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毛团

【Jark嘉宜】Espresso(上)

啊啊啊啊这篇超好看!

狄狄:

这篇是Jark嘉宜!

  

这篇是Jark嘉宜!!

  

这篇是Jark嘉宜!!!!

  

基于私心,部分使用古早设定,人物OOC预警!

  

任何设定上的bug都是作者的私心,所有的私心就是要让他们往不可言喻的方向发展,不用在意,不用深究。

  

团爱至上!但为了剧情不得不牺牲某些成员,粉丝轻拍!

  

曾经混迹欧美圈,所以如果觉得文风诡异绝对是作者的错。

  

因为是写给基友的,所以以满足基友口味为准,如有雷点只能抱歉请右上。

  

 

  

 

  

 

  

段宜恩小心翼翼地将几管抑制剂包好并用T恤裹着塞进箱子里,他悄悄抬眼,目光越过箱子的边缘落在房间里另一个男孩身上,只见那个男孩站在他的帽子架边愁眉不展,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边的小动作。

  

“Jackson,还没选好要带哪顶帽子吗?”段宜恩合上箱子,挂好锁。

  

“你知道这很难,”被称为Jackson的男孩拿起一顶帽子替换掉头上正戴着的,照了照镜子,摇摇头又放回原处,“如果可以我希望把它们都带上。”

  

“Come on,你知道这不可能,”段宜恩失笑他孩童一般的心性,“这可不是搬家。”

  

只见他又拿起一顶LOGO夸张的帽子戴上,走近段宜恩:“这顶如何,嗯?”

  

“Well……很,很棒……”一股Alpha特有的味道随着他的接近侵略进段宜恩的每个毛孔,肆虐着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段宜恩舔了舔嘴唇,强忍着这个Alpha强烈的信息素的进攻,甚至装作一切如常替他扶了扶帽子。

  

对方可是Jackson——王嘉尔,一个犹如太阳一般的热烈的男生,他的信息素和他本人一样热情,灿烂,对Omega具有强烈的攻击性——尤其是段宜恩这样处于热潮期前期的Omega,甚至仿佛有着能将普通状态下的Omega强行拉进热潮期一般的魔力。

  

段宜恩知道或许只是因为自己喜欢他的缘故——要知道就算和JB或者忙内这两个Alpha在一起也不会有如此窘迫的感觉。就连他刚才一边捋头发一边戴上帽子这种寻常的动作都令自己心脏的跳动仿佛漏了一拍,该死,天知道和他共享一个房间的自己每天都是怎么过来的。

  

 

  

一开始段宜恩并不知道自己是个Omega。

  

或许是因为热潮期来的晚,他一直认为并且以一个Beta的身份活着,直到他出道3个月后迎来自己第一个热潮期。

  

还好当时发生在他回美国探亲时期。

  

段宜恩谁也没有告诉,哪怕是这个和自己同房间的王嘉尔。

  

——公司规定Omega是不能作为偶像出道的。

  

一旦Omega的身份暴露,自己会被立刻退团,那么他就要被迫离开从练习生起就朝夕相处的团员们。

  

——离开与那个站在镜子前开始试穿卫衣的家伙。

  

“你的箱子收拾好了?”王嘉尔从镜子里看到段宜恩坐在床垫上望着他发呆。他走过来,拎起段宜恩已经落了锁的箱子,撇了撇嘴,“怎么这么轻?”

  

香水的味道从这个人身上传来,就像这人身上的信息素一样清甜,段宜恩下意识地攥紧袖口,答道:“我没带多少私服,只是一场演唱会而已,很快就能回来。”

  

“除了衣服就没别的了吗——”

  

“哥哥们!吃饭啦!”

  

两人正说着,BamBam敲了敲门喊道,“今天有排骨汤哟!”

  

“排骨汤?Mark我们快去!BamBam我们来啦!”王嘉尔像一阵风卷出了门,催促着段宜恩快走。

  

段宜恩早已习惯他直爽的个性,随着王嘉尔的离开,周围躁动的空气也沉静了下来,他轻轻舒了口气,也跟着他们走向客厅随手带上了房门。

  

 

  

 

  

********

  

“真的很抱歉,Mark!”经纪人大哥再三鞠躬道歉,“已经让人明天搭机送过来了,今天晚上我会先给你买一些换洗衣物的。”

  

段宜恩有些崩溃,他的箱子被经纪人大哥落在房间里了。

  

如果是平日倒也无妨,衣物都是小事,他迫切需要藏在箱子里的那几只抑制剂——如果他算得不差的话,明天,也就是演唱会当天,便是他的热潮期。

  

上帝,希望那个工作人员能在演唱会开始前及时赶到!

  

段宜恩感觉自己真的要哭出来了。

  

“我把T恤借你穿啦!”王嘉尔看他的脸色很差,便走上前揽过他的肩膀,只听他继续说道,“我的内裤你应该穿不下,因为……”

  

“Jackson,看在上帝的份上,别再说下去。”段宜恩强忍着对方侵袭而来的信息素打断他,天知道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想要说什么。

  

“Mark,没关系吧?”队长JB也走了过来,“需要什么跟我说,一些日用品应该都能合用的。”

  

“好的,谢谢。”段宜恩面上装作并不在意,面对JB的询问也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就像平时一样安静。

  

 

  

强忍着焦躁的情绪分完房间,段宜恩便急匆匆地丢下背包把自己关进洗手间。他烦躁地揉乱了头发,只有上帝和他自己知道他的内心是有多么恐慌……

  

——在几千人面前进入热潮期?

  

开什么玩笑!

  

若不是怕安检临时开包会被发现带着抑制剂,他绝不会不在随身背包里备着一支。

  

他懊恼地将洗漱台上的纸巾盒扫到地上。

  

“哥?发生了什么?”纸巾盒落地的声音惊动了同房间的崔荣宰,他敲了敲洗手间的门,“哥,你还好吗?”

  

“我没事,”崔荣宰的声音唤回了他的理智,段宜恩对着镜子理了理刚才弄乱的头发后打开洗手间的门,“刚才抽纸不小心带翻了。”他说着弯腰捡起了躺在地上的木质纸巾盒。

  

显然现在自责也无济于事。

  

 

  

没错,他主动要求和荣宰一个房间,在热潮期一个迟钝的Beta至少好过那个整天令他分神的Alpha。

  

不知是不是热潮期前身体非常敏感,只是回想了一下那个Alpha的味道便让自己的身体微微有些发烫。

  

“是不是空调不够凉?哥你热得脸都红了。”崔荣宰并没有察觉段宜恩的异常,反而以为是房间温度偏高,他四下张望着找到了空调调节板,将温度调低了几度。

  

谢天谢地,一个迟钝的Beta。

  

 

  

 

  

段宜恩没有去吃晚饭,他推脱自己有些晕机还没有缓过来,独自一人躺在床上。

  

目前他这个混沌的脑子唯一想出的对策就是找个Omega借一支抑制剂急用。

  

先不说稀有的Omega只占总人口的千分之一,虽然现在已不是把Omega强行关在家里交配生育的年代,但由于生理的特殊性,现代的Omega们想要在社会上找到长期安定的工作一般都靠抑制剂隐瞒自己Omega的身份。所以茫茫人海,你根本分辨不出哪一个是Omega。

  

抑制剂真是伟大的发明。

  

段宜恩迷迷糊糊地想着,几乎快要睡着。

  

这时门铃声叮叮得响了起来。

  

“荣宰?你没带房卡吗?”屋里没有开灯,段宜恩摸索着走到玄关,打开玄关的顶灯,开了门。

  

一个比荣宰身形高出许多的年轻人站在门口,挡住了大半走廊的灯光。

  

“哥,听说你身体不舒服?”年轻人提起手里的打包盒,“我给你带了点吃的。”

  

“有谦啊……”团里的忙内,虽然是位高高大大的男孩子,却是非常喜欢向前辈们撒娇。段宜恩最疼爱这个弟弟,平时任由这个“熊宝宝”抱着自己,但显然现在可不是适宜的时候。

  

段宜恩微微后倾避开了金有谦的拥抱。对于一个没有抑制剂又快进入热潮期的Omega来说,面前这个疼爱的弟弟现在可是一个散发着可怕气味的Alpha。

  

他已经感受到了这份危险——气味随着开门的瞬间便侵入屋内。

  

“哥?”金有谦讶异段宜恩细微的举动,但是很快他的注意力被迅速的转移走了,“哥,你换了香水吗?”他嗅了嗅,“还是你刚才吃过草莓蛋糕?”

  

该死的,Alpha的,敏锐的嗅觉。

  

“谢谢你,有谦,”段宜恩意识到这个男孩不能在这个房间再多待一秒,他的毛孔甚至已经能捕捉到对方鲜活的肉体散发出的温度,甚至想就这样沉溺在这个温暖的身体上,要知道Omega散发的信息素引诱着Alpha的同时,Omega也会将自己溺死在Alpha的信息素里。他从有谦手里飞快地将打包盒拿了过来,“我的确有点饿,”他说道,“而且还很困,现在挺晚了不是吗,我想我需要吃完这些食物便睡上一觉,就是现在。”

  

“哥?”金有谦并不适应段宜恩奇怪的举动,并且天性似乎也令他周围的空气躁动起来,他看着面前这位平时对他疼爱有加的哥哥,今天,或者说此时此刻,似乎有一些……特别。

  

段宜恩显然并不希望他在房间里逗留,若是平时金有谦一定会感到有些受伤,但是现在他看着面前努力想把他推出门外的段宜恩——他觉得现在的段宜恩非常可爱,不,平时也很可爱,可是现在,可爱得令他忍不住想抚摸他光洁的脸,甚至觉得空气中弥漫的草莓蛋糕香气是从对方的嘴唇上散发出来的。

  

他的手不由自主地向段宜恩伸去……

  

 

  

“哇,这么热闹!”

  

一把声音不适时宜地插了进来。

  

金有谦收回手,他隐约觉得刚才的声音似乎破坏了什么,难以名状的,一股怨气莫名地涌了上来。他有些愤怒的转向声音的来源,对方显然被他的表情吓了一跳。

  

“发生什么事了?”那人紧接着又接了一句,“Mark,你刚吃了草莓蛋糕吗?”

  

段宜恩眼前一黑,来人是王嘉尔。

  

“有谦,BamBam好像有事找你。”王嘉尔指了指有谦和BamBam房间的方向,但金有谦似乎并不打算离开,他依旧站在段宜恩房间的玄关怒视着王嘉尔。

  

不知是有谦的态度还是那从粉红色卫衣里露出的手指依旧放在有谦的胳膊上,抑或是这空气中甜腻的香气隐隐地催化,王嘉尔似乎也被激怒了,他厉声道:“BamBam在找你啊,还站在这里干嘛?”

  

印象中王嘉尔从不会对团员如此严厉地说话,虽然他不笑的时候看上去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但大家都知道,他反而是能融化冰块的阳光。

  

但是现在的王嘉尔,似乎是真的生气了。

  

金有谦看了看王嘉尔又回头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后的段宜恩,一言不发气冲冲地走了。

  

目送金有谦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拐角,王嘉尔将一个纸袋递了过来。

  

“经纪人大哥刚让人送来的一些换洗衣物和日用品,我让他们尽量买了你惯用的牌子。”

  

“……谢谢。”

  

“还有荣宰说他在在范哥房间里玩一会,你若是不太舒服就自己先睡吧,他有带房卡,”王嘉尔除掉帽子捋了捋头发再戴上,“他会在在范房间洗漱过再回来,不会打搅你休息。”

  

“……我知道了。”

  

然后两人便沉默不语,但谁都没有动作。

  

段宜恩嗅着空气中王嘉尔的味道,才离开这个人几个小时而已,他真想每时每刻都沐浴在这个人的信息素里,他可以贪婪的吸上一整天。

  

空气中甜甜的味道似乎能让人头晕脑胀,王嘉尔忍下了想将面前这个人抱入怀中的冲动,他故作轻松地拍了下手,说道:“好了,你应该休息了,我……回房间了。”他比划了一下自己房间的位置。

  

“Jackson……其实我……”

  

“嗯?”

  

“……不,没什么,晚安……”段宜恩赶紧关上了房门,将那个令人快要发疯的味道隔绝在门外。

  

上帝,真是疯了,他刚才差点要向王嘉尔坦白自己Omega的身份,然后求他抱自己。

  

太危险了,没有抑制剂的Omega真的能轻松被Alpha的信息素蛊惑,段宜恩叹了口气,想到明天的演唱会他就令他头疼。

  

 

  

 

  

有的时候运气背是接踵而至的。

  

不知道是段宜恩自己还是那个负责将行李送来的工作人员谁比较倒霉,原先打算乘坐的早班机票早已售空,工作人员只得换乘晚上的航班。虽然能保证在演唱会结束前将他的行李送到房间,但只有段宜恩自己知道他需要的不是箱子里的衣物,而且他也支撑不到那个时候。

  

当灼热的聚光灯打在身上,只能看到台下无数晃动的应援灯和灯板,震耳欲聋的欢呼与尖叫从四面八方轰鸣着。段宜恩拿着话筒,紧紧抓住耳麦里的伴奏,机械地跟着团员们做着动作。

  

这估计会是场糟糕的演唱会,进入Talk时间将背靠在道具上席地坐着的段宜恩想,刚才那首歌他已经跳错了好几拍,更不要说偶尔走调的音节和唱错段落的歌词。

  

他的体内有股躁动的感觉,段宜恩熟知那种感觉意味着什么。

  

——他真的会在几千人面前开始进入热潮期!

  

接下来该怎么办他已无力去思考,至少得等Talk时间结束,哦不,Talk时间会引出《See The Light》的前奏,他还得再撑完一首歌。

  

然后……然后他要把自己关在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演唱会和之后的事情他也没法管了。

  

虽然现在满脑子压抑着体内那股躁动,还好他还保有理智,还记得台本里的词……等等,他们说到哪儿了?

  

因为走神而正在努力赶上团员们节奏的他没想到有人会不按常理出牌……

  

“……没错,Junior一直在纠结我请BamBam吃烤肉却没有请他的问题呢!”伴随着聚光灯的追随,身着黑色衣服的王嘉尔坐在了他的身边,“咦?wuli Mark xi怎么坐在这里?今天有点不在状态啊?”他说完,伸手摸了摸段宜恩的额头。

  

这种临时改词以前不是没有过,毕竟Talk环节的互动性还是很高的,所以随机性也很大,但并不会像这样完全脱离原有的框架。

  

台下的粉丝立刻尖叫起来,应援灯也伴随着此起彼伏地粉丝们呼喊地CP代号飞快挥舞着。然而对于台上的段宜恩来说,他瞬间被从这个黑衣男人身上爆发出的可怕气味铺天盖地地包裹在其中。

  

段宜恩感受到了一个很不妙的状况。

  

他一心压抑着热潮期带来的躁动,却没有注意到自己平时早已闻惯的信息素却已毁灭性的溢出,舞台离观众尚有些距离,不代表身边的团员们察觉不了,他惊恐地发现,团里的三个Alpha正诧异地看着自己。

  

在聚光灯下,可怜的Alpha们都在克制,他甚至能看到坐在他身边的王嘉尔额上的隐忍的青筋……

  

“你们知道吗?今天Mark哥发烧了,正带病在台上表演呢,”王嘉尔歪头卖萌在段宜恩肩膀上靠了一下,这个动作再次引起台下歌迷们爆炸般的尖叫,他继续说道,“大家要原谅他今天状态不太好哦!”

  

三个Beta拿着话筒张口结舌,显然他们并没有从王嘉尔的临时改词中缓过神来,只听JB接道:“没错,虽然我们希望呈现给大家一场完美的演唱会,但是很抱歉,我们有团员生病了。可他依然坚持来到舞台,就是不想让大家在舞台上只看到六个人失望而归,因为我们是,一、二、三,——”

  

事出突然,好在团员间已经非常有默契,很快其他人也明白了他的意图,整齐地做出了他们团队标志性的动作并呼喊出口号——

  

“GOT 7!”

  

 

  

 

  

“怎么回事!你们怎么突然改了流程?”喊完口号便下台的几个人被Staff们和经纪人围住。

  

段宜恩已经没有办法解释,他跌跌撞撞地推开人群冲向后台,金有谦和王嘉尔也跟了上去。几乎每个人都能嗅到空气中明显的甜腻味道,甚至有几个Alpha属性的工作人员放下手里的工作顺着段宜恩跑走的路线犹犹豫豫地寻找着味道的来源。

  

“所有人回到工作位置上!”JB大喝一声,惊醒了在场的众人,“Mark生病了,接下来我们先进行翻唱环节,就我们剩下的四个人上台,按照排练的来,BamBam还记得Jackson的部分吗?”

  

“记……记得……”

  

“OK,Jackson的部分就交给你,我来负责Mark的部分,Junior你的站位向左前方跨一步,其他人照旧,明白了吗?”

  

“明白!”

  

“好,等Mark回来准备好就上《See The Light》,恢复之前顺序。这样可以吗,导演?”

  

“……可以。”

  

刚下台时JB的脑子也很乱,朝夕相处两三年的Mark居然是个Omega,这是任谁都无法立即能接受的事,尤其他自己是个Alpha,差点也要被那香甜似草莓蛋糕的味道所迷惑。此时他也没有时间去深究两个Alpha追出去是否合适,但是他相信他的团员们会用适合的办法解决眼前的问题。

  

 

  

 

  

段宜恩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他只想把自己关在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迷迷糊糊踏进这个房间,是因为他在这个房间里找他了他想亲近的味道。

  

当金有谦率先找到段宜恩的时候,他在某个房间看到一排被撞到的衣架,衣架上不知谁的衣服散落在地上以及那个一直对他关爱有加,就像亲哥哥一般宠溺着他的哥哥,无助地蜷缩在那堆衣服当中。他似乎在忍耐着,汗水顺着光洁的额头,在腮边滑出美丽的路线,顺着修长的滑进锁骨的阴影中。他闭着眼睛轻蹙着眉头,气息紊乱,唇间轻噫着难以捕捉的呻吟,原本就秀美的脸庞看上去更加诱人。甜腻腻的味道充斥着鼻间,仿佛置身浓稠的奶油之中,绵绵的奶油中还散发着令人忍不住一口吞掉的草莓甜蜜的香气。他闻过这个味道,他记得这个味道,就在昨晚,这个味道仿佛在蛊惑着他的理智,向他发出邀请。有谦颤抖地伸出手,轻轻摩挲着段宜恩灰粉色的短发,凉凉的发丝在他指缝间滑过,顺着鬓角,他的手指划上对方细腻滚烫的皮肤,鬼迷心窍地顺着那漂亮的锁骨伸向那半敞开的领口……

  

Omega的本性让段宜恩分辨出面前是一个充满诱惑的Alpha,他的味道清新,充满活力,就像阳光下的青草地,掺夹着柠檬的清香。如果遵从本性他或许会紧贴对方的身体,让自己被这股味道沾满身体的每个地方。

  

但这个味道并不是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那个人的味道。

  

“……别……别靠近我……”

  

段宜恩抬起胳膊想挥开那只靠近他的手。

  

金有谦被段宜恩这个动作激怒了。

  

现在左右他情绪的是来自基因深处Alpha原始的本性——交配的时候负责生育的Omega只有服从,不听话的Omega只会遭受Alpha更粗暴的控制。

  

原本就高大有力的他拎起毫无反抗力的段宜恩,将他紧紧地箍在怀里,贪婪地在这具身体上嗅着,无力支撑头部的段宜恩向后仰着……

  

 

  

突然一只手从旁边钻出,揪住他的领口。

  

“放开他,清醒点,不然我不能保证我的拳头会落在哪里。”王嘉尔看着金有谦的眼睛,他转了转左手的拳头。

  

金有谦沉迷在段宜恩的信息素里,理智被不知被挤在哪个角落。被本能主宰的金有谦觉得同样身为Alpha的王嘉尔是在向自己示威,是来抢夺他的Omega,满脑子都想着不可以放手,不可以把这个人交给他,他绝对会把这个人抢走。

  

“我再说一遍,放开他。”揪住领口的手转了半圈,衣领勒紧了金有谦的脖子,王嘉尔虽然没金有谦高大,但也毕竟是一个肌肉分明充满力量的男人。窒息感逐渐涌了上来,在疼痛的刺激下理智重新占领大脑,金有谦松开胳膊,王嘉尔顺势将瘫软的段宜恩接过来,让他靠着自己的身子保持站立。

  

其实王嘉尔的情况并不比金有谦好多少,段宜恩的信息素对于他也一样充满诱惑。

  

——甚至更致命。

  

“清醒了?”

  

金有谦点点头。

  

“现在,回到台上去,告诉在范哥,再给我们一首歌的时间,OK?”

  

“我可以走,”有谦的眼眶有些红红的,就像被夺取了心爱之物的孩子,“……你答应我,别碰他……”

  

“我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王嘉尔不想再与金有谦纠缠,隔着薄薄的衣料他能感受到段宜恩和他一样滚烫的体温,他虽然制止住了在对方身上摩挲的冲动,但他的呼吸因为对方信息素的味道而开始急促,语气也透漏着焦躁,“快去,现在!”

  

金有谦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靠在王嘉尔怀里已经迷糊的段宜恩,咬咬牙,不甘地跑向舞台方向。

  

王嘉尔趁着理智还能主导他的大脑,轻轻将段宜恩放回那堆衣物,从口袋里掏出刚刚借来的抑制剂,刺进段宜恩手腕的皮肤。

  

随着药液流进身体,段宜恩的热潮期反应也很快退去。

  

 

  

“……我?”状态平稳下来的段宜恩撑起身体扫视四周。

  

“这是我的化妆间,”段宜恩循声看去,只见王嘉尔双手撑在地面坐在地上,他拂去满脸的汗水说道,“谢天谢地,再晚一秒我就要向你扑过去了。”

  

“Jackson,我……”

  

“你啊,我早就和你说过,有解决不了的事情你告诉我啊,两个人想办法总比一个人闷着好。”王嘉尔起身,伸出手将段宜恩从地上拉起,替他整了整衣服,一边从柜子里拿出一面干净毛巾丢给段宜恩一边说,“我刚跟相熟的化妆姐姐要了一支,我不太懂你们这个东西,她就跟我说了下使用方法所以稍微耽误了点时间,总之你现在不会……唔……你知道我在指什么……”

  

“……是的,我可以了。”热潮期反应退去后的段宜恩犹如大病初愈,手脚依旧没有什么力气,不过他知道这只是暂时的,“状态可能恢复不到最佳,但完成演唱会应该没有问题。”

  

 

  

 

  

 

  

“니가 너무 예뻐서 그래

  

你啊 真的 非常美 真的

  

니가 너무 예뻐서 그래

  

你啊 真的 非常美 真的

  

나는 너만 보면 원래

  

我呢 只要 看你 就行

  

나는 너한테만 더 그래

  

我呢 只会对你 这样做”

  

 

  

王嘉尔嗓音低沉地唱着,他的目光流连在那个人细瘦的背影上,虽然现在空气中已经没有那股致命诱惑的甜腻,但是他依旧讶异于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在同一个房间的自己,居然没有察觉到那个他心底一直埋藏的秘密,那个一直说话软软糯糯,笑起来很温柔的Mark,是一个Omega。

  

Omega与Beta对于王嘉尔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不得不说Omega可以被永久标记这一点对于每个Alpha都是相当有诱惑力的。

  

更何况,这个Omega还是段宜恩。

  

他有些莫名地激动与兴奋起来。

  

 

  

“미쳤나 모든게 완벽해

  

疯了吧 所有都 很完美

  

딴 남자 앞에선 차갑게

  

对 别的 男人们 请冷漠

  

내 앞에서만 솔직하게 해 해줘

  

和 我一起时 就真诚的 相处吧

  

가끔 난 걱정해 넌 너무 빛나서

  

有时 我 也担心 你 太过耀眼”

  

 

  

他看了一眼正在唱这段的金有谦,果然金有谦也正看着段宜恩的方向。

  

王嘉尔有些头疼,这盆冷水来得太突然,浇灭了他刚刚燃起的兴奋——一件以前从未考虑过,现在因为发现段宜恩是Omega而变得相当棘手的事。

  

——忙内和段宜恩的关系似乎更亲一点……

  

如果段宜恩选择了金有谦而不是自己……

  

他有点不敢再继续想象……

  

 

  

 

  

 

  

 

  

***********

  

终于飞回韩国,回到宿舍,段宜恩知道,逃不过的终究要来。

  

“大家放下行李后到客厅集合一下,有件事情……”JB看了段宜恩一眼,“我想知道怎么回事。”

  

段宜恩点点头,他走进房间将外套脱下,揉了揉脸,深吸一口气,准备拉开房门,却被人先一步从背后抱住。

  

已经使用了自带抑制剂的段宜恩并不会被王嘉尔身上信息素引出热潮期反应,不过这股熟悉的味道使得原本焦虑的情绪渐渐平静了下来

  

“答应我,别说离开退出啊什么的。”王嘉尔埋在段宜恩的脖颈间,闷闷地说道。

  

段宜恩感受到了颈间传来的呼吸以及腰间收紧的手臂,他拍了拍腰间王嘉尔的手背,并没有说话,王嘉尔也松开段宜恩,两人无声地打开门走向客厅。

  

 

  

 

  

“……………………所以,就是这样。”段宜恩说着说着眼泪吧嗒吧嗒地落了下来,他尽量不让哽咽声影响叙述,身形微微颤抖着,但是他依旧端坐在地板上。段宜恩令人揪心地样子让坐在他身边的王嘉尔如坐针毡,他几次想开口插话都被JB瞪了回来,急得他抓耳挠腮一直在折腾头顶的帽子。王嘉尔看了一眼金有谦,后者抱着双膝坐在地板上静静地听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眼里似乎也有眼泪在打转。当段宜恩将事情来龙去脉解释完后顿了顿,他拭去脸上的泪痕,俯下身行着礼继续说道,“我为这次意外给大家带来的麻烦与困扰道歉,但是,我想继续唱歌,我不想离开大家,不想离开你们每一个人,所以我在这里恳请各位——请帮我向公司隐瞒。”

  

当段宜恩说完,房间里只能听到每个人的呼吸声。段宜恩俯在地上,不敢抬头。

  

“我很意外。”JB首先打破了寂静,他有些惊讶地说道,“我准备了很多让你不要轻言退出的话,看来都用不上了。”

  

“Mark哥,我也以为你会说要退出……”BamBam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我一直在害怕想捂住耳朵……我真的担心哥你说完那些以后就说要离开我们……”

  

“我也是……”

  

王嘉尔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金有谦把脸埋在领口正在用袖口擦眼睛,当看到王嘉尔在看自己,便别过脸不去看他。

  

荣宰和Junior也在偷偷抹着泪。

  

王嘉尔把段宜恩从地上拉了起来,站起身的段宜恩依旧埋着脑袋,王嘉尔扶着他的脸颊强迫他望着自己,用衣袖替他擦去脸上的泪水。

  

没有人注意到坐在一旁的有谦,他没有跟着大家被王嘉尔逗笑,眼睛也一直追随着段宜恩,不过看上去也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好了好了,孩子们,”JB抹了抹脸恢复常态,他拍拍手示意大家注意,说道,“之后的总结会上我们统一说Mark发烧了,更改流程那里是因为Mark不舒服想要呕吐。现在大家赶快休息吧,都辛苦了!”

  

众人相互道了晚安,各自回房间。

  

 

  

 

  

 

  

“Jackson?”

  

两人床垫是靠在一起的,段宜恩能感受到床垫那头的王嘉尔正不停地翻着身。

  

“呐?”

  

“……是因为我在房间里让你感到不安吗?”

  

“不不不!”王嘉尔赶紧坐起身摆手,忘记在黑暗中段宜恩或许看不到,“不是你的问题,绝对不是!”

  

“今天……谢谢你给我勇气,我真的一开始打算以退出GOT7谢罪的。”

  

“……没什么,”意识到房间里已经熄了灯的王嘉尔再度躺下,“……你……记得用抑制剂……下次……”

  

“我知道啦,不会有下次了。”段宜恩笑道,“晚安,Jackson。”

  

“晚安。”

  

下次……下次我可能就管不住自己了。王嘉尔听着另一头均匀的呼吸声想着。

  

 

  

不知过了多久,王嘉尔再次起身,悄悄地挪到了已经熟睡的段宜恩的床垫边。关了灯的房间只有自己和段宜恩的呼吸声,偶尔还有窗外传来遥远的夜归的车辆声。月光洒进房间,朦胧地光线描画着段宜恩的轮廓,王嘉尔心里满满的冲动,想要附上那微微张开的唇瓣,然而段宜恩纤长的睫毛开始轻颤,突然睁开了眼睛。

  

王嘉尔屏息僵立着,他能感受到对方的鼻息喷在他的脸上,痒痒的。当他正在思考该如何向段宜恩解释眼前状况的时候,只听段宜恩轻笑一声,软软似撒娇一般道:“你来啦……”

  

王嘉尔没来得及反应,便被段宜恩伸手搂过脖子……

  

这是一个长到窒息的吻,王嘉尔由最初地惊慌慢慢开始享受这嘴唇,反复地亲吻着,舍不得分开。

  

“嘎嘎……”

  

他听着怀里的段宜恩轻声呼喊着自己的名字……

  

    好喜欢,超喜欢的,王嘉尔想,不知不觉慢慢就变得离不开这个人……

  

“嘎嘎啊,起床了……”

  

什……什么?

  

“Jackson!嘎嘎,起床了!”

  

随着窗帘被拉开的声音,强烈的光线让王嘉尔适应了许久,他睁开眼,看见段宜恩已经换上了常服,正跪坐在他的床垫边。

  

“起来洗脸刷牙啦,早饭已经做好咯!”段宜恩笑着揉了揉王嘉尔睡乱的头发。

  

 

  

啊,原来只是梦。

  

 

  

王嘉尔刷着牙满嘴泡沫倚在门框上,看着段宜恩和BamBam还有荣宰在沙发上玩闹着滚作一团有些惆怅地想着。

  

 

  

 

  

*********

  

 

  

    段宜恩原本以为对团员们公开了他是Omega的事情会让他们感到不自在,但显然一切如常的现实告诉他是自己想多了,他不由得暗笑是自己对于属性问题过于敏感。

  

不过,那只是他以为。

  

事实上,至少对于两个人来说,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

  

之前也说过,Omega之所以异于Beta不只在人数和热潮期的反应,更重要的是Omega可以被永久标记——这一点对于以下半身思考为主的Alpha来说是致命的诱惑。

  

——这可比结婚证上的图章来得更有保障。

  

 

  

“哥,来这里坐!”有谦拍了拍身边留着的空位对刚走进包间的段宜恩喊道。

  

眼见段宜恩向那边走去,王嘉尔一个箭步冲过去抢先坐上了那张凳子。

  

“……你!”金有谦一时语结,看着一脸得意的王嘉尔连敬语都忘了说。

  

段宜恩也看出了这两个人之间的较劲,热潮期经历的点滴不仅深深地印刻在两个Alpha的脑子里,同样也留存在他的大脑皮层留下。

  

对之前热潮期还存有清晰记忆的段宜恩即使是在正常状态,面对金有谦还是会觉得有些尴尬,但毕竟是自己疼爱的弟弟,段宜恩并不想突然转变态度伤他的心。他顺势坐在了王嘉尔旁边的空座位上,越过王嘉尔的肩膀伸手拍了拍金有谦,就像平时一样。

  

坐在一旁将这一切都尽收眼底的Junior,嘴角微微上翘,没有说话。

  

 

  

“有谦,沙拉递一下。”

  

“喔。”

  

“呐,刚才经纪人在电话里说,”刚把手机放下的JB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喝了口饮料清了清口,“庆祝巡演成功,送我们去海外玩,就当休假。”

  

“WOW!假期!”王嘉尔第一个站起来鼓掌,“去哪里去哪里去哪里?”

  

“目前没有定,不过听口吻可能是海边哦~”JB带头欢呼了起来。

  

“海边——哦————!”荣宰兴奋地跟着唱了一句。

  

 

  

海边么?

  

从小生活在天使之城的段宜恩对此感到相当兴奋。

  

“比基尼————!!!!!”倒是荣宰那边兴奋的和BamBam抱在一起,王嘉尔也跟着叫嚷起哄,段宜恩看着他揽过自己的肩膀,一手搂着自己一手搂着BamBam,配合着荣宰的高音和BamBam的泰语说唱玩起了beatbox。

  

 

  

好吧,这个问题段宜恩并不是没有顾忌过,他有些颓废地想着——Jackson应该是喜欢女孩子的。

  

余光落到一旁的金有谦,那孩子炽热的目光让段宜恩不由得移开眼。

  

抱歉啊,有谦。段宜恩在心里忏悔着。我可怜的弟弟啊,你只是被信息素暂时迷惑了而已。

  

即使那个人喜欢女孩子,我喜欢的还是他。

  

段宜恩闭着眼睛把头靠在王嘉尔的肩膀上。

  


  

TBC

评论
热度(87)

不是爬墙,是跑酷。

© 一颗毛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