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毛团

错误的相遇方法(7)【完】

一年啦!完结撒花!可以开新坑了哦!

狄狄:

久等了!


拖拖拉拉加过年醉生梦死终于撸出了完结篇!


一不小心开启了act世界的大门,各种动作推敲着实费了不少脑子和时间。


希望不会看上去很奇怪~


前情回顾:


第一章:http://renxjnya.lofter.com/post/1d2b35e4_9242d1a


第二章:http://renxjnya.lofter.com/post/1d2b35e4_92e8522


第三章:http://renxjnya.lofter.com/post/1d2b35e4_9433202


第四章:http://renxjnya.lofter.com/post/1d2b35e4_9561bbe


第五章:http://renxjnya.lofter.com/post/1d2b35e4_9625cf4


第六章:http://renxjnya.lofter.com/post/1d2b35e4_9c46f97




Chapter7


 


 


“唔~比我想象得要快嘛~”女人的声音听上去心情相当不错,“嗨,Stiles~我们见过面的,不知道Derek有没有和你介绍过我呢?”女人用鞋尖挑起Stiles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伤口的疼痛令Stiles呻吟出声,“啧啧,看上去真是一个令人心疼的小可怜,不是吗?”


她咂了咂舌头,接下来的话令Stiles瞠目结舌。


“不知道Derek看见你这副样子会不会难过的流下眼泪呢?不愧是Derek的心头肉啊~看着我都有些不忍了,他现在喜欢的就是这种类型吗?”


——“……Wait……What?”


“你似乎有疑问?”


“你刚说我我我……我是Derek的什么?”


“有意思……”如果再给Stiles一个机会,他发誓绝对不会再问出这句话——用正常人的思维去与一位能做出持刀威胁甚至绑架行为的女人交谈可不是一个正确的做法。那个女人嘴角上翘,眼里却没有一丝笑意。Kate紧盯着Stiles的眼睛,充满令人胆寒的戾气与疯狂,“你是在……呵呵呵,有趣!你居然在用这种方法向我……炫耀?”


见鬼,很显然她误会了,Stiles为自己的鲁莽而担忧——谁知道她有没有带什么致命的武器!


“不……我——!”Stiles想解释,未等他开口,便被女人用鞋尖狠狠的刮了一个耳光。


Stiles吃痛地骂了一声,反而遭到了女人第二下攻击。


“你妈妈没有教你对女士要有礼貌吗?”


——我妈妈并没有教告诉我面对疯子还要讲究绅士风度。


Stiles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他可不是莽夫,这时候在嘴上逞强也不是聪明的选项。总之他并不知道自己被关在什么地方。更何况可别指望这里有能令身体暖和起来的东西,已经感到寒冷的Stiles努力把自己蜷缩起来使自己暖和点。


上方继续传来女人的声音:“好了,别跟我耍花招,也别想装作不认识Derek,”她蹲下身轻轻拍了拍Stiles被他踢肿的脸颊,“我可都看在眼里呢,小宝贝儿。”


Stiles不敢接话,他的脸现在可是在别人手掌下,他可不想再挨上一巴掌。


“唔……让我想想……”女人放过了Stiles红肿的脸蛋,她站起来在房间里慢悠悠地踱着,高跟鞋敲着木质地板发出咚咚的声音,“你们的那次约会还真是亲密,看得我的牙根都要酸了,要知道Derek从不习惯和别人同桌吃饭,可见你对他来说是多么重要。”


“……你跟踪过我们?”


“怎么能说跟踪呢?是你们太过招摇了,哦拜托,Derek可是为了你拒绝了好几个辣妹呢!”她撇了撇嘴继续说道,“可怜的我,隔着几张桌子都能闻到你们那桌甜蜜的恋爱酸臭味儿!”女人夸张地捏着鼻子扇了扇风。


——“哪里来的恋爱!”Stiles在心里反驳着,“特么谁跟你说这是约会!”


“哦我想起来了,你们还一起去看了棒球比赛,”女人似乎又回想起了什么,“那个叫什么来着……纽约大都会?喜欢的球队赢球了是不是很开心?可怜的我可是耐着性子陪你们看完,要知道关于棒球我并不精通,我只知道怎样用球棒把人的脑袋砸扁~”


——“你这个你们包括我旁边的朋友们吗?比如Isaac和Liam。”之内能够在内心反驳的Stiles有些毛骨悚然。


——有一个人一直在暗地里观察的自己,而他自己却毫不知情。


嘿,等等,这个疯女人刚才说什么?用球棒砸扁人脑袋?!


“好了,说笑到此结束。”Kate收起笑脸,抓着Stiles的衣领将他从地上拽了起来,一边将Stiles的双手分开固定在墙上一边说,“我原本的目标是Derek,不过这几天观察下来我改主意了,或许换你会有更好的效果。”


“效果……你想做什么?”这个自称Kate的女人越来越阴狠的语气和诡异的举动令Stiles感到非常恐慌,他开始剧烈地挣扎起来,想要挣脱束缚着手脚的绳子。


“让我开心的效果。我有的是时间亲爱的,”女人点亮了一盏昏暗的电灯,“嘿,Stiles,乖一点,我不会一开始就把你弄死的,我们至少得等到Derek王子来救你!”


 


****


 


Stiles上半身的衣服被Kate剪坏并且剥掉了,这娘们还真是喜欢剪衣服,值得庆幸的是至少她还给他还留下了裤子,Stiles觉得自己这个造型有点像绿巨人,不过他现在宁可变成一个还能从绳子里挣脱出来的绿油油的怪物,再顺便一拳打飞面前这个女疯子。


不过还好,Kate似乎并不知道Stiles脖颈上这副其貌不扬的项链的来历,Stiles低头看着项链,鼻子有些泛酸。


不知道哥哥他们怎么样了……希望Derek他们没事……


好想回家……好想爸爸……


虽然被关在一个建筑物里,但Stiles记得出发前看的天气预报这里入夜最低温度有零下二十几度,现在估计也有零下十几度了。他半裸着上身,双手在身体两侧被分别吊起来,牙齿因为寒冷而不停打颤,全身的肌肉都紧绷颤抖着,而Kate这个恶毒的女人还在不断的用冷水泼他。


“真可惜,没有带齐家伙,哪怕给我一只普通的鞭子。你知道吗Stiles,我习惯用电对待猎物,哀嚎与求饶随着电量慢慢增加的而疯狂感觉真是让人陶醉,”Kate脸上写满了病态的享受,“现在这些小打小闹的玩意儿让我有些无聊了……”


Kate对Stiles的表现似乎并不满意,因为他一直咬着牙没有发出一丝哀求。Kate扭头走进旁边的房间端来了一桶掺和着冰块的水桶——应该是早有准备。


“嘿,瞧瞧,看我找到了什么?Stiles,我们来个‘冰桶挑战’吧!”


“不,不!请别这样做!”Stiles睁圆了眼睛。


Kate端着桶一点不吃力地站上Stiles面前的桌上,俯视着他道:“终于开始害怕了?别怕,亲爱的,关爱渐冻人可是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他们没有一个是在阿拉斯加的冬夜里你这个疯子!!


Stiles来不及再说些什么,便被整桶的冰水从头浇下。


冰块砸在头顶的疼痛已经感觉不到了,大脑仿佛因为冰水的冲击剧烈地收缩就像是被人紧紧捏在手心里的海绵,全身上下的细胞仿佛都在痛处地扭曲着,水流化作一把把小刀切割着流经而过的皮肤。Stiles尖叫着下意识地想蜷缩起来,可是他的手被牢牢地捆绑着,他只好将痛处通过大声哀嚎宣泄。


“这声音真是太棒了,Stiles!我喜欢你这个反应,亲爱的!”Kate兴奋地嚷道,她捧起Stiles的脸,她疯狂的笑容令人作呕,“Derek怎么还没来,该死,真想让他看看你这副棒透了的模样!”


“……滚……开,婊子……”虽然身体已经冻地麻木Stiles依旧躲闪着Kate的手。


Kate刚要扬手给Stiles一个耳光,身后传来一声巨响,黑暗的房间似乎被开了一个大洞,屋外的雪地反射着刺眼的光,随之一个男声响起。


——“他说的没错,滚开!”


来人就像一阵旋风,冲上前一拳将Kate打倒在地上。


 


“Stiles,你还好吗?”


“…………Derek?”Stiles的脑袋因为之前的冰水的冲击有些眼冒金星,血管先前在寒冷的刺激下急剧的收缩令他有些神志不清,他勉强抬眼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


“是我。”Derek感受到手掌下的皮肤异常冰冷,他脱下外套正准备给Stiles披上……


“…………后面……”


或许是多年打架锻炼出的反应力,Derek并没有对身后放松警惕,他偏头躲过Kate横扫过来的球棒,随即用左臂防御住接下来球棒的迎面直击。这记直击Kate暗地里用了力气,只听Derek一声闷哼,他后退一步护住刚才迎击的部位,却发现这一步后退已经贴上了身后被吊着的Stiles。


显然Kate也发现了局势的优势,她又抬起胳膊发起攻击——目标是因Derek一步后退而暴露了半个脑袋在她面前的Stiles。


一个毫无反抗能力靠束缚他的绳子维持站立几乎晕过去的Stiles。


Kate的嘴角已经翘起胜利的笑容,她似乎已经预见手中的棍棒将当着Derek对面狠狠地砸中他心爱的小宝贝宝贵的脑袋。


然而一股巨大的力量却生生地止住了球棒的攻势,只见Derek用刚才被打伤的左臂接住了球棒,然后用右手钳住Kate紧握球棒的双手,狠狠地将她推开。


“Oops!差点伤了你的小宝贝~”Kate脸上的表情很是无辜,就像她刚刚的举动是一次意外,接着她似乎发现了什么,露出一副夸张的吃惊表情,“嘿,Derek你生气了?哇哦,这表情可真怀念,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应该有十几年没见过了?”


Stiles只能望见Derek的后背,他挣扎着转动手腕想要挣脱,可是Kate绑得太紧,手腕已经被粗糙的绳子磨出血痕,他可不想像童话里的公主一样只能呆呆地等着王子来救他。Stiles不知道是Kate厉害还是Derek更胜一筹,不过他能看出来Derek的状态并不是那么好,甚至有点糟糕——左臂似乎已经骨折,身形也有些摇晃。


——Derek可能寻到这里一直都没有休息,谁知道从被Kate打晕到现在过去了多长时间?


Kate的话成功地激怒了Derek,他大吼一声撞向面前的女人,Kate并没有来得及抵抗就被Derek撞倒,惯性将Derek也带倒了,两个人一起跌倒在地。Derek迅速地翻身将Kate控制在身下,狠狠地掐住了Kate的脖子,并用力收紧,似乎真的要将她置于死地,Kate的脸也痛苦地扭曲并且涨红起来,嘴巴张开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呻吟。


“Derek!别!你不能杀了她!”捆绑住Stiles手腕的绳子已经被血浸红,Stiles疯狂转动着手腕而绳索却并没有丝毫松动的迹象,Stiles看着已经要翻白眼的Kate,大声地对已经失去理智的Derek喊道。


“她杀了我的家人!我要杀了她!”Derek眼睛赤红,咬牙切齿的他似乎恨不得咬断这个女人的脖子。


“Derek你冷静点!不要因为她而沦为杀人犯!”Stiles的手腕已经被磨得皮开肉绽,但他仍然忍着剧烈的疼痛加快了转动的速度,“想想那些爱你的人!想想你的父母!想想Lunar、Peter!还有我……像我们这样的朋友!”


他的这句呼喊似乎传进了Derek的耳朵里,Derek猛地松开手,放开了Kate的颈部,他站了起来喘着粗气望向Stiles。空气又重新进入肺部的Kate捂住自己的脖子剧烈的咳嗽起来。


谢天谢地,被仇恨冲昏头脑的Derek还是找回了理智,Stiles松了一口气。


可是下一秒,Derek却痛苦地倒在地上抽搐着,而Kate站在他身后,一手捂住脖子,另一只手里却拿着一只开启的电击器。


一切来的太过突然。


 


“你居然真的想杀了我。”Kate扶着旁边的桌子一边缓慢站起来一边说,声音还有些许嘶哑,只见她跨过Derek的身体,弯下腰一拳打在他的脸上,然后抬起穿着高跟鞋的脚用尖锐的鞋跟踩在Derek的胸口,“是你当初说要永远和我在一起的!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替你解决掉了其他人,有什么不对吗!”


对于一个疯子,永远记得保持沉默比较妥当,谁知道她会怎样曲解。


“需要我帮你回想起来我们那些甜蜜的过往吗,Derek?我说你在床上猛地像一头狼,我叫你bad wolf。你说永远爱我,是你说只要我们两个人永远在一起!”Kate歇斯底里地吼道,“我做的这些都为了实现你的愿望!Derek Hale你真是一匹阴险的狼!为了你我逃亡了这么多年,就像一只下水道里的老鼠!你居然要杀我?还找了个臭小子做新欢?你忘记那个深爱你的我了吗!”


 “这不是爱只是你扭曲的独占欲而已。”


“是吗……”Kate突然归于平静,就像刚才嘶吼控诉的人并不是她,“我很伤心,Derek,我的爱被你贬得一文不值甚至完全否定……”


“……”


“Derek,这是你自找的。”她从腰间拔出一把弹簧刀抬手刺向Derek。


“喂!你这个巫婆!”突然一把声音打断了他们。


 


Kate转过脸,眼前的少年拾起了刚才她与Derek打斗遗落的棒球棒,双腕血流如注的他歪歪扭扭地站着,似乎靠球棒支撑着身体的重量勉强站立着。


“没有人会将‘只有两个人永远在一起’理解为杀了对方全家!你是真的疯了……”Stiles难以置信地说。


 “我都忘记你还在这里了,Stiles,你居然为了挣脱出来把自己伤成这样?”少年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血已经浸透把手并顺着球棒的弧线流下,Kate饶有兴趣地走向Stiles,手里的刀刃反射着寒光。对方因为她的靠近明显地紧张起来,他后退一步摆出了一个防御的姿势,就像是一只弓起背部虚张声势的炸毛小猫。


“怎么?你觉得这样的你还能伤着我吗?”


Stiles没有答话,他抿了抿已经冻得发紫的嘴唇,发梢和睫毛上的水滴已经凝结成冰粒,使得他的视线并不是很清晰,实话说这样站立都很勉强,他也知道他的对手也深知这一点,可他依旧保持防御的姿势,甚至将球棒握得更紧。


Kate显然不足为惧,她向Stiles慢慢踱着步,对方不知寒冷还是恐惧的喘息似乎让她更兴奋,“Stiles,”她说道,“我真的好感动,原本我考虑让你死在Derek面前,使他痛苦,你竟让我开始对这个决定产生了动摇,我现在有点苦恼究竟是让你先死还是让Derek,哦,毕竟我还有点私人的话想跟Derek说,不过或许留下你也是个好选择?”


“…………或许真正的问题是——你先!”Stiles的话令Kate有了一丝疑惑,在她刚要思考Stiles这句话的时候,她被人从后面控制住了持有弹簧刀的手——是Derek!他将Kate的双臂反剪至背后,强大的握力几乎将她的手腕捏碎,但Kate并没有松手丢弃掉手里的弹簧刀,她向右一个转身,想利用惯性摆脱Derek的钳制。


后脑却突然挨了一下。


然而她并没有因为这突然一击晕过去。


“……哦,没打晕……抱歉,你知道的……手使不上力气……”面对惊愕的Derek和愣了一下的Kate,握着球棒的Stiles抱歉地耸了一下肩膀。


 


 


 


**********


 


“怎么样了?”


“唔……稍微再忍耐一下。”Minho并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很幸运,他们找到了电话线被割断的地方——就在屋后一个存放杂物的储物间附近。


“来,让身子暖起来。”Thomas递给他一杯热可可,室外的温度已经很低了,而Minho必须要除掉手套操作,双手早已冻僵。


Minho接过热可可,借此揽过Thomas的手背轻轻地吻了一下。


这举动令愁眉不展的Thomas稍微牵动了下嘴角,细微的变化并没有逃过Minho的眼睛。“我知道你在担心Stiles那个家伙,虽然我也并不是很信任那个Derek,但是我们现在并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先修好这根电话线,然后与外界取得联系。”Minho用杯子捂着手,一口一口地将手中的热饮喝掉。他将空杯递还给Thomas,继续刚才手里的活儿。


“Stiles曾经翻阅过Hale家那场火灾的卷宗,我也跟着看了……上面说凶手并没有被抓到,而且在逃的嫌疑人似乎是女性。”Thomas偎着Minho的身体蹲下,把玩着手里的空杯,接着说道。“而我在跟着你上楼的时候,听到Stiles他们的对话,我听到Derek说了一句‘她来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被那个该死的流氓教师的风流债困在这里?他要是现在在我面前,我真想狠狠地踢他的屁股!”Minho将手里的工具重重地掼在地上。


“嘿,冷静点,”Thomas安抚地摸了摸Minho的脸继续说道,“但是Stiles跟他在一起很开心,我那个弟弟什么性子你是知道的,在比肯山的时候除了Scott几乎没什么朋友。嘿,还记得吗,有一天他回到家,似乎是和Derek出去的,哦天呐,你真该看看当时他的眼睛……”


“就像你看着我的时候那样?”Minho戏谑地说道。


“……自从林间生存夏令营认识你以后第一次发现你有时也挺无耻的。”


“谢谢夸奖,宝贝儿。”


 


**********


Kate一脚踢向Stiles,正中他的腹部,体能早已耗尽的178cm的大男孩,像一片叶子一般被轻松踢飞,痛苦地捂着肚子倒在地上。


解决了Stiles的Kate趁着Derek的目光还停留在飞出去的Stiles身上的时候,将刀刃逼向Derek的身体。即使她是个强悍的女人,这次突然袭击却还是敌不过Derek的力量——被两个人紧握着的弹簧刀并没有刺伤Derek,反而又被推向了Kate自己。


虽然刀是握在自己手里,但是Kate并不能阻止它一点一点靠近自己,她的手被Derek紧紧地控制着,手掌的骨骼和血管被Derek可怕的握力挤压得除了疼痛没有任何感觉。


就在两人以刀为中心僵持着的时候,Kate突然向后撤力——有的时候你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之所以还能逍遥在外是因为她太聪明。Derek的身体因为对方突然撤力猝不及防地向手里的刀刃撞去,他试图扭转身体规避这次致命的撞击,可是Kate并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他,只见她再次将刀刃推向以无力控制她双手的Derek。


Derek只得松开钳制住Kate的手,在自己还能掌握重心的时候将她甩开。


“不错的反应力,Derek,”被甩开的Kate稳住脚,她张口喘着粗气,笑着说,“好像回到小时候一起看完摔跤比赛后在你家院子里玩耍,还记得吗?”


听到Kate再次想要将深埋的回忆从记忆深处拉扯出来,Derek紧蹙着眉。


她把玩着手里的折叠刀,但眼睛紧紧地盯着Derek,似乎在预谋着下一步的攻击。


然而他们似乎都忘记了一个人——


Kate突然表情扭曲地抽搐起来,手里的刀也跌落在地上,随即她倒了下去,唔,面部着地。


Derek抬起头,他看到的是一手依旧捂着肚子的Stiles。


——另一只手里拿着刚才Kate扶着桌子起身时丢弃在那张桌上的电击器。


“你什么时候绕到她身后的?”


“在你俩牵手‘跳舞’的时候,你们眼里只有对……”Stiles调侃道,然而话还没说完便不受控制向后倒下。


“Stiles!”


Derek及时扶住了在Kate倒下后差点也脱力摔倒的Stiles,将他紧紧地抱在怀里,用体温给早已冻僵的Stiles取暖。


“我还好,先捆住她……”Stiles可不想让战局再一次反转。


“别说话,保存体力。”Derek捡起之前准备给Stiles披上的外套,裹住瑟瑟发抖的Stiles,然后找来绳子,把躺在地上昏迷的Kate牢牢地绑了起来。


为了防止Kate利用藏在身上的物品挣脱,Derek将她身上都搜索了一遍,从Kate身上居然翻找出了些许急救物品。


“很好Stiles,你的手正需要这些。”


然而身后并没有回应。


“Stiles?”


Derek转过头,只见Stiles歪着头靠着墙微弱地喘着气,似乎快要没有意识。


“Stiles!醒醒!别睡!”Derek慌乱地将Stiles抱在怀里,他用手掌拍打着怀里少年的脸蛋,试图让他保持清醒,“Stiles听到了吗,你不能睡,看着我Stiles!”


“我很困……”解除了危机的Stiles突然觉得很乏,“……我就睡……一小会儿……”


——真的好累好困……就睡五分钟……


 


 


 


 


 


不过Stiles也知道他睡得可不止五分钟,因为他做了一个很长了梦。


但是就像大多数的梦一样,在他微微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记不得了。


最先进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天花板和上面的灯管,家里并没有这种性冷淡的装修风格。他想坐起身,却发现浑身没有力气,动不了。


Stiles醒得很从容,就像周末的没有人喊他起床上学的早上,一直能美美地睡到被刺眼的阳光照到眼睛。


不过周围的人对于在他看来这次非常平常的“起床”举动可并不从容。


“OMG!他醒了!!爸爸!Stiles醒了!!医生!医生!!”


——是Thomas吗?


“……我在哪?”Stiles动了动嘴唇,嗓子沙哑的声音,把Stiles自己吓了一跳。


“别说话Stiles,”床边Minho将手搭在Stiles的肩膀上,Stiles还从未见过眼前这个大男孩满脸胡渣,头发凌乱的憔悴样子,“总算醒了,谢天谢地,你睡了两天,你父亲和你哥哥都快急疯了。”


“……Derek!Derek在哪里?”


“昏迷那么久,醒来不找爸爸,你这个臭小子!”Stilinski警长跟随着医生走进病房,双眼充满血丝的他明显因为Stiles的苏醒非常开心,但是嘴上依旧数落着Stiles,“就知道找Derek……比起Derek我觉得你该关心你自己,至少Derek能下床走动,而你不能。所以给我老实呆着!”


好吧,乖乖听话才是明智的做法,至少听上去Derek的情况还很好。不过Stiles自己这边恐怕不是那么乐观,除了身上有小部分冻伤以外,他的手腕受伤太严重,几乎差一点就要伤及手筋,即使养好了伤,未来可能会留下些许生活不便的地方。


听到这个消息的Stilinski警长和Thomas明显有些难过,反而是Stiles在安慰他们——至少Stiles Stilinski还好好活着。


 


Minho成了大功臣——他及时修好了线路,报了警,呼叫了救援队,使得Stiles能及时送医。Stiles昏过去后没多久,救援人员便搜索到了他们所在的地方。“谢谢你,哦,不光这次,我的两个儿子一直以来都麻烦你照顾了。”爸爸握着Minho的手,Thomas在旁边明显有些紧张,他躲在父亲背后偷偷地给Minho使眼色,亚洲男孩更是紧张地不敢接话,只听Stilinski警长继续说道,“顺便说,我喜欢衣柜里你那件蓝色衬衫,”他对Minho眨了下眼睛。


“很适合你。”他补充道。


唔,或许爸爸知道的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多。


 


 


“Hey!Stilinski,我听说你出了意外,哦天呐,Lydia你带马克笔了吗?我要在那两只愚蠢的手上签名。”


——讨厌的声音,讨厌的Jackson。


“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里可是阿拉斯加。


“别以为就你们知道冬季来阿拉斯加看极光,我和Lydia也在这里渡假。”Jackson蛮横地揽过Lydia的肩膀,就像小孩子向众人宣示一块蛋糕的主权。


“好了,Jackson,你来这里不是为了闻消毒水味的吧?”Lydia轻轻地将Jackson的手拿开。


“哦,早日康复。”Jackson递来一束花,虽然在他进门的时候Stiles就已经看到了。


“……谢谢。”


“我去把花插起来。”Lydia抓起窗台的空花瓶走出病房,丢下Jackson与Stiles面面相窥。


Jackson的眼神有点飘忽,他抓耳挠腮,显得犹豫不决,似乎想说点什么。


“唯唯诺诺的可不像你,想说什么就说吧,趁我哥不在,”Stiles合上游戏机,“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他会做出什么。”


“哦嘿,听着,你对我好像有些误会了。”Jackson急忙解释道,“我只想说,好吧,其实我也是对你有些误会,在比肯山的时候我以为你对Lydia……所以一直对你有敌视,哦好了,不谈这个,其实我并不歧视你们,要知道Danny也是,哦,不过我和Danny只是好兄弟,就像你和Scott……”


“我有些不明白……你到底要说什么?”


“Fuck……”Jackson捶了一下床头柜,似乎有些懊恼,“没什么,你好好养伤,帮我跟Lydia说我在车上等她,我们开学见,Stilinski。”他转身便走出了病房。


“——你实话告诉我,你带Jackson来医院是来看脑袋的吧?”Stiles对捧着花瓶走进来的Lydia说。


“……什么?”


“这家伙刚才有些奇怪,为什么你还和这个家伙在一起,Lydia你还记得Parrish吗?我听我老爹说,他挺喜欢你的。”


“听着Stiles,”Lydia把花瓶重重地放在Stiles的床头柜上,然后双手交叉叠在胸前,“这和你没关系,你还是好好解决你自己的问题吧!”


“我有什么问题?”


“有的时候我觉得你是在装傻Stiles,不过我以我对你的了解这次你可能是真傻。”


突然,Lydia身后的门被人推开了。


“有客人?抱歉。”Stiles的目光越过Lydia,只见满脸胡渣的Derek倚在门框上,至少有两天没有刮脸,他也穿着病号服,这种搭配看上去有点滑稽,他的左臂还绑着石膏吊在脖子上。不过他的伤势显然比Stiles要好上许多,正如父亲所说,至少他能下床闲逛。


“Derek老师你好,”Lydia落落大方地向打了个招呼,然后转向Stiles,“哦好了,我想我的探视时间到了。Jackson呢?他去哪儿了,Stiles?”


“呃……他说他在车里等你。”


“唔~那好吧,Stiles,”Lydia转了转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令Stiles隐隐感到不安,要知道Lydia这样总是在考虑一些“坏点子”,只听她说,“既然你的男朋友来了,那我也该去找我的男朋友了。假期结束见,Stiles~”


说完她踩着高跟鞋扭着细腰走出病房,经过Derek身边的时候还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天呐谁能告诉我这个丫头在说什么!!!


 


 


“呃……你,你别听她,她有时候有点儿……神经兮兮的……”Stiles慌张地急忙解释倒。


“你似乎在试图否认她刚才的话,”正在思考怎样化解尴尬气氛的Stiles却听Derek说,“我以为我是了,而且我也是这么想的。”


 


天呐,谁能告诉我他在说什么?!


 


“……什……什么?!可是我们并没有……”Stiles张了张嘴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结结巴巴地说着也不知道是要解释什么,“我是说,我们并没有做过什么恋人会做的事情……”


“我以为我们一起出去那次已经是一次约会。”Derek说道,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皱起了眉头,“原来你并不是这么认为的?”


Stiles的脸像火烧一样发烫,他想捂住自己的脸,可惜被包裹得像球一般的双手并不能完成这个动作。


心脏快速地跳动着,好像有什么正欲破茧而出……


“怎么了Stiles,你还好吗?”Derek摸了摸Stiles的脸颊与额头,眉头更紧锁起来,“你不太对劲,我去叫医生。”


“不!”


Stiles大喊着阻止了Derek,他通红着脸抓住Derek的衣角说道:“看在上帝的份上……我只是……&*%”


“什么?”Derek有些疑惑。


Stiles结结巴巴地说道:“……我只是有些害羞……可能我们相遇的方法有些偏差,哦,可能一开始出了些差错……我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发展……” 


“那么现在你接受我成为你的恋人吗?”Derek在Stiles的病床边坐下,温柔地看着Stiles,哦天呐,是的,温柔。Stiles想起了Derek的兔牙,这个可爱的配置让面前这个英俊的男人看上去就像一只无害的大兔子。


“Jesus!Derek为什么你总是这么直接……”Stiles用他那被纱布包裹成球的手遮住眼睛,该死的,隔着纱布都能感受到脸上滚烫的温度。


“我不太擅长交流,Stiles,可能有很多时候我没有办法通过语言表达我的想法,”Derek握住Stiles的手,Stiles的脸更加通红,甚至觉得整颗脑袋就像一颗快要燃烧完引线的炸弹,“我只想说,我不会弄错这份感觉,我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钟,我喜欢你。”


——轰!


Stiles的脑内一片欢腾,就像夜空里绽放的烟火。


他张了张嘴,却发现此时他竟说不出话来。


“所以……Stiles,你接受我吗?”Derek牵着他的手,将Stiles的手轻轻放到唇边吻着。


 “是谁教你这个动作的…………”Stiles慌忙将手抽出,他低着头,Derek只能看见少年通红的鼻尖。


“……怎么了?”


Stiles抬起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他突然想到每天亲热起来根本不顾他还在旁边的Thomas和Minho,于是他大胆地捧起Derek 脸,亲吻了Derek满是胡渣的下巴,又调皮地啄了下他的唇。


“是的,我接受,我他妈爱死你了!!!!!”


 


 


=END


 


最后感谢小伙伴 @火锅狂魔 的beta和一直以来剧情上的讨论,以及美国生活顾问 阿水~

评论
热度(57)

不是爬墙,是跑酷。

© 一颗毛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