搬砖狗的悲哀,赶在忙春运前撸出了C6(虽然也有在打游戏……)


忙完春运就能安安心心继续撸了~


由于写的断断续续加隔了那么久,总觉得哪里有点怪怪的……


不过Sterek是没有OOC的!再奇怪我也能吃的下!














Chapter6


 


 


 


 


经过几个小时的航班折磨他们终于在西雅图转机登上了飞往阿拉斯加的飞机。果不其然,除了兴趣小组自愿参加的几个人以外,Thomas也在爸爸的拜托下参加了这次活动——对于Stiles这个捣蛋鬼,全家都不太放心。原本准备孤独地等待假期结束的Minho自然也不会落下这个能与Thomas提前见面并出游的机会。(Minho:“请务必带上我!我是占星小组编外成员!”Thomas:“是观星……”)


然而在这几个小时的旅程中,并不如Minho原先设想好的与Thomas在一起度过。Stilinski双胞胎坐在过道旁边靠窗的双人座位上,被丢下的Minho却与Derek坐在一起,唔,中间还隔着好几排座位。


Stiles偏过头偷偷越过椅背向后望去,呜哇,可怜的Minho正一脸哀怨的盯着他们这里,Derek被椅背挡住了半个脸看不清楚表情,Stiles没敢继续盯着,生怕让Derek发现自己在偷看,赶紧把脸转回来。


为大家集体办登机牌是Stiles故意揽下的活儿。Stiles承认他有点在赌气,虽然这有点对不起和Derek挤在一起的Minho——经济舱的座位空间对肌肉大块头并不是很友好。


 


 


“别自作动情了,看看你自己Stiles!”Stiles在脑内迅速翻了个白眼——是对他自己的。“把你那可怕的同志情节收一收!嘿,你真以为Derek Hale会单独约你吗?”


 


没错,Derek Hale,那家伙可是Derek Hale!


 


只要站在那里不动就能散发出迷人气息的男人,有无数人为他的荷尔蒙倾倒的Derek Fucking Hale,据说艺术系那位身材火辣的美女老师邀请他做模特都被他拒绝了!他是如此的受欢迎,无论是对于女性还是男性——Stiles曾听闻有男生向Derek示爱,被拒绝后在酒吧借酒消愁。你可是亲眼看到他是怎样拒绝那些火辣的搭讪者的,一群可怜的家伙。


 


Derek Hale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Stiles,少特么再搞一些冒着粉红泡泡的少女幻想了!


 


想到这里,Stiles气恼地抱住脑袋,想把自己整个人蜷缩在座椅里。没错,这些都是事实,但这些事实让他有点想哭,是他自己的得意忘形让自我膨胀起来罢了。


现在只是这个膨胀起来的泡泡被Derek戳破了而已。


Stiles不由得发出一声呻吟,像一只受了委屈的小动物。


 


一只手臂从他身后环住他的肩膀,坐在他旁边的Thomas将他的肩膀揽了过去。Thomas的另一只手抚摸着Stiles的脑袋,轻轻地将他的脑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亲爱的,你好像很烦恼?”


Stiles点了点头,他在犹豫是否要向Thomas全盘托出,毕竟令他烦恼的对象可是个男人,虽然Thomas应该能在这方面给予一些帮助,不过,还是算了吧——别忘了这只是自己不着边际的臆想带来的烦恼罢了。


“不想说没有关系,”Thomas亲了亲Stiles的额头,“但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在你背后支持你。”


 


 


“Hale老师,希望你能在分房间之前搞定Stiles,”Minho收回钉在双胞胎椅背上的目光,转向身边的Derek,“我可不想和你睡一个房间。”


“我也不想。”Derek顿了顿,“再说我订的是单间。”


“你居然订的是单间……我以为你会利用这次……”Minho因为吃惊睁大了眼睛,被Derek瞪了一眼只好把脸转回来,不过他仍旧自言自语地念叨着,“看来Stiles还是没有摆脱处男之身……这个恋爱经验为零的小笨蛋……”


 


Derek并没有接他的话,他不再与Minho对视,转而望向窗外,似乎若有所思。


 


 


 


当飞机落地再乘坐提前租好的车到达预定的渡假小木屋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暗,一行人顾不得舟车劳顿为即将开始的观测做准备。
    Stiles掏出手机准备给爸爸打个电话,却发现这里没有信号——宣传单上并没有夸张,真的是“回归纯净自然”。


“嘿!Stiles!”他正怏怏地把手机塞回口袋却听到Minho在招呼他过去,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什么事,大块头?”


“哇哦,这地方还有温泉!”Minho兴奋地说着,脸颊上嵌着招牌式的酒窝,“刚才我和你哥进去转了一圈,简直太棒了!居然还是露天温泉!”


这可是Stiles根据Derek发送的邮件从一堆候选里选择最佳度假地,自带超大露天温泉的独栋小木屋,外面就是一个足以搭帐篷观测星空的空地,小木屋紧挨着一片树林和连绵的雪山,沿着屋后的树林的边缘走个二十分钟就能到达依山而建的滑雪场。


“我很高兴你喜欢这里,”Stiles嘴角坏坏地翘起意味深长地说道,“但显然你想说的并不是这些。”


“看来平时你偷吃的那些油炸淀粉制品稍微给你补了补脑子,”Minho揉了揉Stiles的头发,亚洲人的小眼睛锐利地扫视着正在忙碌的观星小组成员们,只见Minho猛地揽过Stiles的肩膀,神神秘秘地在他耳边悄声说道,“你确信你们这帮人至少有段时间不会去温泉?呃……我是说,至少要看一段时间……那什么来着?”


“……极光。”


“啊对,我想说的就是这个!”


Stiles翻了个白眼:“尽情的享受温泉吧,不过你们可得保持点警惕,这可不是只有一个可怜的我的公寓,我不可能盯着四五个人都在干嘛……”


“我知道我知道,你的眼里只有那个Derek,谢啦小呆瓜!”Minho捧起Stiles的脑袋亲了一口他的头发便兴奋地跑回小木屋,就像一只听到喂食声凶猛地扑向食盆的大型犬。


“嘿!记得让Thomas用屋里的电话打给家里!”


 


“他在干什么……?”


“唔……不知道,他一向这样。”Stiles望着Minho的背影做了个无奈地摊手动作并没有回头,“也好,让他们有点事做,省得在这里无聊。”


“Stiles,你对我有不满吗。”


嘿,Derek Hale就是这么直接不是吗?


 


“或许是你的错觉?”Stiles并不打算承认,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要如何讨论这个话题。他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借着旁边烧烤架微弱的炭火并不能看清他的表情,不过Stiles闭着眼睛都能描画出那个人的样貌——尤其是那双该死的迷人的灰绿色的眼睛。


和周边的热火朝天格格不入的两人陷入了沉默,漫长又尴尬的沉默,Stiles甚至能感觉到兴趣小组的同学们已经注意到他们这边,哦,不,甚至有人停下手里的活儿往这边张望,他在脑中飞快的思考用什么话题结束这场沉默。


Derek也发觉两人逐渐成为众人的焦点,“……或许你可以和我一起组装新望远镜?”比起疯狂搅动脑浆却想不出什么方法的Stiles,Derek的主动邀请显然更直接有效。


Stiles点点头,跟着Derek来到他的躺椅前。他有些踌躇,毕竟不该让Derek为自己的自作多情埋单,这有点单方面的无理取闹。要知道原本一切都很正常,Derek和Stiles是不错的朋友,两人最初的关系只是师生,相比较而言,现在算是亲近了一大步。


 


无论如何,至少应该是朋友吧。


 


Stiles就着躺椅坐着,看上去在帮Derek拧着望远镜上的螺丝,他抿着嘴,仿佛真的专注于手上活的样子,好吧,其实他在用余光偷偷看着旁边走动的Derek。


直到一个纸袋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纸袋上用红色的缎带绑了一个蝴蝶结。


“这是……?”


“圣诞礼物。”Derek拎着纸袋抖了抖,示意Stiles接过去。


虽然圣诞节上个星期就结束了,然而不管是什么时间Stiles绝对想不到他能从Derek——那个Derek Hale手里收到礼物……


上帝啊!这不是在做梦吧?


Stiles在Derek注视下郑重地用双手接过纸袋(虽然那样看起来有点傻),并里掏出一件红色的毛衣——正面绣着一个大大的绿色“S”。


“这是Peter让我给你的,简直像个老妇人。不过他要我转告你,”Derek笑着说,“他说希望明年圣诞节能拍一张我俩穿着这蠢毛衣的合照。”


Stiles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虽然不太敢想象这个画面,但是他灵活的脑瓜已经把画面浮现在他脑海里了。


纸袋底部还有一样东西,是一个黑色的丝绒小盒子,Stiles识得这种盒子,他陪Scott为Allison选礼物的时候见过。Stiles呼吸一滞,他的脑海里迅速的钻进很多网上看到的求婚画面,随即残存的理智又将这些画面挥出脑海——这盒子比装戒指的盒子要大一点。


而且该死的,Derek Hale并不会向你求婚,Stiles!——来自Stiles仅存的理智,再次。


 


他打开那个盒子,里面静静地躺着一串项链,黑色的皮绳下面挂着一个泛着光泽的灰色金属疙瘩,没有特别的打磨,有一面非常平整,就像从什么上面直接切割下来的。


“这是一块来自瑞典陨石……上切下来的一小块。”Derek介绍道,“希望你喜欢。”


Stiles捧着盒子的手有点颤抖,他没有想到会从Derek那里收到礼物,而且是这么珍贵的礼物,哦天呐,前段时间他沉溺在该死的自艾自怨中甚至没有想过要为Derek准备圣诞礼物。


 


是的,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他妈的喜欢!简直爱死了!!!!


 


冷静点,Stiles!


“我非常喜欢!”Stiles脱掉厚重的手套将项链戴上,该死的手指因为寒冷而有些不太灵活,小小的弹簧扣似乎也并不那么配合。急切让Stiles的脑袋开始充血,他感觉自己的脸像烧起来一样烫,就像一颗炽热的恒星。


戴好项链的Stiles迎着Derek的目光抬起头,他看到Derek微笑地望着他,他的心脏和脑袋都变得轻飘飘的。


Derek并没有察觉自己正嘴角上扬,他只是望着他面前的这个男孩,泛红的小脸不知是冻得还是因为兴奋,他闪亮的眼睛在仿佛群星闪耀的宇宙,蕴含着无穷的引力,让人无法挪开视线。


 


 


一声惊叫打破了这温馨的气氛。


“!!”Stiles立刻分辨出那是Thomas的声音,他一边呼喊着Thomas的名字一边飞快地跑向木屋,Derek等人也紧随其后。


 


呼声似乎是从温泉传来的,“拜托千万不要有事啊!”Stiles一边奔跑着一边在心里祈祷。他第一个冲到更衣室,推开门,只见Minho坐在地上搂着惊魂未定的Thomas。


“见鬼!发生什么事了?”Stiles扑向瘫倒在Minho怀里的双胞胎哥哥,上下检查着他的身体。谢天谢地,看上去并没有受伤,Stiles扫了一眼Minho,似乎也没有外伤。


而且,两人都穿着浴袍。Stiles舒了一口气,他还真有点担心赶过来的时候要面对赤身露体的两个人。


嘿!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这里除了我们还有别人!”Minho示意地上的碎布向赶来的众人说道,Stiles这时才发觉地上还有一摊……似乎是被随意剪碎的衣服。


“我和Minho在泡温泉的时候听到更衣室有些动静,一开始我们以为是你们回来了。”Thomas说道,“后来我因为泡得有些头晕决定回屋,正好看到更衣室通向走廊的门关上,似乎是有什么人出去了,起初我并没有在意。然后……我准备穿衣,”他顿了一下,显然地上那堆碎布就是Thomas提到的他可怜的衣服。


“而且……还多了这个……”


众人顺着Thomas的手指看去,更衣室靠墙的一排立柜上被人用刺眼的鲜红色油漆刷上了两个字——“Bad Wolf”


“这该死的家伙是科幻剧迷吗?”事情有点诡异,这看上去可不像一场单纯的恶作剧,Stiles觉得或许已经不能称之为恶作剧。


“我们得立刻离开这里!”


Stiles望向那个出声的人,他讶异于自己居然能看到Derek那张表情并不丰富的脸上充满紧张与不安,甚至有一丝愤怒。


“Derek?”Stiles的声音顺便被大伙七嘴八舌地发出疑问掩盖了。


“回去?”


“为什么?发生什么事了?”


“这个Bad Wolf是什么意思?”


“预约的司机不是三天后才来吗?”


 


“安静!我是老师,我必须保证这次活动的安全!现在一切听我的,不要问为什么。”Derek指着Thomas和Minho并对所有人说,“你们两个快点回房间穿上衣服!剩下的人和我回去收拾东西,我们得立刻离开这!”


 


 


“嘿!Derek!嘿,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Stiles小跑着追上走在前面的Derek问道。


“她来了。”


“——她?…………谁?”究竟是哪位女士能让Derek的脸变得如此凝重,哦……嘿,等等……Stiles突然想起了某次周末学校的停车场,哇哦……也对,只有那个女人,那个拿着刀威胁Derek的金发女人。


那的确是很危险。


“风流债,哈?”


Derek面色凝重一语不发,显然并没有和他开玩笑的意思。当两人走到客厅的时候,空气中明显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气味,透过窗外还有肉眼可见的烟。


“What the……F!”


火源来自小木屋外他们放置在外面的被褥、睡袋,看来那位不速之客趁大伙被吸引到温泉的时候点燃了他们的物品,各种仪器、器械被粗暴的推倒在地上。


显然那位危险的女士并不打算只是玩个涂鸦恶作剧而已。


“快,先灭火!”率先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的Stiles喊道。


众人七手八脚地开始灭火并抢救观测设备和物资,好在小木屋配备了很齐全的消防用品,而且火势也不是很大,很快就被扑灭了。


院子里一片狼藉,被褥睡袋被毁没有什么太大关系,只是让户外观测受到了影响,好在房间里还有很多配备的被褥可以使用。


令人遗憾的是众人的观测器械不仅被推倒,甚至有被粗暴打砸的痕迹,除了Derek其他人都是学生,这对他们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Derek狠狠地踩灭最后一小块明火,扫视着狼狈的一群人,却发现似乎少了什么。


“Stiles!?”Derek环视着众人,希望只是自己虚惊一场,“Stiles!!”


“谁看到Stiles了?”众人面面相窥——刚才救火太混乱,并没有注意到Stiles。


 


“Derek,Stiles呢?”和Minho从小木屋带着行李跌跌撞撞跑出来的Thomas脸上写满惊恐,眼泪已经不受控制地涌出眼眶,他用力地抓住Derek的臂膀,“他刚才不是跟你在一起的吗?”


“Thomas,别这样,冷静点!”Minho将情绪有些失控的Thomas拉回怀里安抚着。


真希望面前这张脸现在能有两个,Derek在心底已经有了答案——Stiles被绑架了。


 


——Kate Argent。


那个纠缠他多年的恶梦。


埋藏在心底不愿触碰的记忆就像被打开的潘多拉盒子——熊熊的烈火,毛孔都要被烤焦的灼热,人们绝望的哭喊与尖叫,还有Kate Argent天真的声音轰炸着:“这样Derek就只属于我一个人啦!”


“……Derek——Derek老师!现在可不是发呆的时候!”Minho的手劲很大,脸上的疼痛令Derek回过神来。


“各位很抱歉,”冷静下来的Derek环视众人,亚洲小子说的没错,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待会我会跟大家解释这一切,现在我们所有人聚集在一起才是安全的,大家把有用的东西收拾一下,我们回木屋。”


他不再是在酒吧无所事事喝酒打架的Derek Hale,他现在是一名教师,他要对面前这些孩子的安危负责。


 


回到木屋的众人才发现,因为小木屋比较偏远,而且并没有接通任何网络——远离城市喧嚣,城里人都爱这套不是吗,这可是这个木屋的卖点。


手机收不到信号,而屋内唯一的有线电话听筒里却没有声音,显然电话线被人为剪断了。桌上只留下房东的便条,提醒他们注意今晚的夜间天气,似乎晚上有暴风雪,并留下了几个应急电话号码。


“我可以去找找被切断的部分,应该可以接得上,不过这需要一些工具和时间,”Minho说,他曾与Thomas参加过一次密林生存夏令营,在那里似乎学会不少东西,“我去找找这里有没有工具箱。”


“很好,”Derek点点头,然后转向大厅里的其他学生说道,“很抱歉各位,显然我们这次活动不得不终止了,其他人就留在这里,虽然我想那个人应该不会再回来了,但你们所有人呆在屋里比较安全,一切听Minho和Thomas的。”


他扫视了一眼屋里的学生们,继续说道:“我去找Stiles。”


“已经开始入夜,而且我们御寒的户外装备都被烧了,你现在这身会被冻死的!”一个学生说道。


“所以我更要去找Stiles,”Derek叹了一口气,转向Thomas,“你照顾好他们,屋里有暖气和充足的食物应该不用担心,一旦Minho接通便立即报警求援。”


 


“嘿,你不打算给我们解释解释‘Bad Wolf’?”Thomas并没有要给Derek难堪,他走近正在整理必须品的Derek,低声问道。


“听着孩子,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


“但是显然这一切与你有关,我猜似乎是一个警告?”Thomas看着Derek,“这么看来我的Stiles是因为你而被绑架,所以我觉得你应该不要对我有所保留。”


“……”


 


***


 


“唔——”脑袋就像灌满了沙子的沙袋,Stiles努力与沉重的眼皮抗争着,现在可不是安然睡觉的时候,Stiles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长时间,他只记得自己准备回屋找灭火器或者是水盆,随便吧,这些并不重要,总之当他在厨房弯下腰查看橱柜下方的时候,脑后一痛——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Stiles想伸手检查脑后的伤口,却发现手脚都被人用绳子捆住了,他只好挣扎扭动着想靠墙坐起来,不知哪个动作牵动了伤口,“咝……”疼得他抽了一口凉气。


“你醒了?”漆黑一片的房间里并没有开灯,话音刚落随之便是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伴随着古旧木板吱吱呀呀的哀嚎,一双尖头高跟鞋出现在他面前。



评论
热度(36)
  1. 一颗毛团狄狄 转载了此文字
    整整更新了一年!_(:3」∠)_【大雾】

不是爬墙,是跑酷。

© 一颗毛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