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毛团

【Jark嘉宜】Espresso(下)

萌到意识模糊

狄狄:

基于私心,部分使用古早设定,人物OOC预警!


任何设定上的bug都是作者的私心,所有的私心就是要让他们往不可言喻的方向发展,不用在意,不用深究。


团爱至上!但为了剧情不得不牺牲某些成员,粉丝轻拍!


曾经混迹欧美圈,所以如果觉得文风诡异绝对是作者的错。


因为是写给基友的,所以以满足基友口味为准,如有雷点只能抱歉请右上。




上篇请戳这里 


【WARNING】


本章大量肉,考虑到未成年的姑娘很多,所以就拉灯啦,完整链接走AO3: 点击这里<----只有内心纯洁的人才可以看到这条链接哦!










        虽然名义上是休假,但七个人还要负责不定时在VAPP上对这次假期进行时长不限的直播,并且休假的内容还要进行跟拍回去做成短节目播出。


        不过也就是每一天抽出一两个小时进行一些游戏,个人时间还是相当可观的。


        段宜恩刚结束个人采访从沙发上起身,迎面一瓶水抛来,他敏捷地接过那瓶水,望向水瓶飞来的方向。


        ——金有谦站在他面前冲他挥挥手。


        “辛苦了!”


        “你的采访做过了吗?”


        “刚刚在那边做的。”金有谦指了指不远处的阳伞下,几个工作人员还在那里收拾工具。他说完便在段宜恩身边坐下,高高大大的男孩就像小朋友一样陷进松软的沙发,然后用小狗狗一般的眼神看着段宜恩,似乎有话想说。


        段宜恩别无他法,只得坐回沙发。


        两人之间短暂的沉默。


        “刚才……被哥哥抛弃了呢……”金有谦把玩着手上的首饰,试探地开口问道,“……不想跟我组队吗?”


        ——原本抽签分组的组队,在PD说给一次机会换的时候,段宜恩毫不犹豫地向王嘉尔伸出了手,抛弃了手里拿着同种图案筷子的有谦。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这样,”段宜恩拧开瓶盖喝了一口水,他嘟着嘴慢条斯理地咽下口中的水,利用这个时间偷偷思考了下后说,“我可以和Jackson用中文交流,比较有优势。”


        不知金有谦是否接受这个解释,他一直把玩着手上的戒指,沉默了几秒才干笑了几声开口道:“………………这样啊,是我小气了,抱歉啊哥。”


        段宜恩没有说话,以前只是把眼前这个大男孩当作弟弟一般疼爱,嬉笑打闹毫不避讳,现在这个弟弟用一个Alpha的眼神看着自己,段宜恩不知道该如何与其相处。他犹豫地伸出自己的手,搭在男孩宽阔的肩膀上,想表现得与平时一样。


        “Mark!”身后有人大声地喊他。


        段宜恩回过头,王嘉尔站在不远处的冰柜边。


        “过来这边!”他用中文说道。


        “呃……我去一下那里……”段宜恩指了指王嘉尔的方向,他像一个大哥哥一般揉了揉有谦的头发准备站起身离开,却被有谦突然拉住了裤子上的挂饰。


        段宜恩一滞,他扭头看向金有谦,后者低着头,看不到脸上的表情,不过随即很快,他便放开了那个饰品。


        “他刚刚在做什么?”不知是不是不想让金有谦听到,王嘉尔用中文问道。


        “呃?啊,没什么,勾到他的拉链了。”段宜恩指了指裤子上的装饰,撒了谎。


        一个team为了Omega吵起来不是每个为之付出过努力的成员想看到的。


        “他只是错把崇拜当感情了,再加上上次被你的信息素刺激了下,”王嘉尔有些烦躁地摘下帽子抓了抓头发,“给他点时间想明白。”说完用手点了点段宜恩的胸口,继续说道:“想不明白你只能跟他说明白了。”


        段宜恩点点头,他看着面前皱着眉的英俊男人,默默地想在心里问对方——


        他想知道同样身为Alpha又经历过他热潮期的王嘉尔有没有被自己的信息素刺激到呢?


        王嘉尔对自己又是什么样的情感呢?








        晚餐的时候进行了互相做饭喂饭的小游戏并且直播了一小段,段宜恩借着粉丝的留言自然是和王嘉尔一组。


        因为心情好,结束拍摄自由进餐时间时段宜恩稍微贪了几杯,回房间的路上被王嘉尔扶着,手舞足蹈地勾着荣宰一路哼哼唱唱。


        王嘉尔先把荣宰回房间,将还要拉着段宜恩继续喝的荣宰随手向床的方向扔去并迅速的关上房门。


        “嘎嘎,怎么了嘛……”喝多了的段宜恩有些不满王嘉尔的扫兴,嘟着嘴埋怨道。


        下一秒他便被王嘉尔拦腰抱起,向他们的房间走去。


        “……怎么了?”突然的举动令段宜恩酒醒了一半,强壮的臂弯揽着他的肩膀,膝窝处的皮肤真切地感受到对方手掌热量。


        一直到房门前王嘉尔才让他双脚着地。


        只见王嘉尔迅速地掏出门卡打开房门,将他拽进房间,然后顶在房门上。


        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玄关的小射灯因为离开房间的时候没有关而发出晦暗的光。王嘉尔放大的脸就在眼前,带着酒气的呼吸灌进自己的鼻腔。


        “嘿,”望着眼前王嘉尔褐色的眼眸里映着的自己,段宜恩突然笑了,“全是酒味……”


        肩胛骨贴着房门有些难受,他尝试着想调整一下姿势,对方不仅犹如磐石一般一动不动,还将他刚刚举动解读为反抗,反而将他箍得更紧了。




        已经近到只要自己微微昂起头就能吻到王嘉尔的脸的距离。




        “段宜恩,”王嘉尔的喉结上下滑动着,低沉的声音如迷药一般在耳畔,“你好好闻……”


        “Jackson……”段宜恩刚想说你身上的味道也很好闻,他感到嘴唇很干,下意识的舔了一下嘴唇。小小的举动似乎在王嘉尔的眼里点燃了一簇火苗,让段宜恩没有说完的话消失在两人的口腔内。


        牙齿轻微的碰撞并没有影响这个吻的继续,舌头相互纠缠在一起,段宜恩在自己口中尝到了那个他深深渴求的熟悉的味道。


        是的,前几天那个王嘉尔以为是梦的吻并不止是个梦,这是段宜恩的小秘密。


        此时此刻的王嘉尔的吻和他的身体一样充满力量以及雄性的攻击性,他的舌尖迫使段宜恩将嘴张得更开,方便他更加深入地侵略对方。


        “咚!”


        渐渐支撑不住而下滑的段宜恩不小心撞到了门把,响声令双方都清醒了过来并迅速分开。




        ——是酒精的原因,酒精会让热潮期提前。


        段宜恩突然想到了这点。




        “Mark……我……你还好吗?”王嘉尔显得有些惊慌,仿佛做错了事,他小心翼翼地将段宜恩从地上拉了起来。


        “I'm okay……”意识到是信息素作祟的段宜恩有些难过,或许这并不是王嘉尔的意愿,只是该死的Alpha原始本能。他将手臂从王嘉尔的手中抽出,努力稳定住了情绪,大步走向自己的行李,在包里摸索着抑制剂。




        他的手却再次被王嘉尔握住了。


        紧接着就被拉进了对方的怀里。


        瞬间被王嘉尔的气息包裹住的段宜恩没有推开对方,他贪婪地深吸着对方散发出的味道,并不明白王嘉尔这个拥抱的含意,他不敢去期待。


        王嘉尔放开他的身体,捧起了他的脸。




        “我想继续……”王嘉尔的脸腾地红了,“可以吗——”


        话还未说完,段宜恩抓住他的头发,闭着眼睛吻了上来。


        王嘉尔再次被甜腻的草莓蛋糕香气堵住口腔,他亲吻着对方,用舌头撩拨着,像要将对方肺里的空气也一并夺来似的用力的吻着。


        王嘉尔觉得自己可能弄疼了段宜恩,但对方热情的回应让他无法分神想这些事情。


        “我爱你。”当他放开快要被他吻到窒息的段宜恩说。


        段宜恩眼睛里含着水汽看着他,不知有没有听到。




        王嘉尔看着段宜恩被自己吻红的双唇,脱去自己的卫衣,他单手拎起段宜恩的上衣,另一手托着对方的臀部将他抛上床。


        随即自己再次覆了上去。


———疯狂的夜晚还很漫长。




==========详情请移步AO3=============












        段宜恩是手机被吵醒的。


        不知是谁连发了好几条消息,手机叮叮咚咚接连响着提示音。


        段宜恩慵懒地坐起身准备循声寻找,突然一顿,开始小心翼翼地反复嗅着身上的气味。


        几番确认之后他颓然地放下手——


        昨晚王嘉尔没有标记他。




        为什么?


        问完这个问题他便想嘲笑自己,因为酒精的作用热潮期提前,昨晚的一切只是一场信息素的化学反应产生的冲动……


        ——明明是件正常的事情。


        为什么自己还会问出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还会这么难过?


        段宜恩感到有一只手正揪着他的心脏用力的捏着,这种软弱的表现让他觉得无比的沮丧和懊恼。




        王嘉尔似乎比他先一步醒来,手上拿着手机带着未退去的笑容从洗手间回到房间,看到床上幽幽看着自己的段宜恩,瞬间收敛了脸上的笑,局促把手机放在一旁低下头。


        “……你醒了?”


        “嗯……”


        “你……”王嘉尔抬起头向段宜恩跨出一步,不知想起什么似的中途收了势,只跨了半步,“……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你不用放在心上,”段宜恩打断他,强忍着要哭的冲动,装作并不在意的样子摸索着原本应该放在床头的睡衣说道,“你知道的,就是我们……只是为了互相解决生理问题。”


        不料话音刚落,他却在王嘉尔脸上看到了受伤的表情。


        “……果……果然是这样吗?”王嘉尔想似乎想摸帽子但摸了个空,他忘记自己只披了件浴袍刚起来而已。他走近对方,将还未着寸缕的段宜恩抱在怀里,把头无力地埋在了对方颈窝,段宜恩有些报赧地挣扎了下却被抱得更紧了。


        王嘉尔用他那低沉的烟嗓喃喃地说:“让我抱一会吧……就再抱一会儿,再抱一会儿呢,我就会努力忘记这几年的单相思……”




        “?!”这突如其来的告白令段宜恩措手不及,他张口结舌呆坐在床上,脑子里还未消化完刚才的话——


        单相思?


        王嘉尔单相思……


        ——我?




        正在这时,急促的门铃声突然插了进来,他们甚至能听到这个按门铃的人以极快的频率折磨着门口那个可怜的按钮。


        王嘉尔抬头看了段宜恩一眼,有些无奈地将他放开,并示意段宜恩呆在床上盖好被子不要动,起身走向玄关。




        “Jackson!你和Mark哥还没起来呢?”刚打开门,荣宰的大嗓门便钻了进来。


        只听他继续说道——


        “我是来传话的,在范哥中午请吃大餐,哥和Mark哥记得准点到哦!11点顶楼的餐厅!”


        “好啦,你发个消息就好啦,干嘛特地来敲门!” 


        “我有给哥和Mark哥发消息,可哥哥们都没回我呀!哦!等等,我差点忘了!我是特地来抱怨的!昨天是哥送我回来的吧?我醒来发现只有脑袋搁在床边上,身子全在外面,哥你好歹让我躺床上呀!”荣宰喋喋不休地嚷着。


        “Sorry啦!”王嘉尔说着,似乎在阻挡荣宰进门,两人在玄关处嘻嘻哈哈地推搡着,“我知道啦,11点,好啦,快走快走!”


        “11点见!”


         随即一声关门声让房间又再度安静下来。






        王嘉尔用头抵着门,一只手紧紧地攥着手中的金属把手,实话说他没有勇气回去面对段宜恩。


        尤其在说完刚刚那句话之后。


        当他正在思考是不是干脆撞死在门上比较好的时候,身后奔跑的脚步声让他不得不回头……


        只见段宜恩披着浴袍从里屋跑出来,一头冲进王嘉尔的怀里,紧紧地拥抱住他。


        要说披着也有些牵强,原本就松垮的浴袍在段宜恩瘦弱的身上根本没有办法合身穿着,随着他的跑动早已敞开到腰际。


        王嘉尔的大脑有几秒当机——


一个几近赤裸的段宜恩在他怀里,


一个被他刚刚告白过几近赤裸的段宜恩在他怀里,


一个昨晚和他做了爱被他刚刚告白过几近赤裸的段宜恩在他怀里!


        他的手悬在半空,不知该不该放在对方光裸的背上。




        “嘎嘎,我们做爱吧,标记我!”




        “……呃…………呃?!”


        “是的!上我,操我,标记我!还有什么不明白?”


        王嘉尔觉得自己的表情一定是愚蠢至极,因为他看到段宜恩的表情像是在嘲笑自己。


        等不及王嘉尔反应的段宜恩扬起头主动吻了上去。






===============详情请移步AO3======================








        当段宜恩与王嘉尔出现在餐厅的时候,到场的只有JB和Junior。


        “我们来早了。”王嘉尔的口气显然有些埋怨,因为段宜恩以会迟到为理由拒绝了他的再次求欢。


        段宜恩推了他一下,显然知道他在埋怨什么,表情也控制不住的娇羞起来。


        “你们……”JB和Junior对视了一下,他们从对方眼神中读出同一个问题。


        “Mark的气味改变了。”JB倾身在Junior耳边说道。Junior点点头,不要说JB这种能从气味就分辨出眼前是一个被标记过的Omega和他春光满面的Alpha,就算像他这样对气味不敏感的Beta,也能从两人的神情中读出蹊跷。


        “看来……我们的Jackson有好事?”Junior合上书,意味深长地扫视着面前两个年轻人,手指在书的封面上弹着。


        段宜恩更为窘迫,他整个脸都红了,脖子也变得粉粉的。


        王嘉尔望着他家Omega粉嫩的后颈,有些后悔没有在他的皮肤上留下自己的记号。


        “不过……我觉得Mark你是不是应该回去用点掩盖的东西?”Junior摘下眼镜意有所指地说道,“陌生人可能感觉不出变化,作为我们一直生活在一起的人,你这个味道……”


        他想说的是金有谦,如果JB能闻得出,身为Alpha的忙内说不定也能发现段宜恩身上气味的变化,最近这三个小家伙之间的问题他都看在眼里,他觉得金有谦可能并不是能平和的接受这个事情。






        只可惜他的提醒还是没能来得及……


        因为一切都发生的太快——


        “你对他做了什么——!”比声音先到的是金有谦的拳头。


        王嘉尔差点被打飞了出去,他踉跄几步,还是撞上了身后的桌子,跌倒在地上,桌上的餐具也稀里哗啦地摔了下来,碎了一地。


        “呀——!”JB站起身大声呵斥,坐在过道的Junior眼疾手快地冲上去架住红了眼的金有谦,阻止了他的下一次进攻。


        “你对他做了什么!你对他做了什么!”金有谦一边挣扎着想挣脱Junior的禁锢,一边歇斯底里地冲着王嘉尔吼道,“你答应我不碰他的!你答应过我的——!”


        被打懵了的王嘉尔在才反应过来的段宜恩的帮助下挣扎着站起身,他用手指抹掉嘴角的血迹,摘下头上的帽子掼在地上就要向金有谦扑过去,被段宜恩和后来才从震惊中回神的荣宰拉住。


        另一边,被BamBam和Junior拖住的金有谦发疯一般的嘶吼着,他双眼通红,就像一只困兽。


        要知道约定的时间可是饭点,他们夸张的行为早已被整间餐厅所瞩目,甚至有人拿出手机开始拍摄。


        餐厅的工作人员也出面请他们离开。


        “别闹了,金有谦!”JB拉住有谦的领口狠狠地摇晃着,后者刹住了吼叫呆呆的望着他,随即颓然地跪倒在地上。


        JB向餐厅的工作人员道了歉,并报出房号将餐厅的损失算在房费里。


        “这里虽然是海外,但不保证不会有人认出我们甚至将刚才的冲突上传到网上,”他看着眼前乱成一团的团员们,压低帽檐拉高自己的领口,“先离开这里,跟我回房间。”




*****




        JB扫视了一眼团员们,除了他和Junior大家都低着头或坐或站着的,各自沉默不语。这个情况他和Junior曾经商讨过对策,他也知道问题只能从源头上解决,只是没有想到事情会发酵甚至升级得这么快。


        JB抓了抓头发,这些不省心的孩子们,大庭广众之下闹得这么大,等下经纪人的电话估计都不好应付……


        当他为此头疼的时候,只见段宜恩安抚好正在被Junior按在沙发上处理伤口的王嘉尔,走到金有谦的面前。


        “有谦……”段宜恩望着眼前红了眼的弟弟,要说对金有谦没有愧疚是不可能的,自己明知道这个大男孩将对自己的的憧憬与崇敬,在热潮期那晚发酵成Alpha对Omega的掠夺与独占,而自己却沉迷在对王嘉尔的迷恋里,没有明确的制止,“我们需要谈谈……就我们两个……”


        金有谦坐在沙发上,将自己的手指捏得嘎吱作响,他抬起头,用通红的双眼看了段宜恩一眼又垂下头,乖乖站了起来。


        “你们去阳台吧,”JB指了指里面房间附带的观景阳台,“你,给我坐在这。”他喝止了准备起身跟去的王嘉尔。






        “呼——”不善言辞的段宜恩绞着衣角,虽说要谈谈,他也不知道如何开始这场谈话,以及这场谈话是否有意义并且能起到他预想的作用。


        不得不说JB套间里的这个观景台是绝佳的位置,整个白沙滩一览无余,清澈透亮的海水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金色的光芒,浓郁的蓝天与深色的海岸线相接在远处,视野相当的开阔。


        “他……”金有谦欲言又止,原本想问的问题的答案他自己心里早已清楚,问出来只是得到段宜恩亲口的回答,受伤的依旧是自己,“……他对你好吗?”


        段宜恩瞪大了眼睛,他不是没有在脑海中预演过即将到来的对话,但是这个问题在他的意料之外。


        “他对我很好……”想到王嘉尔,段宜恩有些微微脸红,他低下头,不敢看向有谦。


        金有谦看着段宜恩泛红的耳根,没有说话。


        “有谦呐……”


        段宜恩望向窗外的沙滩,那个沙滩是他们昨天拍摄去过的地方,那时候他还怀着单恋的心,忐忑又心酸地看着王嘉尔与美女搭讪,邀请她们来完成节目里的游戏任务,而现在,王嘉尔就是他的力量。


        金有谦看向段宜恩,他红红的眼睛里满是泪水,撇着嘴努力忍着,段宜恩看着有些揪心。




        “……好,我知道哥的意思了……对不起……”有谦沉默了许久说道,他用袖子抹去泪水,向段宜恩深深地鞠了一躬,转身走出了房间。




        “有谦……”见有谦从房间里走出来,一直没有说过话的BamBam飞快站起身,他走上前拉住了刚刚从房间出来的金有谦,牵起他的手,“我们回房间吧,我觉得你需要休息。”


        金有谦没有反抗,低着头任由BamBam牵着他离开了JB的套间。


        JB拿起电话,为BamBam房间叫了餐,他冲坐在旁边的Junior使了一个眼色。


        Junior意会,拍了拍王嘉尔的肩膀,站起身向里屋走去。




        “不用太担心,有谦虽然是个倔强的孩子,但是他很聪明,会琢磨清楚的。”


        段宜恩回头,Junior双臂抱在胸前靠在门框上。


        “这件事情都怪我,”段宜恩咬紧下唇有些懊恼,“我……太开心了,不……是我太过于得意忘形,根本没有顾及旁人的感受……”


        “Mark,在这件事上虽然你有处理不当的地方,不过你不用太自责,我能理解,”Junior冲段宜恩眨眨眼睛,“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Junior走上前揽过段宜恩的肩膀,在他耳边耳语道:“其实我和在范一年前就在一起了。”


        这个太过于爆炸性的信息,段宜恩被惊得不知如何作答。


        Junior放开段宜恩,转过脸看向海景舒展了下身体,“我们互表心意的时候可没有你们这样浪漫的背景——蓝天,沙滩,海水,美食……”他说道,嘴角泛起笑容,似乎想起了美好的回忆,“我也有几天的得意忘形,看不进书听不进歌,每天只会傻笑,只能通过排练发泄一下。”


        他顿了顿,看向段宜恩继续说道:“不要让你们的感情背负懊悔,你们并不孤独啊。”


        “是……珍荣,谢谢你……”


        “放心,有谦也是有人爱着的呢!”


        “……诶?”


        “秘密~”Junior神秘地笑了一下,将手指放在嘴边。






************


尾声——


        “……诶?是这个按钮吗…………诶!已经开始在录了吗?……咳……大家好,我是GOT7的荣宰,欢迎收看永远不会播出的——荣宰&COCO之GOT7大观察!当啷~!…………COCO来叫一声,快配合一下!”


        “汪!”


        “诶!好姑娘!这期大观察由MC荣宰和MC COCO带给大家的,诶?MC COCO你要去哪?好,现在请大家跟随MC COCO来到客厅,啊,COCO xi工作的时候怎么能吃东西呢?哥你喂她这是什么?”


        “张嘴!”


        “诶?哦,啊——喔!好吃!哦哦,好吃好吃!哥,这是什么?太好吃了!”


        “Jackson的新菜式哦,说是在节目上学的。”


        “Mark!帮我把大蒜处理下!”


        “OK,荣宰把COCO带走,别让她进厨房。”


        “哦哦,来COCO我们走…………(小声)哦哦,手上拿着蔬菜还要亲一口啊……哎一古,我的眼睛哟……哦哦分开了,不过还对视着……啊!又亲上了亲上了!”


        “……汪汪!”


        “崔!荣!宰!”


        “啊啊啊——!COCO都是你啊!快跑!哥,哥你冷静啊!你手里还有刀啊!Mark哥救我——!!我先走了!………………呼……啊,Jackson哥……真是吓死我了……好,大家刚刚也看到了,在厨房里的正是我们的rapper组合,Jackson&Mark!这两位哥哥正在厨房里给大家做午饭,Jackson哥哥最近有在中国主持一档美食节目,啊,虽然感觉差点被杀掉,不过Mark哥刚才给我吃的那个是什么啊,真是好吃啊!”


        “荣宰,你们刚刚在闹什么?很吵诶!”


        “啊,这位是我们的队长JB,在范哥,咦,哥你才起来吗?”


        “……啊……是……”


        “珍荣哥呢?怎么一早上都没看到他?”


        “他……诶诶诶!COCO别进去!……我……我和珍荣刚刚在房间里讨论新歌的歌词,嗯,对……我新写了一首歌……”


        “啊啊,我明白了……”


        “你在拍什…………呀!荣——宰——!”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什么都没拍到!!啊——!不要抢摄像机啦哥!!啊——!镜头真的没往房间里拍啊——!!”


……


…………


………………




        “……大家好,我是被在范哥摁在地上抢走了摄像机检查了一番后颓废的MC荣宰,这位是吃饱了很高兴的MC COCO……”


        “汪!”


        “啊啊,那位哥刚刚真是过分啊!哎一古,好痛……”


        “呜……”


        “哦哦!COCO xi是在担心我吗?谢谢啦COCO,至少还有你关心我!”


        “汪!”


        “哼哼,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在范哥和珍荣哥的关系,我早就发觉啦!Jackson哥和Mark哥就不说了,有谦那一闹大家都知道了,哦哦,这可是秘密,知道的范围仅限团里~”


        “呜汪!”


        “啊……COCO不要拽这个啦,乖……不过根据我最近的观察,BamBam这位亲故和有谦亲故好像关系也不一般?啊——!说不定我是被哥哥们虐得看谁都有问题了,一定是我多心了,……总觉得最近有点孤独……唉……老天爷啊,什么时候给我个女朋友啊!”


        “汪汪!”






============END==================




 

评论
热度(86)

不是爬墙,是跑酷。

© 一颗毛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