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獭兔毛团

【层云/柔梢】【贝内瓦】Come a little closer

我tm正在哭泣,我爱杏老师!这是除了我的码字小工之外第一次吃正儿八经的贝内瓦文!我哭了!

Aikum:

 OOC预警!


作者写不出贝内瓦万分之一的好吃,惭愧到打算去拜一拜阿队的照片谢罪……爹爹原谅我qAq


总裁/歌手设定下的一个小段子


配对:贝内瓦(Maurizio/Sebastian前后有差)


衍生类别:F1RPS


分级:PG-13


 


  Maurizio看向不远处正与身边人谈笑风生的男人。


  他记得这个男人。


Sebastian·Vettel,曾经与自己春宵一度后的“落跑情人”。当然,在Maurizio心里Sebastian可算不上是情人,顶多只是一个看顺眼的或自愿或被经纪人哄骗来的货物罢了。


但是睡都睡了,还悄悄跑掉的货物真的不多见。不是特别有意思的话,就是纯情到脑子有点不好使。


然而,凭借一首《Kate》出道,靠《Luscious Liz》和《Randy Mandy》两张专辑在出道第一年就摘下年度最佳新人奖,之后三度封王的Sebastian,怎么想也不应该是脑子有问题的人。


被勾起兴趣的Maurizio朝这位如今中风头正劲的歌手露出一个微笑,意大利男人纵情欢场多年,对于不动声色的引起别人的注意自是早已得心应手。


金发的男人朝他远远举杯,他回应后便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转身将空杯交给侍者的空档,目标人物便笑着向他走来。


“Arrivabene先生。”水晶灯的璀璨光芒落在年轻人身上,衬得他的那双碧蓝更加叫人移不开眼,仿佛那眼眶中装了一个明亮星球。年轻人不算高,但身材比例很好,双腿细直,剪裁合身的西服勾勒出美好的腰身,“您应该不记得我了,我是Sebastian。”


Maurizio轻笑了两声:“我上次见你的时候,你好像还不是很适应这种场所。”


年轻人抬头喝干杯中的酒,修长的脖颈一览无余。他好像有一点点紧张,一层细密晶莹的薄汗覆在皮肤上。拭去嘴角一点残余的酒液,他的右手从喉结划过胸口落回身侧。“那不知道您是否赏脸让我给您一个惊喜?”


“当然。”


Maurizio率先走向旁边的牌桌,转身时将将蹭过对方的手。


 


[Baby this ain’t truth or death]


 


  Maurizio投下两万的大盲注。


  庄家开始轮流发牌,flop尚未公开,便已经有人盖牌放弃。


  “跟注。”Sebastian开口道。他一手托着腮,像个不耐烦的孩童那样时不时撇一撇嘴角。Maurizio瞥了一眼他的手腕,歌手今天带着一条Gucci的皮革手链,并不像以往那样拒绝佩带任何首饰。


 


[The fevers f**kin’ funning


Feel the heat between us two]


 


  庄家亮牌。


  J、K、A。


  随着又一人盖牌,牌局如今只剩下了四人。Sebastian刚好坐在Maurizio的对面,他加注到到16万,大盲注的Maurizio刚好跟在他后面表态。


  “20万。”意大利男人将筹码前推。对面的德国男人冲他露出一个笑容,手指在自己的底牌上点了点。


歌手的手相当漂亮,白皙而修长,指甲修得极短。Maurizio记得上次见面时这个人还有咬指甲的习惯。当然,他也记得这双手当初是怎么灵巧的套弄,怎么在自己的背上留下一道道痕迹。


想到这里的意大利人眼神暗了暗。


但他很快被一阵触碰打断了思绪——他感受到自己的裤脚被撩了起来,然后一片细腻的皮肤蹭上了自己的小腿。


 


[It’s getting hotter, make it softer,


Feel your chest on top of me]


 


  第四张牌。


  J。


  “三人争牌。”


  金发的德国人选择了跟注。Maurizio看了一眼自己的底牌,陷入了思考。


  胜利的天平还未完全向他倾斜是原因之一,更大的原因应该是正贴着他的右腿缓缓移动的双脚。他带有警告意味的看向对方,对方的蓝眼睛里含着一丝笑意,灯光下些微绯红的肉脸使他显得青涩而无辜。或许是口干了,年轻人伸出舌头抿了抿双唇,然后吮吸一般无声的缩回了自己的舌头。


  Maurizio不得不承认年轻人有一条灵巧的舌头,但他更喜欢年轻人的嗓音。Sebastian的嗓音很有特点,当他喘息时带着一点湿糯糯的腔调别有风味,当然最好听的是他倔强的小声呜咽中抑制不住的口申口今。


  “跟注。”Maurizio说。


 


[Yeah we can go slow]


 


  第五张牌是K。


  “两人争牌。”


  太过了,Maurizio想。感受着对方得足尖在自己的大腿处画圈,意大利那人合腿夹住了对方的一只脚。


  年轻人看上去被小小的吓了一跳,但他又很快镇定了下来。


  “28万。”语闭,年轻人解开了衬衣的第一课扣子。


  看着年轻人隐隐露出的一部分饱满的蜜色胸膛,Maurizio选择了加注,“32万。”


 


[Kiss your body from the tip-top,


All the way down to your feet]


 


  Maurizio翻开自己的底牌。


  K和A。


  他看向对方的两张J,明白自己输了。只不过一开始他也没想要赢——人有的时候是会莫名的对别人充满信心的。


  Sebastian起身和他拥抱。


  “今天我选择见好就收。”年轻人朝他wink了一下,“Arrivabene先生,今天也不打算早点休息吗?”


  Maurizio也笑了:“良宵苦短啊。”


  看着走之前还拍了拍左口袋的年轻人小事在视线中,把双手插入口袋的意大利人在左口袋摸到了一条手链。


  看着里侧皮革印着的酒店名称和房间号码,Maurizio加深了嘴角的笑容。


 


---------------------------------


 


  Sebastian勾住了旁边人的脖子。


  “再睡一会吧,Maurizio。”把自己的头往对方下巴上蹭了蹭,年轻人收获了一个还比较满意的吻。


  “我先去洗漱,然后叫客房服务好不好。”年长的男人用鼻子点了点怀里撒娇的人的脸,‘’你昨天晚上消耗挺大的,再不吃点东西,到时候胃会不舒服的。”


  年轻人显然不是很乐意往对方怀里拱了拱。


  “Come on Sebby,you are my little lion,you can manage it。”Maurizio有点不忍心把怀里人的腿从自己腰上扒拉下去,自己最近工作比较繁忙,Seb又是公众人物身份特殊,许久未见的两人自然都很珍惜这难得的相处。


  “Fine……Daddy。”年轻人不满的撅起了嘴,松开了自己手脚的禁锢,“不然我们回家吧,我可以和你一起做一顿Brunch,省的叫客房服务又惹出什么媒体方面的麻烦。”


  Maurizio不由得失笑:“你不是从来不在乎媒体写什么的吗?”


  “Maurizio,我不想总是那个被你照顾的孩子,我希望成为那个能和你共担风雨的人,最起码也应该试着不给你添麻烦。”Sebastian抬起头亲了亲自己年长的恋人,“再说了,我昨天出发之前试着做了一罐青酱,我们刚好可以回去做你喜欢的青酱意面。”


  “Sebby,你在我心里一直是能共同分担一切的人。”


  “我们是不是应该少煮一点面,Maurizio,我觉得你好像比之前胖了……”


  “昨天晚上是谁趁机吃了超过份额的巧克力?”意大利人翻身揽过恋人的腰,用一个深吻堵住了正准备开始喋喋不休的德国人的嘴。


 


 


 


☆诶嘿嘿老夫老夫玩金主的角色扮演///w///实际上两个人就是正常认识的啦


本人不会玩德扑(事实上啥牌都不怎么会),欢迎指正,所有牌面来自《007 皇家赌场》


[ ]中内容来源于《ride》的歌词



评论
热度(8)
  1. 一颗獭兔毛团Aikum 转载了此文字
    我tm正在哭泣,我爱杏老师!这是除了我的码字小工之外第一次吃正儿八经的贝内瓦文!我哭了!

赛巴斯甜瓦特甜

© 一颗獭兔毛团 | Powered by LOFTER